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七卷 名震羅天 第885章 清水的饋贈

第七卷 名震羅天 第885章 清水的饋贈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仙逆)正文,敬請欣賞!
  
      環繞在他身體四周的死氣,吸收了王林絕大部分的生機,緩緩地松開,直奔李慕婉而去,盤旋在李慕婉身前,那從王林身上抽出的生機,立刻以一種特殊的方法,融入李慕婉的元嬰之中。レwww.773buy.com?燃?文?書庫レ,B,
  
      “所謂七夕之術,便是要堅持七天,這元嬰若是可以堅持七天,自然可以恢復蘇醒。”向家先祖,緩緩說道。
  
      王林沉默,怔怔的望著李慕婉的元嬰,內心,無怨無悔。
  
      李慕婉仿佛可以察覺到這一切,身子輕顫,只是,元嬰之體,沒有眼淚,但卻可以化作一股無聲的悲。
  
      環繞在李慕婉元嬰外的死氣,不斷地把生機帶入李慕婉體內,漸漸地,李慕婉的元嬰,開始了凝實。
  
      時間,緩緩地過去,第一天、第二天……但,在第三天時,李慕婉漸漸凝實的元嬰,停止了一切,因為,王林的生機,已經全部消失。
  
      “可惜……七夕之術,乃上古時期,逆天改命第一術,此術之強,即便是死亡之人,也可以完全復活,前提是,擁有足夠的生機!
  
      以七夕之術傳遞生機,絕不等量,而是完完全全的不對等,七夕,代表七天,每增加一天,所需生機都是前一日的百倍,如此,到了最為關鍵的第七天,所需生機,龐大的無法想象!你的生機,只能夠堅持兩日,即便是老夫沒有取你一半生機作為出手的要求,也不足堅持這第三天!
  
      許木,你可還有增加生機之物?”向家先祖,緩緩開口。
  
      李慕婉的元嬰,沒有了生機的融入,再次開始了消散,這一次消散的速度,比之以往更快,更為劇烈,仿佛隨時都可以崩潰,徹徹底底的消失。
  
      “繼續吸我的生機……”王林望著李慕婉,眼中露出柔和,這個女子,等了自己數百年,只因為一句承諾。
  
      千年修道,也唯有這一個女子,走到了自己的心中,可是,自己卻是在對方離開后,在那無盡的孤寂中,在那點滴的回憶中,才慢慢的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都很在意……他就這樣望著李慕婉,凝望那生生死死,無家可歸的憂傷……兩個人之間,有一段距離,不遠,如同河岸的兩邊,一邊是他,一邊是她,這中間,是那千年不斷地傷與痛,化作河流,遠遠地流去。只是這傷痛的河流,即便再洶涌,再激流,也洗不去,那堅定的目光與等待。
  
      耳邊,仿若再次回蕩起那蘊含了悲傷的琴音,日升月沉的感覺,在那琴音中,好似為王林與李慕婉,搭建了一座橋,使得二人,仿若可以真切的感受對方的存在。
  
      死氣繚繞中,從李慕婉的身體外分離,一邊繞著李慕婉,另外一邊,環在王林之身。
  
      生機,不斷地從王林體內順著那死氣抽出,融入李慕婉的元嬰中,哪怕用百倍千倍的生機,才可以換取李慕婉一絲生存,王林,也無怨無悔!
  
      他靜靜的望著李慕婉,臉上露出柔和的微笑,他的容貌,再次衰老,皺紋彌漫,生機大量的流逝,使得他整個人,在這一剎那,好似走過了千年的人生。
  
      在王林的體內,生機已經不多,如此速度的吸取,使得王林越加清晰的感受到,那來自天道的召喚。
  
      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氣,一股更為濃郁的生機,在瞬息間,從他體內爆而出,這一次的爆,仿若化作了一場生之風暴,橫掃四周,使得此地那無數的人頭,在這一剎那,幽光驟然閃爍。
  
      “咦!”棺材內,向家老祖一怔,他所在的棺材,在這一刻,蓋子向旁邊傾斜,露出了其內,一個干瘦如柴仿若尸骸的軀體!
  
      一道冰冷無情,透出濃濃死氣的目光,在這尸骸雙目睜開的剎那,迅速閃爍而出,落在了王林身上。
  
      聯盟星域內,一顆修真星內,王林的本尊,藏身在一處修真門派,充當著低階弟子,他此刻,盤膝打坐中,身體內大量的生機,瘋狂的消散。
  
      只是,這種消散,本尊沒有任何阻止,而是平靜的望著天空,沉默。
  
      他恒久以來冰冷的目光,在這一刻,如分身一樣,透出柔和。
  
      從本尊體內以特殊的方法,涌入分身之中的生機,大范圍的消耗,不斷地涌入李慕婉元嬰內,漸漸地,李慕婉的元嬰,又開始了凝實。
  
      時間慢慢過去,第三天、第四天……在第五天時,王林的本尊,全身黯淡無光,一頭紅成為暗色,生機大量的消耗,即便本尊是古神之體,也無法承受。
  
      七夕術,在第四天過去后,李慕婉的元嬰,徹底的凝實,在她的元嬰內,有一絲生機彌漫,死氣,被徹徹底底的驅除。
  
      只是,這一絲生機,卻是在沒有了王林的生機融入后,無法穩定,更無法蘇醒。
  
      四天,便是極限!這第五天,王林沒有辦法度過!
  
