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十卷 叱咤界內 第1611章 紅顏

第十卷 叱咤界內 第1611章 紅顏

    李慕婉的聲音蘊含了溫柔,仿若海深一樣的柔情,傳入王林的耳中,讓王林心里在安靜中,泛著輕柔,那蒼老的容顏,似在這一刻也變的年輕了一些,他看著李慕婉,忘記了歲月時光的流逝。
  
      李慕婉的話語,王林在夢中的那一生,刻骨銘心,他無忘記,亦或者與夢中的人生重疊,眼前出現了那座他與她居住了許多年的山谷。
  
      那山谷huā開huā落,日日年年中,留下了他們兩個人,永恒的身影,還有那陣陣琴聲彌漫,讓人沉醉,不愿醒來。
  
      王林,不愿去醒。
  
      那山谷中,他望著李慕婉紅顏白發成枯骨,那殘酷的一幕幕,似撕開了他的心,讓他在痛中,有了悲哀。
  
      他記得,他抱著李慕婉的尸體,向著天空發出了一聲他最強的凄厲吶喊。
  
      “就算天讓你死,我也要把你搶回來!”
  
      那聲音,時時刻刻都在王林腦海回蕩,它從夢中來,融入王林的全部力氣。
  
      “這一夢,讓我陪著你,直至天荒…………”李慕婉緊緊的抱著王林,仿佛害怕王林會離去,留著眼淚,輕聲喃喃,說著一遍,一遍,一起……
  
      她說不清自己說了多少遍。
  
      王林干枯的雙手抬起,輕撫李慕婉那一頭青絲,神色柔和,點了點頭。
  
      這個女子,直至其死亡之后,王林在那千年的孤獨與回憶中,她的影子越來越深,直至成為了王林的一切。
  
      無論是柳眉,李倩梅,等等一切王林在后來遇到的紅顏之中,都無取代她的影子,無最終走入王林的心。
  
      王林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經在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中,在抱著李慕婉悲痛欲絕仰天嘶吼的一刻”死去了。
  
      天空的七彩,缺少了一種顏色,我要用一生,去尋找她……
  
      “你舍得去斬斷么……你能斬的斷么……”王林抬著頭,望著天空,望著那天空的盡處似有一只白色的飛鳥在回旋,輕輕自問。
  
      在離開趙國的第三十一年,王林與李慕婉婆在那青石上”在四周山下數千里,盤膝坐著無數的修士,王林抱著李慕婉,微笑中,與她一同去感悟天地。
  
      漸漸地,王林的話語越來越少,從一年開口一次,直至數年方出一言。
  
      “緣起性空”此為因果。你等若懂,可成道…………”在他離開趙國的第三十二年冬天,在漫天的雪huā飄落中,王林從那青石上站起,他的身子很虛弱”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已然到了最后的時刻”只剩下了最后一段路程后,他即便不愿意,也要死去了。
  
      這夢,很真,很真,他在這夢里,是一個凡人。
  
      死亡”是一種結束,是一場夢的終結”但同樣,它也是一切的開始。
  
      李慕婉還很年輕”她溫柔的扶著王林,與他一同站在那青石,不離不棄。
  
      柳眉在遠處,她默默的望著王林與李慕婉,眼中的迷茫在這些年來,越來越深,直至最后,成為了一種說不出的毒,使得她低下了頭。
  
      “還記得,家在哪里么“……”王林聲音越加的滄桑,輕聲開口。
  
      李慕婉眼中有淚huā,點了點頭。
  
      “帶我去……”王林撫摸著李慕婉的秀發青絲,蒼老的容顏,透出兩千年的思念。
  
      李慕婉咬著下唇,扶著王林,身子一躍而起,帶著他破開虛空,在四周數千里無數修士的目光下,遠遠的離去了。
  
      直至消失在了天邊,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目中,仿佛,從未出現,從未來到過。
  
      風,從王林身邊吹過,帶起他的一頭蒼發,飄舞在腦后,那蒼色的發絲,在舞動中落在李慕婉的臉上,與她那青絲糾纏在一起,那黑色與白色的交錯,似永遠也不愿分開。
  
      李慕婉的目光溫柔,前行中時而看向王林,臉上帶著溫馨與依戀。
  
      王林看著腳下的大地在風的呼嘯中一一閃過,看著那一處處的火山,一處處平原,一處處叢林,更看到了凡間的都城,看到了一個個幾乎成了黑點的凡人。
  
      不知過去了多久,直至那腳下的大地,顏色漸漸有了翠綠,漸漸地出現了一片連綿不絕的大山,在那山中,有一處被隱藏起來的山谷。
  
      那山谷,是他夢中除了趙國外,第二個家。
  
      那是他與她井,家。
  
      長虹落地,下方無數草木大樹,齊齊而動,那些樹葉嘩嘩聲下搖擺,很快就平息下來,李慕婉扶著王林,出現之時,已然來到了那處山谷。
  
      山谷一片空曠,雜草四處,那些草中還有不多的野huā,散發出陣陣芳香。
  
      “到家了……”王林神色露出恍惚,望著山谷的一切,似有一股思念與悲傷,從魂中來,使得他看著看著,在那悲傷彌漫的同時,目光落在了李慕婉的身上。
  
      李慕婉同樣望著四周,許久之后,臉上露出開心的微笑。
  
      “王林,我們不要去想這是不是夢,我們在這里,居住下來,好么……”
  
