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九卷 云海之巔 第1185章 九步封天陣

第九卷 云海之巔 第1185章 九步封天陣


  
      玉簡上只有這一句話,王林沉思了許久,對于這句話的含義并未完全了解。按照言辭的意思,完全可以有多種解釋。
  
      目光在蒼松子身上掃過,王林心知肚明,對方曾經來過這里數次,探尋了不少洞府與遺骸,定然獲得了一些罕見的法寶與記錄功法或者信息的玉簡。否則的話,此人斷不可能對這里如此熟悉。
  
      順著之前山脈下方的狹路,蒼松子謹慎的走在前方,從這狹路向前,他只有一副簡單的地圖,沒有實際走過,以往來這七彩界,他所走的是另一條路線,也正是在那條路線上,他獲得了那份讓他砰然心動的地圖與信息。
  
      狹路深處,一連數日,避過一處處化霧之獸后,眾人漸漸來到了此地山脈的深處,一眼望去,前方已然是最后一處山脈,過了這里,將會看到山脈之后的景象。青衫老嫗神色平靜,一路眼不看兩旁,仿若入定行走,王林側目看了這老嫗數次,始終看不出此人的心思。
  
      對于這青衫老嫗,王林只是知曉此人姓趙,其余之事,均不知曉。但他一路留意之下,卻是看出這老嫗盡管跟著蒼松子前行,但每一次腳步落下的位置,卻是頗為巧妙。此地禁制眾多,但大都已經在歲月中崩潰,可那老嫗絡腳步,卻是始終踏在一處處禁制的空白或者薄弱之地。
  
      這仿佛是一種習慣使然,不會因為禁制崩潰再無半點威力而改變。這種細微的事情,若非是禁制方面的大師,很難看出端倪。
  
      那龐姓老者則是緊跟蒼松子,不敢距離王林太近,顯然是內心對于王林頗為忌憚。此刻前方已然無路,蒼松子眉頭緊皺,低頭沉思。
  
      天空七彩之芒始終籠罩,分不清白晝黑夜,一陣陣天地元力的波動
  
      緩緩的在天空中回蕩,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王林雙目一閃,遙望遠處,他目光所及可以看到隔著幾處山脈的后方,天空有一片霧氣翻滾,那元力波動,就是從此地傳來。在這天地元力的波動中,更蘊含了一股震動靈魂的感覺。“是陳天軍役獸宗的神通。”蒼松子望著遠處,冷聲說道。
  
      許久,天地的波動漸漸消散,遠處的霧氣慢慢平息下來,仿若一切都沒有發生,再無波動傳來。
  
      “這陳天軍怕是兇多吉少了,此人不聽勸告,死有余辜!這七彩界,決不能任意行走,且來往之路時刻都在變化,若非對這里極為了解,沒有人可以隨意進來與走出。”龐姓老者冷笑,眼中露出譏諷。
  
      “好了,陳天軍之事暫且不提,趙逛友,此地老夫查看少許,看出了一些禁制端倪,具體的破解方法,還需趙道友出手。”蒼松子退后幾步,轉身向青衫老嫗抱拳。那青衫老嫗的目光之前便在前方無路之處枉過,此刻聞言點頭。“可惜端木道友被迷失者帶走,否則以他的意境神通,暫時封印禁制的變化,定可助趙道友一臂之力。”蒼松子搖頭。“此地禁制大都老身從未見過,能否破開,把握不大。”那青衫老嫗一邊開口,一邊向前走去,來到了這地盡頭。這里沒有路,只有山脈,若想度過,就必須要攀上山頂,但在山頂之上卻是有一片濃濃的霧氣繚繞,封鎖了一切路線。抬手摸著山石,青衫老嫗雙目閃爍,露出沉思。
  
      王林不動聲色,打量了那山石幾眼便收回目光,盤膝坐各一旁,吐納呼吸起來,保持自己時刻都處于巔峰,以面對接下來任何突發之事。時間緩緩過去,那青衫老嫗一動不動,但雙目之芒卻是變化越加劇烈,眉頭漸漸皺起。“蒼松子道友,你確定這里有禁制?而非是攀山而過?”那青衫老嫗回頭看了蒼松子一眼。
  
      “這山脈上并非是一頭兇獸,據老夫所知,其上有七頭!均都是十二階兇獸,老夫之前來此地,走的是另外一條路線,曾攀山過一次,但死傷慘重,最終也沒有過去。而后發現了一枚地圖玉簡,地圖上清晰的畫出,在這里,有一條穿過山脈的通道,通道的入口,就是此地!”蒼松子沉就片刻,緩緩開口。
  
      那青衫老嫗沉吟少頃,退后兩步雙手掐訣,頓時就有一片手印虛影幻化而出,這些手印相互疊加,化作一個極為復雜的禁制印記,驟然間就落在了前方山石之上。
  
      王林心神一動,好似隨意的望去。
  
      只見那禁制印記落在山石,立刻前方山石仿若融化一般,出現了一女女漣漪,如同湖面拋入了一個石子。但詭異的是,那組成一圈圈漣漪的,竟然是一串串細小的咒印,一股滄桑近乎腐爛的氣息,從山石內緩緩的散出。
  
