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七卷 名震羅天 第814章 塔山,仙衛

第七卷 名震羅天 第814章 塔山,仙衛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仙逆第七卷名震羅天第814章塔山,仙衛(第一更))正文,敬請欣賞!
  
      張口一吞,那封仙印便化作一道微弱的金芒落入王林口中,在元神內受雷威凝煉。(http;//、B、
  
      “此物長久在元神內,定然會沾染一些雷霆之力!”
  
      吞下封仙印,王林目光一閃,拍了儲物袋,立刻從其內飛出三面紫色小旗,這三面小旗相互包裹在一起,在其上,還有陣陣禁制之光閃爍。
  
      當年那雷仙殿使者,便是被王林連同這三面小旗一同封印。
  
      王林雙手掐訣,一指之下,立刻這三個小旗之上的禁制消散,在其完全消失的瞬間,那被封印在內的雷仙殿使者元神,立刻一沖而出,帶著濃郁的恐懼,出現后立即就要瞬移而走。
  
      王林眼中寒光一閃,拍了下儲物袋,立刻尊魂幡飛出,化作大片黑霧彌漫天地,立刻便把那雷仙殿使者元神吞噬。
  
      “道友莫要殺我,我以重寶換命,重寶!!”那雷仙殿使者元神尖叫一聲,掙扎在黑霧內,連忙求饒。
  
      “什么重寶!”王林神色冰冷,緩緩說道。
  
      “羅天石,我知道什么地方有羅天石,若道友承諾放我,我立即便帶你去取!”那雷仙殿使者元神立即說道。
  
      王林神色看不出喜怒,掃了那元神一眼,右手掐訣一指,立刻黑霧瞬間吞噬,把那元神封印在了尊魂幡內。
  
      “羅天石……”王林沉吟片刻,不再去想此事,而是目光落在了半空中的三面小旗上,抬手虛空一抓,立刻這三面小旗落在他手中,噴出一口元神之氣,把這小旗上的神識烙印抹去,印下了自身神識后,王林仔細的琢磨起來。
  
      “這是一件罕見的防護類法寶!”半柱香后,王林目光一閃,抬手把這三面小旗拋出,心神一動下,立刻三面小旗在他身體四周迅速旋轉,片刻間,一道紫色的霧氣漩渦彌漫,其上散出之力,具備一定的防護。
  
      王林體內元力運轉,涌出體外融入那紫色漩渦內,剎那間,劇變出現,只見這紫色霧氣漩渦之速,立即加快了數倍,不但如此,更是霧氣大濃,蔓延之下幾乎籠罩王林全身,把他的身影徹底的包圍在內。
  
      三息后,霧氣消散,王林右手一勾,立刻這三面小旗收入手中,放回了儲物袋。
  
      “此寶威力尚可!”王林一拍儲物袋,立刻手中多出兩個黃色的紙符。
  
      這兩張紙符,一直到現在,王林仍然看不出其作用,仔細看了片刻后,被王林收起。
  
      深吸口氣,王林眼中露出精光,他神色極為凝重,神識散開,彌漫方圓十里,確定沒有任何端倪后,這才拍在了儲物袋上。
  
      金光閃爍,仙氣彌漫,一個巴掌大小的閣樓,出現在了王林的手心之上,盯著手中之物,即便是此刻,王林仍然心臟跳動加快,怦然心動,目光直勾勾的落在那閣樓上。
  
      “若說我這次在雷之仙界內,最大的收獲,當屬此物!藏品閣!”王林舔了舔嘴唇,此物他自從獲得后,一直不敢拿出,畢竟這寶物,實在太珍貴了!
  
      “這里面,一共有多少個仙術……”王林眼中露出一絲興奮,片刻后被他強行壓下。
  
      “憑我的修為,只能進入第四層,即便是以那白衣女尸進入到了第九層,但卻破不開禁制,無法取到其內仙術。況且此物太過珍貴,說不定其上會有一些有關進入次數的限制,眼下此地并未絕對安全,不能輕易研究。”
  
      王林壓下心中的渴望,深吸口氣,謹慎的把這藏品閣放入儲物袋內,但立刻,他略一猶豫,又把此物拿出,按照當年學到的印記,使得這藏品閣不斷地縮小,到了最后,只有指甲一般。
  
      隨后他拿出一個空閑的儲物袋,把藏品閣放在里面,解開上衣,劃破胸口,把這儲物袋深入肉內,元力運轉之下,使得傷口很快便恢復。
  
      “如此,沒有人可以知道藏品閣在何處!”王林摸了摸胸口,嘴角露出微笑。
  
      在他的身上,還有幾個儲物袋,里面幾乎被裝滿,全部都是仙玉,這些仙玉的數目,太過龐大,均都是在雷之仙界中獲得。
  
      用了近兩個月的時間,王林把這次雷之仙界一行的收獲整理了一番。
  
      “是該離開的時候了!”王林站起身子,一躍下飛起,蚊獸帶著歡快的呼嘯,飛馳而來,把王林托在身下,直奔遠處建筑群而去。
  
      地面上的雷蛙,眼皮一翻,身子一躍,在大地轟隆一聲震動中,跳出很遠,在下方跟隨蚊獸而去。
  
      剛一臨近仙選族居住之處,王林便神色一凝,只見在前方建筑群內的一處寬大的廣場中,所有的仙選族族人全部跪在那里,甚至連孩童與女眷都在。
  
      廣場的中間,有一個三丈大小的木尊,其上躺著一人,正是塔山!
  
