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陽 第1819章 天山的雪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陽 第1819章 天山的雪

    杜青的額頭,泌出了冷汗,他呆呆的望著后山洞府所在,那里王林繚繞了七個月的神識,在方才的那一瞬間,驟然消失。
  
      這種消失,不是收回,而是真正的無影無蹤,似與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這種變化太過突然,那杜青根本就無法想象,甚至連半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幾乎就是在他抱著看笑話的心態隨意的一掃中,突然發生。
  
      短暫的呆滯后,杜青身子一晃直接沖出所在之地,神識散開,直奔那后山洞府而去,在那洞府內橫掃一圈的剎那,杜青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
  
      “沒有……沒有……”,洞府內盤膝打坐七個月的王林,消失了。
  
      王林的消失,杜青沒有絲毫的察覺,可以說就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如同蒸發一般,沒了。
  
      “這不可能啊……這沒有道理……”,杜青此刻站在后山的山峰上,腳下一片青草,他神色更為呆滯,喃喃中他使勁的揉了揉雙眼,不甘心的再次散開神識繚繞四周。
  
      一遍一遍又一遍,他還是沒有發現半點王林神識的痕跡。
  
      “不可能,他的神識不可能融入天地,這種事情,從未有過,唯有空劫巔峰的老怪才能做到“……,他……,他不可能的!!”,杜青面色蒼白,眼中的駭然極為濃郁,他忽然覺得,這七個月自己好像在做夢一樣。
  
      “你是在找我么……”,就在杜青怎么也尋找不到王林,甚至內心無法接受這樣事情的剎那,一個平靜的聲音,在他的身后幽幽而起。
  
      杜青身子驀然一顫,猛的轉身,雙眼瞳孔直接收縮,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后一身白衣,神色從容,沒有半點狼狽的王林站在那里。
  
      在王林的身后,似還有一層層若隱若現的波玟回蕩,很快就看不見了。
  
      “你……你……”杜青下意識的退后幾步王林好出現,太過詭異,他沒有絲毫察覺,甚至若是對方在方才出手,他很有可能會被重創。
  
      更是從王林身上,似散出了一股天地的寒氣,這股寒氣被這蒼龍宗的氣息一沖,便慢慢消散開來但給那杜青的感覺,依舊是如寒風撲面一樣。
  
      眼中的震撼與駭然,化作了一股恐懼,使得王林此刻在杜青眼中,變的無比的神秘可怕。
  
      “沒什么……宗門弟子大都回來了,找到了不少的支脈子脈……,還取回封印了一些支脈魂……”,”杜青勉強壓下內心的震驚,連忙開口。
  
      王林隨意的看了杜青一眼,在他的目光下杜青下意識苒低下頭。
  
      “送到洞府來吧。”王林緩緩開口,身子向前一步邁去,化井一道長虹離去,回到了洞府內。
  
      直至王林離去后,杜青內心松了口氣但他的疑惑,卻是因王林離去時所化長虹,再次彌漫于心神內。
  
      “絕不可能!!他應該沒有融入天地否則的話,方才其離去一閃就可……他之前氣息消失,這一定是瞬移,沒錯,就是瞬移,此人必定是不斷的失敗后,臉面有些掛不住故而以這種方式結束……”杜青越想越是正確,神色也慢慢平靜下來甚至感覺有些好笑,尤其是想到自己方才的一幕明顯是自己在嚇唬自己一樣。
  
      “我就說嘛,融入天地這種事情,他根本就做不到!自不量力!”杜青內心冷笑,更加篤定,大袖一甩正要離去,忽然他的身子巨震,雙眼死死的盯著王林方才所在的那片草地,眼睛直了起來,更是有滔天的駭然,瘋狂的涌現出來。
  
      他腦海內轟鳴不斷,如同無數雷霆炸響,眼前的一切全部消失,只有那方才王林所站的那片地方清晰。
  
      許久,杜青面色慘白,下意識的后退幾步,看向后山洞府的目光露出恐怖與復雜之色。
  
      在他不遠處,王林之前所站的一片草地上,有一些不多的青色的積雪,在那陽光下,散發出陣陣晶光,且慢慢的融化起來。
  
      整今天牛洲,唯有極西之處的天山,才會有這種青色的雪,而天山距離蒼龍宗,一個來回的時間,就算是杜青全力疾馳,也需要約數月……
  
      “天山之雪……此人……天驕!”,杜青在那里沉默了很久很久,喃喃了這一句話。在這句話說出的一剎那,他對王林這七個月的一切不屑與輕蔑,全部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神秘與莫測。
  