      那青衫老嫗身子再次退后幾步,雙手迅速掐訣,在自己胸口連點數下,驟然間就有七道黑氣從這老嫗七竅內散出,這七道黑氣蘊含了濃濃的生機,在老嫗身體四周環繞,她深吸口氣,身子驀然向前邁去。
  
      三步之下,這老嫗竟然整個人沉入進了山石之內,那山石波紋更為劇烈,隱隱變的透明起來,可以使得蒼松子寺人清晰的看到在這山石內部,赫然就是一個巨大的石洞通道。只不過其內除了洞口之處,內部一片漆黑,就連目光都被吞噬進了黑暗中。
  
      那青衫老嫗沉入山石內,面色立刻蒼白起來,身體更是詭異的扭曲,仿若被一股無法想象之力擠壓,隱隱傳來砰砰之聲。
  
      她閉上雙目,默默的吐納了片刻,睜開雙眼抬起腳步向前邁去,每一步落下,她的身子都會劇烈的顫抖,更是在每一步落下的瞬間「這山石土的漣漪波紋就立刻倍增,那滄桑的氣息仿若成了威嚴,籠罩四周。
  
      一連走出了三步,老嫗雙眼充滿了血絲,雙手掐訣立刻在眉心狠狠地一點,驟然間這老嫗滿是皺紋的面貌頓時出現了詭異驚人的變化。
  
      那些皺紋迅速消散了很多,就連這老嫗的身體,也好似在這一剎那返老還童,成了一個四旬左右的中年婦人,相貌雖沒有驚艷,但卻蘊含了成熟美婦的風姿,她的右腳抬起再次邁出兩步,就在要邁出第六步的瞬間,這美婦噴出一口鮮血,好似再也承受不住,身子蹬蹬蹬退后,砰的一聲,從那山石內退出。一直退到了王林身邊,這美婦才停下身子,面貌瞬間改變,再次變成了蒼老。“九步封天陣!”老嫗苦澀的開口。
  
      “此陣是上古奇陣,老身也只是在古書上看到過,真正的陣法,這還是第一次遇到,能布置下此陣之人,其禁制陣法上的造詣,已然登峰造極。“九步封天陣……”王林看向那山石,此刻山石隨著老嫗的退后,漸漸恢復如常,看不出任何端倪。
  
      “此陣在歲月的流逝下,有所破損,沒有了攻擊能力,但其封印的效果,卻是完好如初。以我的修為,最多就是五步,再踏一步,肉身承受不住。”“如何能破此陣?”蒼松子皺起眉頭,望著眼前這個陣法,開。問道。“踏出十步,就可破陣!”青衫老嫗拿出丹藥服下,吐納中沉聲道。
  
      蒼松子沉就下來,許久之后他一咬牙,右手一揮,立刻身體上出現了一副黑色的鎧甲,魔氣驟然散開,使得蒼松子在這一刻仿若魔尊。
  
      “劁要看看,以老夫的修為加上這神魔甲,在這陣法內能邁出幾步!趙道友為我打開陣法!”蒼松子也是沒有辦法,眼下都走到了逕曇■,若是放棄,他不甘心,此刻雙腳向前一邁,直奔山石而去。
  
      青衫老嫗雙手掐訣向前一指,立刻便有一道禁制飛出,在蒼松子之前落在了山石上,頓時這山石再次出現漣漪,變的透明起來。
  
      蒼松子身子沒有半點停留,直接融入山石內,其碎涅中期的修為在這一刻轟然爆發出來,在進入山石的剎那,便一連邁出了四步!
  
      每一步落下,似乎都有轟的一聲隱隱傳出,那蒼松子面色略有蒼白,全身鎧甲散發的魔氣更濃,四步之后,他略有停頓,吐納少許日光一閃,竟然再次踏出了三步!
  
      這三步落下,蒼松子面無血色,身子隱隱顥抖,但他咬牙之下一聲低吼,卻是抬起右腳再次向前邁出一步!這是葺八步!
  
      在這第八步踏地的剎那,蒼松子身體內傳來砰砰之聲,鮮血從嘴角流下,他雙目通紅,千年的準備,卻被這陣法阻步,他不甘心!吼!
  
      蒼松子咬牙之下向前再次邁出,在這一瞬間,龐姓老者雙目露出期待,那青衫老嫗則是目光一閃,神色看不出心思。
  
      第九步落下的剎那,蒼松子如同撞在了山峰之上,巨大的反震之力轟隆隆而來,他噴出鮮血,身子頓時后退,被彈出了山石,退出數丈才停了下來。“我進不去,他們誰也別想從七彩界出去!”面色蒼白,望著山石,蒼松子雙目隱隱露出瘋狂與暴虐。
  
      “我來試試。”王林從盤膝中站起身子,拍了拍衣衫上的塵土,掃了一眼蒼松子身上的散魔之甲,平靜的說道。!
  
      推薦一本好看的新作《狗神》,穩定更新,質量還不錯。鬧書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呵呵。歡迎收藏訂閱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