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陽 第1860章 不速之客!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陽 第1860章 不速之客!

    極天草原上,月明星稀,皎潔的月光灑下大地,把這草原籠罩了一片銀色,遠遠一看,很是美麗,有一種說不出的寧靜之感,絲毫看不出這里在白天時,曾發生了數萬修士的大戰。
  
      即便是地面上,也看不到任何尸體殘骸,死亡的修士身體與魂,全部被之前消散開來的霧氣吞噬吸收,干干凈凈,與尋常沒有任何區別。
  
      僅僅是殘留在這里的一絲絲血腥的氣息,方可見證這里在白天時的慘烈!
  
      月光只能落在大地上,無法參透進入地底深處的地宮,在那地底宮殿四周,王林盤膝坐在一處洞府內,這洞府中一片黑暗,沒有絲毫光芒,就連王林的身影也都隱藏在黑暗中,似與黑色融為一體。
  
      殺了劉之源,王林付出了諸多的代價,前后的計算以及最終的必殺一擊,此刻的他面色蒼白,閉目吐納。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王林緩緩睜開雙眼,其目內閃過一絲精光。這精光在這漆黑的洞府中,如同兩團火焰,一閃一閃,極為驚人。
  
      要殺死一個空劫修士的艱難,王林如今體會頗為深刻,就如同別人要殺他一樣,并非易事,且那劉之源的種種手段與法寶,都還沒有來得及施展太多,畢竟王林取的時機極為毒辣,否則的話,如今結果還是未知。
  
      “十個空劫初期,三個空劫中期……青牛老祖給我的這個任務,很有難度……”,王林沉默,實際上他在答應青牛老祖的三個條件時,就已經把這些事情想明白。
  
      之所以還是答應,是因為王林不愿欠下那三樣禮物之恩!單單說那水本源的禮物,這幾乎就是等于送了他一道本源!
  
      而若是通過自身去凝聚感悟本源,其困難的程度”從王林的雷火本源就可以看出,故而這份禮物之重,使得王林無法開口拒絕。
  
      至于那空間石,雖說看似尋常,但王林隱隱有些猜測”此物,絕非表面看去那么簡單,其內存在了太多的空間,很是玄妙。
  
      還有那最后一份禮物,那一次推纖算計的機會,更是可以在關鍵時刻,幫助王林一次大忙,甚至逆轉乾坤也不在話下!
  
      這樣的三份禮物”沉甸甸的,王林既然收了,以他的性格,就必須要回報!
  
      “還剩下九個空劫初期……,我能殺一個,就必然可以再殺九個!最主要的是那三個空劫中期修士,就算是自爆了那三千萬道魂的葫蘆,也最多可以殺一人而已…………至于余下的兩個空劫中期大尊……”,王林皺起眉頭,但卻沒有半點退縮,而是雙眼彌漫寒光。
  
      “青牛老祖給我這三個條件,想來是自信我無法短時間完成,會拖延很久……,但這一次的天牛與綠魔之戰,我不想參與太多,必須要盡最快的時間把三個條件全部做到,一身與大魂門再無任何聯系后,速離此地!”王林低頭,看著身下與黑暗融合,看不清的洞府大地,腦子里浮現出一個個念頭。
  
      就在這時,王林忽然抬起頭,看向洞府外,其目光似可穿透洞府之門,看到外面,這個時刻,地宮內一片安靜,唯有隱隱的呼吸存在”光芒幽暗,借助這要不多的一些月石,散發出來。
  
      在那幽暗的光芒中,一個女子的虛影從遠處如煙絲一般飄來,站在了王林洞府外。
  
      她望著王林所在的洞府,神色露出猶豫,沉默了許久,正要傳出神念之時,忽然從那洞府內,傳出了王林平靜的聲音。
  
      “炎欒道友深夜來訪,何必在外猶豫,請進。”,隨著王林話語飄散,那洞府之門無聲無息間幽然打開,露出了一道暗色光芒中的縫隙,縫隙內一片漆黑,看不清內部。
  
      在炎欒的位置去看,這個洞府大門的裂縫,如同是一張吞噬人心的大口,似等待著自己的進入一樣。
  
      再次沉默了一會兒,炎欒銀牙一咬,她心中有疑問,若不清晰,心里難以平靜,邁起腳步,炎欒身子一晃,便如煙絲飄渺般,進入到了那洞府大門的裂縫中。
  
      在其身子進入的一剎那,這洞府大門驀然閉合,不露絲毫縫隙。
  
      洞府之門關閉,炎欒腳步也立刻停下,她看著前方,這里的黑暗,除非是修為運終于雙目內,否則的話,僅僅依集肉眼,依舊一片模糊。
  
      她隱隱可以看到前方不遠處,王林盤膝的輪廓,那個身影,給了她很大的壓力,這種壓力的重點與根源,來自那藏魂閣內的兩個賭約所引起的威壓。
  
      望著前方,炎欒身為女性,她敏感的發現這里存在了一股殺氣,這殺氣很淡,也并非是針對自己而散,這顯然是對方之肅殺戮后,回到這里吐納時,自然而然從身〖體〗內散出的一種氣息。這氣息,唯有修士之間才可以略微察覺。
  