      隱隱的,他對王林已然產生了恐懼,這與修為無關,而是對于未知的神秘,產生的一種心神的可怕。
  
      后山洞府內,王林拍了拍衣衫,彈去了其上沾染的寒氣,盤膝坐在了那里,七個月的時間,他終于喚醒了虛無層冉的分身。ps
  
      在其分身蘇醒的一剎那,王林感受到了一股說不出的明悟,從遙遠的分身那里通過心神傳遞而來,籠罩在了自己身上的瞬間,那困擾王林的天地隔膜,驟然松動開來,似其內存在的仙罡法則,在那一刻,被王林清晰的破開,如同消失了一樣。
  
      種種明悟,在其心中浮現,可看似清晰,但仔細一想卻又模糊,王林知道,這是因為他的分身,還處于成長之中的緣故。
  
      一旦分身完全壯大,有關這仙罡法則的一切,王林都可以清晰無誤。
  
      與此同時,那股磅礴的壓力,也在那一瞬間如同冰層融化,似裂開了一道道無形的縫隙,使得王林的神識,在眨眼間就完全的融入進去,而不再是如之前那般強行擠入。
  
      這一切,全部都是因為其分身!
  
      在神識融入天地的一刻,王林的身體消失了,同樣與天地融合為一體,在那一瞬間,他找到了在洞府界縮地成寸的感覺,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已經久違了。
  
      心念一動中,他在那一剎那出現在了此洲的天山,看到了漫天飄落的青色雪,這第一次縮地成寸,王林沒有方向,而是隨意邁步熟悉一番。
  
      但他回蒼龍宗之時,卻是內心存在了蒼龍宗的樣子,清晰的出現在了蒼龍宗后山,杜青的身后。
  
      一來一回,不足半柱香多的時間,若非是那腳下無意帶來的青雪,就算是杜青也無法知曉,王林曾去了天山。
  
      “分身剛剛成長了這些日子,就可以帶給我如此強大的助力…………若是時間再長一些,我的這具分身,將是最強之體!”,王林內心對此早有明悟。
  
      “該走到了去大魂門吸收地火主脈的時候了,在這之前,我要先把其余支脈子脈吸收一番,看看最終能把火本源真身凝聚到什么程度。”,對于自己的那具火本源真身,王林知道越是后面就越艱難。
  
      那頭顱的凝聚,所需好已然不是單純的火本源,更多的,是一股火的意志。
  
      杜青在半個時辰后過來拜見,拿著其宗門弟子取回的一些地火魂,更有一張完整的天牛洲地圖,這地圖內多個地方被標記出地火支脈子脈的存在。
  
      王林沒有客氣,直接就把那些取回的地火魂吸收,不過因其內蘊含的意志不多,對于本源真身凝聚幫助不大。
  
      但那地圖玉簡,卻是對王林很有作用,接過玉簡,王林便與杜青告辭,杜青知曉王林所謀之事,此事他無法參與,但同樣也不會去通風報信,畢竟對于王林,他還是有所圖的。
  
      更主要的,是王林臨走前,向他看去的一眼內,平靜中沒有絲毫情緒的波動,但其邁步中腳下波玟回旋,身子在杜青面前驟然消失的一幕,卻是比任何威脅的話語更有震撼。
  
      杜青心神震動,看著王林消夾,許久長嘆一聲。
  
      “杜道友所幫之事,王某記住了,日后若有機會,定回報于你。”,王林走后,其聲音在杜青耳邊回旋。
  
      王林離去的第七天,整今天牛洲內,一處處地火子脈轟鳴崩潰,陣陣火焰的波動在天牛洲彌漫,似乎就連天地的氣息中,也存在了炙熱的感覺,呼吸進入〖體〗內,隱隱產生一絲煩躁。
  
      這種事情,隨著在天牛洲諸多地方陸續出現,慢慢引起了天牛洲內各個宗派的注意,也派出了大量的門人弟子,亦或者各宗長老親自外出查探,只是卻沒有絲毫的線索,他們往往趕到子脈崩潰的地方時,所看盡是一片廢墟。
  
      半個月后,天牛洲某處被黑霧繚繞的山峰,這里,曾經有一個宗派,名為七道宗!王林的身影,從那黑霧山峰內走出,神色惆悵。
  
      這里,他是一定要來的,在這里,他似可以感受到洞府界的氣息,還有那玄羅多年的等待。
  
      走出了黑霧,王林回頭看了一眼那霧氣內的山峰,沉默了半響,輕嘆一聲,轉身離去了。
  
      “司徒、清水、還有李倩梅,還有那些轉世投胎的你們……如今在哪里……”,王林離去的背影,很是蕭瑟,透出孤獨。
  
      一天后,天牛洲極西之地,大魂門籠罩的范圍內,天山所在,那青色的雪huā飄落中,一個身穿白衣的白發青年,站在天山頂,目光穿透飄落的雪huā,看向山的另一層,天牛之西。
  
      站在這里,這青年隱隱可以看到遠處山巒無數,在那最深處,一座赤紅色的山峰直插云霄,遙遙在目。
  
      “大魂門……”,那白發青年喃喃,雙眼露出精光。!~!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