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十卷 叱咤界內 第1564章 十三

第十卷 叱咤界內 第1564章 十三

    紅杉字雙眼神采越來越明,他深深的吸了口氣,身體內傳出砰砰之聲,一片紅霧從其汗毛孔內彌漫,化作了一件血衣在身。
  
      他看著王林,向其抱拳一拜。
  
      “多謝封尊”抬頭中轉身”紅杉子死死的盯著那天罰殿殿主,眼中露出睿智之芒。
  
      “秦九延,你就算是燃燒修為,今日也逃不走”你不會死,老夫會被你煉成血身,成為我界內一大助力”開口中,紅杉子向前一晃,化作一道紅影直奔前方。
  
      那黑衣老者面色蒼白,他盡管是大能,但也是修士,此刻面對四人,他根本就無力去戰。在那紅杉子臨近的剎那,這黑衣老者急速退后。
  
      但在他的后安,龍毒子平靜的抬起右手,山河圖轟鳴,卷動八方。
  
      清水神色冰冷”右手抬起中向著黑衣老者一指”頓時老者面部蔓延的那五道裂縫,再次撕裂!陰月有晴之術,如髓入骨,以其特殊的方,持續的爆發出恐怖之力。
  
      王林面色如常,在三人出手的瞬間,右手抬起雙目金光一閃,便有一股金芒涌入其右手指尖,遙遙指向黑衣老者。
  
      “安!,,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錢斗,七彩界崩潰,那天罰殿殿主秦九延,最終還是敗落,被紅杉子禁錮帶走。
  
      龍磐子燃燒的靈魂,最終在紅杉子的幫助下,有了熄滅的跡象,他帶著傷勢與其弟子重玄,默默地離去,等待下一次的界內界外大戰。
  
      紅杉子邀請王林前往云海戰臺”在那里以封尊之名,成為余下戰爭之魂,帶動界內之修,進行最終的反擊。
  
      王林沒有去”他拿到了三個道果,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在體內排斥之力全部爆發前,讓三道本源大成,轟開空門證道!
  
      清水走了,一席青衣在星空飄搖,帶著其悲傷,帶著其孤獨,默默地離去,他要去尋找自己的女兒,或許能找到,或許一生也找不到。
  
      但無論怎樣,只要王林一句話,他即便在天涯海角,也會回來。他與王林之間,不需太多的言語,那種種經歷的事情,清水不會忘。
  
      這星空中,對于清水來說,如今只剩下了兩個人讓他去在意,其中一個,就是他的師弟王林。
  
      紅杉子的脫困,為界內之修帶來了一場振奮,召河的收服,更是讓界內殘存之修似看到了希望!
  
      天兆上師的死亡,龍磐子的加入,天罰殿殿主被擒等等一切事情,讓界內之修重新點燃了信心。
  
      眼下的界內,已然沒有了七彩界,再無任何破綻,尤其是在這幾十年的大戰之后,但凡是修士,都已然多少擁有了一股視死如歸的熱血,他們必須要戰下去,一旦失敗,他們唯有死亡可走。
  
      尤其是從紅杉子口中說出,封尊再現!這一句話,更是讓界內之修,一個個抬起了低著的頭,讓他們眼中的戰火,更為濃郁。
  
      昆虛星域冉,與云海、召河、羅天連接之處,有一顆修真星,這里在戰爭中慢慢發展成了一處龐大的交易坊市。
  
      這樣的修真星”尤其是在四大星域的邊界交錯之地,出現了不少,四大星域的修士,在這些修真星上,彼此交易各自所需的資源。
  
      使得四大星域,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此刻在這名為昆虛一靈的修真星內,坊市中各個星域的修士均有,絡繹不絕中,鼎沸如潮”很是熱鬧的樣子。
  
      這些修士中,以召河女修最為有名氣,召河盡管淪陷,死亡眾多,但召河女修卻是在當年那次反擊中,有不少殺出了重圍。
  
      如今盡管召河剛剛收復,但隨著大量的召河女修從其余星域回到家園,慢慢的,召河燃起了復蘇的氣息。
  
      召河女修最多,那一個個犯麗的容顏,還有那身體上傳出的陣陣女兒家的芳香,使得其余三大星域的單身修士,往往施展全身解數,想要為自己尋找一個伴隨一生,或者是露水點點的道侶。
  
