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九卷 云海之巔 第1443章 虛火修士!!

第九卷 云海之巔 第1443章 虛火修士!!

    二十多個平臺似有一股無形之力牽引,以一種不可理解的方式與速度,在這霧氣內向前疾馳而去,這平臺的速度,絲毫不弱于一個天人衰劫的修士全力展開。
  
      這詭異的平臺移動,使得這古之墓地,充滿了神秘與無法琢磨的痕跡,王林站在那平臺上,迎著因速度極快而吹來的風,將他的一頭長發飄起。
  
      霧氣如游絲一般在他身體外急急云涌而去,王林雙目露出沉吟之色,他從進入這古之墓地后,便一直在觀察。
  
      這里的一切,都極為詭異,在沒有摸索清晰前,王林不想輕舉妄動,他想要看看,這平臺,到底會帶自己去往何處。
  
      至于下方的霧海,無邊無際,更不知曉其到底有多深,但在平臺疾馳中,王林卻是隱隱有種感覺,這霧海內,似有一雙眼睛,在死死的盯著包括他在內的一切修士。
  
      “進入古之墓地的珍士數量應該不少,但卻被分開,或許其他人也是如我們一樣,都在這平臺上,隨著平臺而-走……”
  
      沉吟中,時間紋緩地過去,天地似乎都被那平臺疾馳發出的嗚咽呼嘯之聲取代,不知走出了多遠……數個時辰后,王林望著前方的雙眼,突然一凝,前方盡管還是霧氣,但那霧氣卻是略有扭曲,但還沒等他再去細看,所在平臺就轟然間穿入那扭曲的霧氣內。
  
      前方天地驟然一變,陣陣驚呼突然就從幾個震撼心神的修士口中傳出,王林一行二十五人所出現的位置,赫然就是一處似乎在萬古歲月之前,被封印在了這古墓中,無數萬年沒有任何人踏入之地這里范圍約數十萬丈大小,四周邊緣全部都是陣陣扭曲的空間撕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圍牢,將這里完全的封死。
  
      王林等人的平臺,便是從其中一處空間撕裂內闖入。展現在他面前的天地,被一片赤色籠罩這封印的夭,是紅色的,地面不是霧氣,而是真正的大地,其上有一條條小河,河水中,全部都是鮮紅的血液陣陣血腥的氣味,不斷地充斥。
  
      在這片天地的正中心,有一個巨大的身影,這是一個約數千丈的古神!他單膝跪在那里,神色猙獰,眉心有一個大洞,血液似永遠也流淌不盡,順著其面部流下,滴落在地面上。
  
      他的膝蓋崩潰,可以看到其內已然漆黑的骨頭,顯然,不知在多少年前,他不想跪,但卻被人打碎了膝骨,不得不跪單膝跪地的他,彎著身子,其背部赫然馱著一塊千丈大小的碎石平臺,那碎石平臺通體血色,其上更有無數血霧環繞,看不清其內深處。
  
      但隱隱的,卻是有暴虐的禁制,在那霧氣內閃爍,似在封印著休么。
  
      在這古神右側,還有一個約四百余丈的身影跪在那里,這身影頭頂有單角,神色猙獰,左目殘留瘋狂與不甘,右目空空,卻是被人生生挖去,有鮮血從眼眶內流出。
  
      古神的左側,一尊三百余丈的古妖,同樣跪下,左目空空,右眼殘余濃濃的恐懼。
  
      古神馱石,古妖、古魔跪在兩旁,似膜拜那碎石一般,這詭異的一幕,震撼人心。但,真正讓那幾個修士傳出驚呼的,還是這大地上,除了那一條條血液般的河流外,還有一個個密密麻麻的身影,正抬起頭,以紅色的雙眼,死死的盯著突然出現在逕片被封印之地的不速之客。
  
      人形兇獸,不下數萬的人形兇獸,把這封印的大地,徹底的彌漫,其中有不少還在那血色的河水內吞咽,更有一些正彼此嘶斗,但在王林等人出現的剎那,卻是全部都抬起頭。
  
      短暫的死寂之后,地面上那一頭頭兇獸立刻就發出了驚天的嘶吼,數萬兇獸同時的吼聲,化作一股咆哮的聲浪,直接就橫掃上空眾人幾個修為不算大高,之前有傷勢在身的修士,轟然間就被這氣浪沖擊體內,噴出鮮血,更有兩人身體直接拋出,向著下方落去。
  
      返沒等他們掙扎,便被一群數百成千的兇獸一撲而上,散開時,成了血肉撕散。
  
      地面上的兇獸,瘋狂的躍起,直奔眾人而來,但經歷號前數千兇獸的一戰后,這些修士卻是知曉了兇獸的好處,此刻盡管被這數量所震,但卻沒有大多畏懼,轟然散開,直奔下方兇獸疾馳。
  