      “老夫只能做到這一步,你的生機不夠,自然就不能復活這元嬰。”向家先祖,平靜的看來王林一眼,重新躺在了棺材內,一股死氣旋風回蕩,卷著李慕婉與王林,直接送出通道,順著裂縫,橫掃而去。
  
      王林在這一過程中,立即雙手掐訣,一道道禁制瘋狂的彌漫李慕婉元嬰之外,使得那一絲生機,消散之速緩慢下來。
  
      從溝壑內沖出的瞬間,兩道目光立刻凝聚王林之身。
  
      清水看到此刻的王林,卻是一怔,沉默不語。
  
      至于那向云東,好似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幕,看了王林一眼,收回目光。
  
      王林珍重的把李慕婉的元嬰放入儲物袋內,望著清水,平靜的說道:“師兄,我們走吧。”
  
      清水暗嘆,袖子一卷,直接帶著王林,破開了這天空,遠遠地離去。
  
      向云東望著王林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喃喃自語道:“許木,老夫雖說算計于你,但卻沒有任何隱瞞,以你的心智,自然也早就知曉,幫你恢復元嬰,代價就是大量的生機,如此,我們倒也不相欠!”
  
      星空中,清水與王林二人,化作兩道流星,一閃而過。
  
      “師兄,你可知曉此物?”飛行中,王林一路沉默,此刻開口,一拍儲物袋,頓時那避天棺飛出,落在其身前。
  
      清水身影一頓,看了一眼那避天棺,右目紅芒一閃,許久之后,他沉聲道:“此物我沒見過,但這里面有濃郁的仙氣,顯然是仙界之物,另外,在其內,還有一種極為特殊的力量,好似某種規則,此物,應該是療傷之用吧?”
  
      聽聞連清水都不知曉此物,王林暗嘆,把避天棺收起,輕聲道:“應該是療傷之用,只是,卻不知曉方法。”
  
      清水沒有繼續追問,望著遠處的星空,沉默片刻后,忽然說道:“許木,你雖說沒有入升仙池,但也通過了考驗,我此行去聯盟,兇險很大,怕是無法讓你伴隨左右,如此一來,在聯盟星域內,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王林點頭,內心卻是苦澀,他能感覺到,天道的召喚,越來越近。
  
      “呼風喚雨撒豆成兵,這三個仙術,你已經會了呼風,至于其他兩個仙術,我現在便傳授于你!”清水說著,雙指成劍,點在王林眉心,頓時一股迅猛的仙元之力,在剎那間融入王林體內。
  
      與此同時,更是在王林的腦中,立刻出現了有關喚雨以及撒豆成兵之術的全部信息,清水的這種行為,已經是屬于了傳承!
  
      傳承,與傳授絕不一樣,只有那種嫡系師徒之間,才會進行傳承,如此一來,卻是可以保證所傳之術,半點不丟,甚至可以減少很多沒必要的彎路,直接使得被傳承者,感悟最深。
  
      清水望著王林,內心暗嘆,初始時,對于王林,他只是為了報答師尊,當年師尊雖是戲言,但卻是他蘇醒后,唯一可以報答之事。對于王林,他并沒有太多的在意,即便是救下,也是為了師尊。
  
      王林沒有入升仙池,清水很失望,已經決定,此事,便是這王林與師尊之緣斷,從此之后,再無半點關聯,他將一心一意,尋找仙界崩潰之迷,尋找當年自己癲狂之因!
  
      但,這一切,在目睹了王林為了一個女子,甘愿走到現在這一步,放棄了幾乎全部的生機后,讓清水,起了追憶。
  
      望著王林,清水好似看到了當年的自己,內心涌現一股鉆心的痛,他永遠也忘不了,當年蘇醒后,望著一地的鮮血,望著愛侶閉合的雙目以及那凄美的容顏。
  
      在那一刻,他的心,崩潰了!
  
      帶著惆悵,清水看向王林的目光,不再如以往那樣,把對方當成報答師尊的途徑,而是露出一絲柔和。
  
      “你沒有進入升仙池,這仙術,無法完全揮,師兄沒什么送你,就送你一道仙元之力融身,助你施展仙術!”
  
      傳入王林體內的仙元,沒有被清水取走,而是在王林體內運轉之下,化作一顆仙氣繚繞的金豆,落在了王林元神之內。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