E8中文網 > 仙逆 >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陽 第2000章 來自萬古歲月前哀求!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陽 第2000章 來自萬古歲月前哀求!

    祖皇宮的毀滅,仙皇的隕落,在久帝的壓制下,并未蜘孵開來。那成為了廢墟的皇宮,更是很快就恢復如常,好似一切都沒有發生似的。
  
      仙皇,再次閉關。
  
      這一代的仙皇連道真,本就經常閉關,時間不定,故而整個仙族之修,對于仙皇的這一次閉關,也沒有聯想到太多。
  
      武封回到了北州,那一片冰川之地,立刻將整個人冰封起來,沉浸在那萬載不化的寒氣中,默默的驅散其體內的詛術。
  
      身中詛術后始終沒有出手的他,驅散此術,要比道一與久帝容易一些,在加上他獲得了仙祖的雙耳,一旦驅散了全部的詛術黑氣后,與仙祖雙耳,他的修為,會更精進不少。
  
      道一拖著其殘損的身軀,在那劇痛彌漫心神,忍著嘶吼,壓著心神內的屈辱,回到了道一宗后,立刻選擇了閉關。
  
      只不過他體內詛術全面爆發,尋常的手段根本就無法驅除,但道一身為大天尊,其為人更非表面所看,雙子曾言其為假面人!
  
      他為了驅散體內的詛術而不影響恢復后的修為,在其道一宗內,召集了麾下的天尊與幾個躍天尊,更是喚來了諸多的金尊強者‘強行將體內的詛術再次分散開來,讓眾人一起分擔!
  
      這詛術之強,金尊修士沾之必死,就算是天尊修士,碰觸后也立刻全身腐爛,發出了凄厲的嘶吼,雖說可以挺的時間略長一些,但最終的結果,依舊是死亡!
  
      唯有躍天尊,方可憑著其強悍的修為,在這分擔的詛術之力下,硬生生的度過,只是代階依舊極大。
  
      直至道一麾下所有天尊躍天尊均都分散了其詛術后,道一更是瘋狂的開始尋找第三步修士,哪怕能分擔一絲,都對他有極大的好處。
  
      在這種殘忍的分擔下,道一宗,幾乎成為了死宗……。
  
      久帝帶著海子,回到了帝山后,立刻選擇了閉關,他修為本就是極強‘盡管黑氣繚繞,但卻可以憑著自身慢慢驅散,再加上海子以悼亡族之術的幫助,久帝體內的詛術之力,隨時間的流逝,會漸漸消散。
  
      唯有雙子大天尊,因其不貪,故而沒有中此術,回到紫陽宗后,這兩個小汝孩選擇了閉關,融合那仙祖的雙目,當她們出關之時,將徹底的修復了之前轉世時意外造成的虛弱。
  
      仙族,還是五位大天尊,只不過那第五位大天尊,沉睡在與皇宮重疊的空間地宮下,那重地禁宮中,化作了一座金色的山峰,屹立在那里,鎮龘壓七十二洲之靈。
  
      那山峰下,瘋子始終沒有蘇醒,似在等著王林,下一次的到來。
  
      半年后。
  
      仙族東州,天牛洲。
  
      一片山巒地面的天牛洲,在多年前與綠魔洲一戰中,大量的山峰因此崩潰,使得整個天牛洲的地貌,有所改變。
  
      不過此洲宗門的格局,卻是變化不大,依舊是大魂門與歸一宗最強,諸多的小宗門依附于這兩個大宗存在。
  
      當年被送去祖城的兩宗弟子,也早就回到了宗門,他們各自有不同的造化,會成蘇彼此門派未來的中流砥柱。
  
      夫魂門。
  
      青牛真人在當年王林離開后,就始終在閉關,不問世事,門派內的瑣事,都有各位長老負責,他只是提出了一點,保留當年賜予王林的那座山崢,并將那里化作了禁地,不允許外人踏入。
  
      此事,很多人不解,但當王林在天尊涅的聲名大振,有關王林的傳言極多之時,對那白發躍天尊身份遲疑的大魂門諸人,慢慢的從各種跡象察覺到,華白發躍天尊竟真的是王林時,他們隱隱明白,青牛真人留下那山峰的舉動之因。
  
      炎親,當年的長老,如今在大魂門內,已然身居高位,更是可以決策一些大事,她本可以搬離其山峰,去往大魂門深處選擇更好的洞府。
  
      但她卻始終沒有離去,她所在的山峰,在頂部遠望,可以遙遙的看到那當年王林的洞府,每當她回想起那往半的一幕幕,就會一個人,站在山巔,望著那王林的山峰,一個人靜靜的沉默。
  