      有召河女修存在,坊市內更為熱鬧了。
  
      在這坊市中,還有一些客棧,為來往交易的修士提供打坐吐納之處,客棧內每一個房間內,都有大量的靈石與不多的仙玉。
  
      甚至一些背景深厚的客棧內,還有元玉存在,為那些老怪提供元力修養。
  
      此刻在這彌漫了整個修真星的坊市東部,一家中等規模的客棧內,大廳中桌椅處處,坐著很多修士。
  
      修士盡管可以辟谷,但若有些仙果美酒,亦或者一些簡單的凡間食物,倒也可以勾起一些尚未修道時的記憶,如此一來,客棧內往往座無虛席。
  
      且在這里,因界外大戰的緣故,也是認識各方道友的機會,彼此切磋神通術,或許簡單的一次相識,日后在戰場里,還有相見之日。
  
      此刻在這客棧北部的幾張桌椅旁,坐著數個修士,其中有一個中年文士,笑著向身邊道友言談。
  
      “之前說了,我曾與封尊相識,你們偏偏不信。,,
  
      在那文士對面,坐著兩個女子,二人均都是相貌秀美,只不過年紀看起來有些不同,那身穿粉色道袍秀發披肩的女子較為年輕,聞言好奇的輕聲詢問起來。
  
      “皺大哥是在什么地方見過的封尊呢?”
  
      在她旁邊的那個身穿紫衣的女子,看起來有些年長,已是婦人,容顏上還有歲月的滄雜,她平靜的坐在那里,始終沒有說過一句話。
  
      “許姑娘,可莫要相信皺道友的言辭,這家伙每次遇到你們召河女修都會說同樣的話語,這番話,老道我聽的耳朵都快生繭子了。,,那中年文士身邊坐著一個老者,他笑著插口道。
  
      “是在朱雀星,當時的封尊”遠沒有如今的修為,我記得那時候他應該還是一個結丹小修吧,說起來,我也沒有想到,他會成為如今的封尊!,,那中年文士微微一笑,毫不在意那老者的話語,神色露出感慨。
  
      那女子眨了眨眼,露出了感興趣之色,轉頭看命身邊那紫衣女子,輕笑開口。
  
      “師姐,我記得你當初曾說你朱雀星,你可曾遇到過封尊呢?”
  
      此話一出,包裹那中年文士在內”四周所有人全部寂靜下來,齊齊看向那紫衣女子,眼中露出震驚與羨慕,隱隱還有恭敬之色。
  
      甚至這客棧內其余桌子旁的修士,但凡是聽到此話者,紛紛不再說話,而是一同看向那紫衣女子,神色帶著恭敬。
  
      那之前說話的中年文士,更是連忙其身,向著紫衣女子抱拳一拜,低聲道:“在下縐東德,見過朱雀星道友,之前話語為虛,還望道友莫要介意。,,
  
      不僅是他!就連那老者,還有四周的大量修士,無論是羅天還是昆虛,全部都起身抱拳,紛紛見過。
  
      尤其是那幾個云海的修士,更是走上前來,抱拳一拜。
  
      這種事情,在四大星域內并非常見,但卻有數次發生,封尊的赫赫之名,且此名并非是個人榮耀,而是以那一次次振奮整個界內的大事件換來,在界內修士心目中,封尊,是界內之魂!
  
      封尊昆虛,則昆虛修士往往在其他三大星域道友面前,隱隱受到尊重,這尊重雖說不多,可卻存在。封尊昆虛朱雀星,此事人人皆知,于是這朱雀星,便被所有修士知曉。
  
      對于朱雀星的修士,自然便有尊敬!
  
      不過朱雀星是彈丸之地,從其內能走出的修士,實在是很少很少,如此一來,真正能遇上者,并不多見。
  
      但也正因如此,一旦知曉誰是朱雀星修士,那種受到尊敬的程度,會很深。
  
      道家有云,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朱雀星便因王林一人,從而受到了整個界內之修的尊重,這一點,也就不是偶然了。
  
      那紫衣女子似有些不太適應這樣的場合,面色微紅,玉手抬起把額前青絲挽在耳后,一一向來拜見的道友還禮,輕聲開口,回答其師妹的問題。
  
      “我……我應該是見過他……,,這女子眼中露出追憶,她的話語,立刻就吸引了四周所有人的注意,紛紛聽了起來。
  
      “只是我有些不確定,我見的那人,是不是他……”這女子輕嘆。
  
      “周師姐,你快說啊。”那粉衣女子嬌聲推著身邊師姐。
  
      “他那個時候,叫做馬良……那時候,他應是剛剛筑基,很冷漠,有些無情……在那域外戰場內,他與我們一同回到了火焚國。如果他真的是封尊,那么他與李慕婉,就是在那里認識的……李慕婉,還是我的閨友呢……”那紫衣女子有些不確定,輕聲開口。
  
      四周修士一個個聽的很是認真,這種事情,他們很難從一個朱雀星修士口中聽到。
  
      唯有一個坐在遠處,獨自一人占據了一張桌子的黑衣青年,默默地喝著手中的酒,他的神色冷漠,有一股冰冷的氣息彌漫,生人勿近。
  
      “師尊……你在哪里……,,這青年喝著酒,怔怔的望著客棧外,眼中露出思念,但剎那間,其身子一震,望著從客棧外,掀開蓋簾走進的一個白衣男子,雙眼露出不敢置信與激動之色。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