      “好……”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流逝,山谷內的雜草,已然全部消失,一座簡單的木屋出現在了山谷中,日日年年的,有那優美的琴音,在這山谷的天空回旋。
  
      琴音中,王林坐在一旁,手里拄著n根拐棍,他的樣子更加蒼老,滿臉的褶皺中,還有一片片褐色的斑點在皮膚上點點滴滴的。
  
      那是老人的斑。那每一個斑點內,都如同樹木的年輪,恒載了歲月的烙印。
  
      他依舊穿著那一身白衣,帶著微笑,聽著李慕婉的琴音,望著身前同樣坐在那里,雙手撫琴的女子。
  
      這女子的容顏,不再如當年來到這里時那樣的年輕,而是如他一樣,成為了一個老婦人。
  
      這是李慕婉以術神通造成,她不愿讓王林在老去中,看著年輕的自己,而是要與他一同,如凡人一樣,數著彼此的白發,走過余生。
  
      她的心意,王林怎能不知,他沒有阻止,而是溫柔的看著妻子。
  
      他的妻子。
  
      有一種情,是不在乎彼此的年紀,不在乎彼此的相貌,在乎的,只是那一眼的魂動。
  
      有一種情,是不在乎歲月的流逝,不在乎陰陽的阻隔,在乎的,只是那一夢的思念。
  
      有一種情,就是這樣,在琴音中,在那夕陽下,山谷內的兩個老人,默默的望著彼此,那老者的微笑,便是那老婦人的笑。
  
      他望著她,她彈著琴,仿若這天地間,他們彼此除了對方,便在沒有了一切,管他天崩地裂,管他日月交替,管他風云色變,一切,在這兩個蒼老的愛人面前,都是微不足道。
  
      一年,一年。
  
      那只白色的飛鳥,再沒有出現過,仿佛從夢中離去了。
  
      在那彼此的注視下,在那琴音中,王林與李慕婉經歷了春天萬物復蘇,經歷了夏天柳絮飄飛烈陽籠罩,經歷了秋天樹葉沙沙,卷著二人的影子而走。
  
      更是一起去看那雨,那雪,走過了一個又一個不寒冷的冬季。
  
      這一年,是王林離開趙國的第三十五年。
  
      這一年,王林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喚,他明白,或許有一天,自己只要一閉上雙眼,就會永遠的睜不開,就會走出這夢中的世界。這一天,已經越來越近了。
  
      這一年的秋天,天空飛舞著一片片枯黃的樹葉,那些樹葉吹入山谷內,在地面上緩緩地卷動著,其中一片,在王林的身下被他的身子所阻。
  
      王林探下身子,很吃力的把那樹葉拿在了滿是老人斑的手中。
  
      “落葉歸教……婉兒,我要走了……送我最后一程,陪我去趙國,帶著大福,我們去蘇城,去那里,完成我這夢中一生,最后的一次與自己的約會。
  
      當年,他沒有來,這一次,他一定會來。”
  
      李慕婉一頭白發,帶著那不舍與眷戀,扶著王林,走出了他們的家,在那天地中,向著遠處化作長虹,向著大海的另一邊盡頭,那趙國存在的大陸,去了。
  
      這里,是夢,但又不是夢,它是王林術神通借道果所致,夢中的幾十年,與夢外的時間一樣。
  
      夢的外面,是修真聯盟,是四大星域,是界內與界外的最終一戰!
  
      在這幾十年內,界內與界外的戰爭已然到了水深火熱的程度,界外大軍散出封尊死亡之事,傾全部之力,向著界內展開了瘋狂的入侵。
  
      那青霜借來的遠古之力壁障,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崩潰,隨著無數界外修士的沖入,一次次的大戰中,雙方死傷慘重,鮮血彌漫了星空,那血腥的氣息更是濃濃無想象,界內四大星域,成為了仿佛地獄一般的世界。
  
      在這越來越殘酷的生死中,界內諸多大能,放棄了云海,放棄了召河,全部的力量凝聚在了羅天與昆虛兩域,做著最后的掙扎。
  
      在那一次次的絕望中,有關封尊死亡的傳言已然深入人心,即便是清水化作王林婆鎮,但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大戰中,清水被虛神天尊重創,幾乎死亡。
  
      如此一來,封尊死亡的消息,便再也無阻止,給界內修士的心神,一擊無愈合的重創。
  
      一個月前,昆虛星域也面臨一個艱難的選擇,是放棄去往羅天死守,還是在封尊的故鄉,在那朱雀星外,與界外之敵,死戰到底!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