      礬珊爆、礬珊夢,依舊還是她的弟子,當年與王林的私怨,之前就已經化解,如今多年過去,已經淡的耳以遺忘了。
  
      大魂門內,諸多的長老中,在這些年來,多出了一人,此人名為杜青‘其身體并非血肉,而是一塊木頭,被其元神凝聚后,成為了其身體。
  
      他是被大魂門老祖欽點,以并非長老的修為,成為長老者,這些年來,其生活很是舒服,比之以往不知好上多少。
  
      歲月流逝,大魂門在那一次次的日出日落中,于這天牛州內,好似始終沒有太大的變化,那山,依舊是那山,那閣樓,依王林站在大魂門外,望著眼前這熟悉的宗門,他第一次來到這里時,對于大魂門的了解只是懵懂,當他慢慢的以為自己了解了,在離開之后,再經歷了那一次次事情,最終在皇宮內,知曉了這偏遠的大魂門與那皇宮極深的關聯時,他才知道,原來自己對于這大魂門,直至如今,還有些不明之處。
  
      “悼亡族……,歷代無人可以超越的天驕之輩……,這位大魂門老祖,他或許已經死亡,或許還沒有無…但他的計劃,卻是貫穿了今古無數萬年,在當年就推衍計算到了今日的變化,其計劃,更是算計了所有人,每一個人,在他眼中都是棋子……。
  
      最終一步步,這個計劃成功的解開了其族的禁錮封印,使得仙祖一脈斷絕,使得其僅剩的一個族人,從此之后恢復自由……。”
  
      王林望著大魂門,神色復雜,他來到仙罡大陸,已經很多年了,但直至如今,他才明白,這在偏遠的天牛洲,在很多強者眼中絲毫不起眼的大魂門,其內隱藏的秘密,可以追朔無數萬年前。
  
      輕嘆一聲,王林抬起腳步,向著大魂門一步走去。他的修為,如今遠遠超過了青牛真人,超過了這大魂門內的一切修士,他的到來,無人可以察覺。
  
      在這大魂門中,王林看到了杜青,看到了那站在山峰上,穿著紅色的長裙,那如火一般的炎雜,他還看到了礬珊夢、礬珊斑。
  
      王林沒有停頓,走向了這大魂門的深處,他當年曾去過的,藏魂閣!
  
      這藏魂閣‘當年必須要青牛真人開啟后,王林才可以找到,但如今,王林一步邁去,出現之時,就已經站在了藏魂閣外。
  
      這是一個七層閣樓,被稀薄的霧氣繚繞。閣樓外,有兩尊巨大的兇獸雕像,盤踞在那里,栩栩如生。
  
      閣樓大門關閉‘四周一片寂靜,在那大門的上方,豎著三個大字。
  
      藏魂閣!
  
      此閣看似七層,但實際上,它有第八層,有第九層……,還有那第十層!這第十層‘當年青牛真人曾說,就連他都無法進入,那里是大魂門老祖,坐化之地。
  
      王林神色平靜,抬頭望著那藏魂閣頂部,他來了,來尋找答案,尋找那悼亡族天驕,為自己留下之物。
  
      推開那緊閉的大門,王林走了進去,這里的一切,他都熟悉,一步一個階梯,王林平靜的走了上去。
  
      嘎吱嘎吱的聲音,在這寂靜的閣樓內回蕩,王林走上了第二層、第三層……,直至當年的第八層。
  
      這里存在的禁制,對如今的王林來說,不需去破,走過既散。
  
      看著通往第九層的階梯,王林慢慢走去,一步步的,走到了這第九層,此層之上,漂浮這一些玉簡,其內記錄了大魂門的最強神通。
  
      當年王林想要獲得的完整多重幻術,就在這里。
  
      目光一掃,從那一個個玉簡上掠過,王林看到了其內記錄的一切,向著不遠處,那一個古老的階梯走去。
  
      這里‘通往第十層!
  
      十三個臺階,王林抬起腳,一一走過,來到了這藏魂閣的最頂層,第十層。
  
      在進入這第十層的剎那,王林看到了讓他沉默了許久的一幕‘他望著那里,神色復雜起來,許久,許久,王林一聲長嘆。
  
      “原來,這就是你給我留下之物”也是你一定要讓我來到這里,讓我看到的一幕”悼亡族一代天驕”你利用我之事,與我向海子之言,從此一筆勾銷!”王林沒有再看那第十層,轉身,一步走去,身影漸漸消失。
  
      隨著王林的離去,露出了第十層內,完整的一幕。
  
      第十層,不大,只是十丈左右的空間,那里有三個雕像,還有一具骸骨。
  
      那雕像,是一個男子,他站在那里,目光俯視平方,雙目內似蘊含了一股毀滅蒼穹的力量,整個人不怒自威‘冷冷的盯著其身前那骸骨。
  
      那骸骨,整個人跪在雕像的面前,神色露出痛苦與哀求,他的頭部,裂開了一道艷隙,其內無腦……,他的胸口,有一個被挖出的窟窿,其內無心……。
  
      他的雙手抬起,左手上,放著其枯萎的腦,右手上,放著不動的心,他望著雕像,似在希望獲得原諒,他跪在這皂,無數萬年……。
  
      這并非是尋常的骸骨,而是囚困了此人的魂,此魂,為念,祈求寬恕的念。
  
      那雕像所刻,是王林。
  
      這骸骨,是那大魂門老祖,悼亡族的天驕!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