      塔山的面色如死灰,雙目黯淡,仿佛隨時都可以死亡,濃郁的死氣彌漫在他身體四周,顯然已經到了彌留之際。
  
      看到這一幕,王林沉默,早在兩個月前,王林便看出,這塔山已然是油盡燈枯,在這塔山的身上,那奴符之力很強,這種奴符,是傳承血脈中留下,容不得別人反抗。
  
      塔山,可以說是第一個反坑者,只是代價,卻是全身符文印記反噬,根本就無法繼續存活下去。
  
      他堅持了兩個月,今日,卻是到了盡頭,再也無法殘存。
  
      在塔山的身邊,仙選族先祖老者,一臉的悲戚,怔怔的望著塔山,兩行老淚留下。
  
      “孫兒……”老者輕聲道。這個稱呼,他已經很久沒有說出口了。
  
      四周一片安靜,但卻有一股濃郁的悲傷彌漫,所有的族人,全部望著塔山,沉默中透出悲哀。
  
      “塔山……”
  
      “塔山……”
  
      一聲聲低語,從一個個仙選族族人口中傳出,漸漸的,這聲音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話語,這是仙選族全族之人此刻心中唯一的聲音。
  
      “塔山!”
  
      在他們心中,塔山,是仙選族的英雄,在無人可以對抗仙人奴符之時,只有塔山,以其絕不屈服的姿態,向所有的族人證明,奴符,并非是不可抵抗!
  
      雖然,抵抗的代價,是以生命……塔山神智此刻已然恍惚,他昏暗的雙目望著天空,隱約間,好似回到了兒時,聽著族人在耳邊不斷地訴說。
  
      “仙人,是我族之主,我仙選族每個人的一生,都要奉獻給仙人,這,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驕傲……我們,就是仙人在這世間的使者……這,是我們的榮耀!”
  
      塔山的眼角,留下淚水,他恨,恨這天地不公,恨所有的仙人!
  
      王林身子從半空落下,站在了廣場邊緣,沉默不語。
  
      老者望著塔山,狠狠地一咬牙,猛地轉身,望著四周的族人,以其滄桑的聲音,大聲說道:“族人們,塔山說的對,世世代代,我們守護這里,可換來的,是什么!是霧獸,是那殺死我族眾多族人的霧獸!
  
      而這一切,是仙人所致,我們,在仙人眼中,只是那喂養霧獸的食物!!”四周一片安靜,所有的族人,沉默中望著老者,在他們的身上,有一股力量,在醞釀,在積累……“塔山曾與我說過,仙人,已經不再,當年的仙界,已經崩潰……此事,我聽聞后一直隱瞞,并未與族人去說,但今天,我要說!”老者眼中露出奇異之芒,這是一種幾乎瘋狂的目光。
  
      他話語一出,四周所有族人,頓時轟然,這一消息,讓他們極為震驚,他們體內那股醞釀的力量,迅速的攀升。
  
      “恩公,我說的可對!!”老者目光一眼就落在了遠處邊緣的王林身上。
  
      在這一剎那,四周所有人,全部看向王林,等待他的答案。自從兩個月前王林殺了那仙人后,恩公這個詞語,便從老者口中說出。
  
      王林沉默,片刻后,點了點頭,緩緩說道:“仙界已然崩潰,仙人,已經不再,即便是有,也是極為稀少!”
  
      “仙界崩潰,仙人如此對待我族,憑什么,我們不反抗!!即便是死,也要如塔山一樣,死的有尊嚴!”老者激動中,大喝。
  
      他的聲音,滄桑中帶著一股直入靈魂的力量,沖擊著四周所有的族人,一個個族人抬頭中,雙目露出的光芒,這是一種反抗到底的目光,是一種寧愿死,也絕不再成為別人奴仆,成為霧獸食物的堅定!
  
      “反抗!”其中一個族人,握緊了拳頭,低聲道,在他之后,越來越多的聲音響起。
  
      “反抗!”
  
      “反抗!”
  
      一個個聲音此起彼伏,到了最后,幾乎形成了一股風暴!
  
      王林沉默中,目光在塔山身上看去,許久,他輕聲道:“我,可以讓他不死!”
  
      他聲音雖輕,可落在四周仙選族族人耳中,尤其是那老者,身子一顫,眼中爆出激動,他上前幾步,在王林身前十丈外停下,跪在地上,淚水流下,顫聲道:“恩公,此言可真!”
  
      王林沉吟片刻,緩緩說道:“有五成把握!只是,我的神通一旦成功,塔山雖說不死,但卻會成為一具沒有意識的傀儡,能否最終恢復了意識,需要靠他自己。”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