      不知道為什么,在察覺這殺氣的一瞬間,炎欒的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劉之源的身影,包括其死前的一幕幕,似幻想一樣,出現在炎欒的瞳孔內。
  
      她似看到了王林,在很短的時間內,殺死劉之源的過程。
  
      “炎欒道友,此刻已是深夜,你站在王某洞府內,一句話不說,莫非是想在那里滯一整夜不成。”,王林緩緩開口,話語不疾不徐。
  
      “綠魔洲那個空劫初期的修士,是你殺的么?”,炎欒沉默了片刻,聲音幽幽而起,在這洞府內回旋。
  
      “一定是你,這地宮內,除了呂文冉長老,再沒有任何人可以短時間做到這一點,若真說有,必定是你!
  
      別人不知曉你的本事,但我很是清晰!”,炎欒望著王林隱藏在黑暗中的虛影,輕聲開口。
  
      “王林,是你么!”,“無可奉告!”,王林沉默了少頃,聲音依舊平靜,緩緩開口,沒有絲毫的波動與不同,如尋常一般。
  
      聽到王林說出的這四個字,炎雜微微一笑,玉手把眉前的幾縷發絲別在耳后,望著黑暗中的王林,輕聲說道。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不承認,但你此刻氣息不穩,顯然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畢竟空劫修士,不是那么容易死亡……
  
      若是需要幫手,我可以……,前提是殺死了對方空劫修士后,獲得的好處,一人一半!冒昧打擾,還望王長老不要介意,這是炎欒的心意,權當誠意!”這才是炎欒到來的真正目的所在,她說完后,取出一粒丹藥放在地上,向著王林略一欠身,慢慢后退,袖子一甩,一股柔和之風回旋在那洞府大門上,使得此門打開縫隙,化作一縷煙絲,退出消失。
  
      至始至終,王林對于炎欒的疑問,只是說出了那四個字,再無其他言語,此刻炎欒離去,王林睜開雙眼,兩團如火焰一般的光芒,在這漆黑的洞府內閃耀。
  
      他望著洞府大門,望著炎欒離去的背影,目中閃過一次沉思,右手抬起向前一抓,那丹藥頓時飛來,落在他的手中,仔細的看了幾眼,這丹藥有陣陣清香散出,極為不凡,顯然是療傷吐納之用的極好丹丸,慢慢的,王林嘴角漸漸露出微笑。
  
      時間慢慢的流逝,很快便是兩天,極天草原邊緣的綠魔洲修士,在這兩天的時間很是安靜,再沒有展開第二次戰爭,似在等待著什么一樣,只是每天派出幾十人密切的觀察極天草原的動靜。
  
      地宮這里,也同樣每天派出一些修士,在外巡邏,時而會發生一些摩擦,但卻沒有大娓模的廝殺出現。
  
      外出巡邏的修士,由那三個老者指派,有其是那周姓老者,幾乎全權負責,除子空劫修士外,其余修士,均都隨時會被派出巡邏。
  
      至于沒有外出巡邏的修士,都沉浸在打坐吐納之中,不斷的保持自己修為的巔峰,隨時迎接新一輪的戰局,畢竟天牛洲的修士心里很是明白,綠魔洲不可能就此放棄。
  
      尋常修士可以不理此事,但身為此地修為最高者的呂文冉,卻是在其宮殿內,看著上方,眼中閃過憂慮之色。
  
      在他看來,此事透這詭異,綠魔洲修士很有可能是在等著援軍的到來,若真是如此,則地宮必定生變。
  
      還有那殺死對方空劫修士之人到底是誰,也在這兩天中糾結著呂文冉的心,他排除了一個個人選,最終除了最早的猜測外,依舊還是落在了王林身上。
  
      盡管他并不相信王林有這樣的本事,但此事事關重大,沉吟中,他召來了此地那三個老者中的周姓老者,吩咐了一件事情后,那周姓老者恭敬的告辭走出洞府。
  
      兩天的時間,王林〖體〗內的傷勢恢復了不少,在這第二天的黃昏之時,王林的洞府來,來了除炎欒外,第二個客人,也是一個不速之客!
  
      “大魂門王林道友,今日還請道友放棄打坐,外出巡邏一夜!”,這說話之人,正是那聽從了呂文冉安排的周姓老者。
  
      此刻的他,站在王林洞府外,神色平靜,話語透出一股不容置疑,冷冷開口。!~!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