      “吞下這些全部兇獸,我傷勢就可完全恢復!”王林目光一閃,舔著嘴唇向前一步邁去,他起步較晚,前方已然有十多個修士快他一步而去。
  
      這些修士一個個目光閃爍,卻是打定了主意,此番決不能只讓王林獨占頭籌,這些兇獸盡管兇猛,但若是吸收了生機,足以讓人怦然心動。
  
      “若那白衣修士再搶,我等便要聯手殺人!讓他知曉后果!”尤其是那幾個之前搶奪平臺成功的修士,均都是心狠手辣之輩,此刻彼此目光一掃,卻是有了默契。
  
      “匹那白發道友,此地兇獸你殺不可過十,否則的話,休怪道爺翻臉,將你滅魂煉神!”那身子極為肥大,穿著員外袍的修士,手中算盤一揮,笑瞇瞇的說道。
  
      “多殺一只,今日你便要死在這里!誰也救不了你!”那身子干瘦,始終閉著雙眼的黑袍修士,前行中冷冷開口。
  
      “道友修為盡管不凡,但若犯了眾怒,便滾出我等小組,自行生死,你若不滾,本座便讓你的尸體滾!”那身后有兇魚幻化的紫袍男子,目中殺機一閃,邁步中冷哼道。
  
      “道友方才太過魯莽,此地造化人人可以得之,若是太過貪心,就連老身都有些看不過去了,若你再貪,老身就出手殺你,就算你修為再高,若不聽話,也一樣要死!”那身穿綠袍滿臉膿包的老嫗,陰森的聲音回蕩。
  
      “修為雖高,但行事如此不知分寸,白白浪費了修為,送掉了性命,卻是愚笨至極……可嘆,可嘆!這天下競有如此貪蠢之人,莫非以為自己是三步大能不成!”那左手拿著酒壺的中年修士,搖頭喝下口酒,直奔下方兇獸而去。
  
      這一句句話語,透出**殺機,顯然對于方才王林獨吞了大半兇獸之事,引起了絕大部分修士的不滿,除了這幾個說話之人外,余者修士,也紛紛眼露殺機,已然有了出手殺人的決斷。
  
      那并未離開平臺的封滅族少女,目中閃過一絲喜色,但一想到王林的可怕,卻是不由得喜色熄滅。
  
      諸人之語傳來,王林神色平靜,眼中寒光一閃,左目更是有虛火隱隱燃燒,冷哼中他不但沒有退縮,而是速度更快,一步之中直接跨域了無盡距離,以其強悍的修為,仿若流星一般轟轟而去,直接就超越了前方所有修士,直奔那從地面躍起的諸多兇獸臨近。
  
      “好大的膽子!!”“爾敢!!”“狂妄至極,你戰死!”
  
      王林的行為,徹底的激怒了眾人,殺機轟然而起,更有人已然掐出神通,但就在這時,但見王林一步中在那數萬兇獸咆哮內驟然臨近,也不見他施展什么神通,只是右手抬起向前一揮,天地轟轟那一頭頭躍至半空的兇獸,卻是突然就凄厲的慘叫起來,它們的體內轟然就有火焰瘋狂的燃燒出來,雙g更是剎那就被恐懼取代,神色扭曲之中,慘叫更為劇烈。
  
      轉瞬中,王林揮手間,近千兇獸轟然下,就被體內誕生的虛火焚燒全身,化作了一個個火球,全部死亡一道道白色的生機飛出,直奔王林體內鉆入更是在那死亡的一頭頭兇獸體內,虛火轟然而出,向著四周瘋狂的擴散,更多的兇獸體內,同時爆發出了虛火,燃燒之下,熱浪滔天彌漫整個天地。
  
      轟鳴不斷,那一頭頭兇獸詭異至極的燃燒,不斷地化作火球成為黑灰,一道道白色的生機充斥整個天地,瘋狂的沖入王林體內被他吸收。
  
      火焰再燃,擴散中數萬兇獸,立刻就有大半,在凄厲的嘶鳴中,化作了火海的一部分……王林沒有半點停頓,那無盡生機在其體內迅猛的被元神吸收,他的傷勢正在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速度,急急的恢復起來。
  
      一千、三千、八千、十萬三……大量的生機白氣幾乎將王林的身影彌漫,幾乎轉眼之下,此地所有兇獸體內,全部都有虛火洶洶而起隨著生機的沖入,王林的傷勢,在這一剎那,驟然徹底恢復了轟鳴之中,兇獸盡數死亡更有無數虛火,在毀滅了一頭頭兇獸后,從四面八方直奔王林轟轟臨近,最終全部沖入其左目。
  
      如此簡單,如此驚人“誰要殺我?”王林轉過身,目光冷冷的在身后那一個個目瞪口呆的修士身上掃過。在他的左目內,一團九色虛火,服燒起來。
  
      “虛火修士!!!”
  
      “竟然是虛火之修!!怎么可能!!”
  
      “絡聞中數萬年難得出現一次的虛火修士,他……他竟然是虛火修士!!”
  
      “揮手間數萬兇獸裱虛火焚滅,這等修為……我……我方才竟然還要殺他……”
  
      傳聞中的虛火修士,以其獨特的火焰,展現在了這被封印的一地!落在了那一個個修士的眼中,在所有人的心神內,頓時就掀起了一股軒然滔天巨浪在王林的目光一掃下,所有人,全部下意識的急急后退數≮丈,一個個神色駭然,眼中露出震撼,尤其是那幾個方才口出狂言之輩,更是面部瞬息沒了血色就連那始終平靜的白衣女子,也在這一剎那,眼中露出震驚,更有奇異之芒閃爍。
  
      怦怦、怦怦,寂靜的四周,唯有那急急加速的心跳聲,在諸人體內回蕩(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