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770、771、772章 姚家!

第770、771、772章 姚家!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仙逆第770、771、772章姚家!(三章合一))正文,敬請欣賞!
  
      虛無中,王林速度隨著他不斷地熟悉自己陽實境界,變的越來越快,體內元力渾厚,運轉之下更是讓他有些輕微的不適,往往踏步間,更是有元力自行流動,使得一步之下,就如同是破碎了虛空一般。(http;//、b、
  
      這與他之前相比,差異太大,此刻的王林,就仿佛是身子有些無法協調般,有些輕微的晃動。
  
      甚至他隱約中有一種感覺,好似自己,與這天地融為了一體,心中所想,便可達到似的。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到了最后,在王林心中甚至升起一股躍躍欲試的沖動,他目光一閃,望著前方無盡的虛無,體內的沖動達到了巔峰,仿佛真正的要與這天地融合。
  
      如同這天地之中的虛無,就是他的身體一般,這種感覺有些荒謬,以王林的冷靜,理智上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身體乃至元神中傳來的感覺,卻又那么的真實。
  
      目光閃爍,王林沉默片刻,索性放開理智,閉上了雙眼,憑著身體與元神的感覺,身子向前一踏!
  
      這一踏之下,立刻四周天地虛無驀然一震,如同這虛無在這一刻化成了一片靜止的池水,而王林的腳步踏在了水面上一般,一道道無形的波紋在王林右腳踏下的瞬間向四周迅速回蕩。
  
      與此同時,王林體內的元力在剎那間運轉,彌漫全身之時更是與這四周天地融合,形成了一種奇異的聯系。
  
      就在這時,王林的身子,消失了。
  
      有一種神通,高于元嬰時的瞬移,超過了問鼎時的挪移,甚至比之以無數個挪移同時施展而成的大挪移還要快上三分!
  
      這種神通,叫做縮地成寸!
  
      這是上古練氣士體內之氣化成元神后,才可以具備的神通,在目前的修真界,也只有真正的踏入第二步的修士,修為達到了窺涅期后,才可以感應到,并且施展而出的元力神通!
  
      并不是每一個第二步修士都可以感受到這神通,此與天資無關,而是對于元力的感應。
  
      在王林消失之處的無數里外,虛無中血祖正急速逃遁,他修為降低至陽實,很多神通卻是無法施展,再加上此刻只有受損的元神,在這虛無中,更是虛弱。
  
      “王林,待老夫恢復后,誓必殺你!!”血祖之速,極快,如同一道殘影,在這虛無中逃遁,許久之后,他松了口氣,暗道:“那王林小兒應該是追不上了,眼下需要盡快找個人奪舍,以秘法修煉,爭取盡快先恢復到窺涅期。”
  
      沉吟片刻,血祖打定主意,但就在這時,他忽然神色大變,毫不猶豫的立刻再次急速逃遁,只見在他身后百丈外,虛無中一片波紋閃爍,王林的身影,直接踏步而出。
  
      王林的右腳落下,睜開了雙眼,遠處血祖,卻是險些魂飛魄散,內心震驚的幾乎駭然。
  
      “縮地成寸!!此人尚未達到了窺涅,如何會施展這種專屬于第二步修士的大神通之術!!不可能!”血祖內心苦澀,急速逃遁。
  
      “都說那種可以在陰陽虛實境界內瞬間邁過之人,日后的成就往往都是第二步的巔峰,此言莫非是真……”血祖心底極為駭然,他修為即便是沒有降低之前,對于這無法學習,只能感受的縮地成寸神通,也并非完全掌握,只是摸到了皮毛。
  
      據他所知,這縮地成寸的神通,即便是凌天候,也似乎并沒有徹底明悟,此神通,在他們之輩人眼中,被譽為是無限接近第三步的大神通之術!
  
      血祖內心第一次,對這王林,產生了一絲恐懼,這種恐懼,來源于他的親眼所見。他親眼見證了王林的脫變,見證了王林從一個問鼎圓滿的第一步修士,達到了如今的程度!
  
      “這王林小兒一定是僥幸而為,沒錯,一定是僥幸的施展出了這縮地成寸!”血祖內心極為苦澀,頭也不回迅速逃遁。
  
      王林雙目在睜開的一刻,露出清明,他一直到現在,仍然還是有些摸不清頭緒,在他感覺,剛才的一切,好似就是抬起右腳,然后落下這一過程。
  
      但在這一過程中,卻好似踏入了歲月之川,一切的一切在眼前一晃而過,腳步落下時,就站在了這里,而前方,正是他心中所想,準備追擊的血祖。
  
      “我的神識,根本就沒有把他鎖定……只是心中有了殺機的想法,居然奇異的就橫渡無數距離,來到了這里。”
  
      盯著前方血祖遠遠消失的身影,王林沒有急于去追,而是沉默片刻,感受著之前那種種的變化,與追殺血祖相比,王林清楚的判斷出,自己現在的這種感受,更為珍貴。
  
      時間好似過得極為緩慢,又仿佛瞬間便流逝,半柱香后,王林眼中露出明悟之色,他低頭看了一眼虛空,抬起右腳,嘗試著向前一邁。
  
      一步之下,波紋再起,只不過他的身子,卻仍然還在原地,那種好似與天地融為一體的感覺,卻是沒有出現。
  
      王林眉頭皺起,看了一眼血祖消失的方向,邁起步伐,一步一步追去,追擊血祖,只不過是目的之一,此刻王林的心中,更重要的剛才的那種融入天地之間的感覺,王林回想剛才,可謂怦然心動。
  
      “那種神通,若是可以完全的掌握,豈不是……天地之間,化作無形!”王林眼露奇異之芒,一步一步邁去。
  
      許久之后,他腳步越來越快,到了最終,整個人幾乎化作流光,一閃而逝。
  
      漸漸的,那種融入天地之間的感覺,再次浮現王林的心中,他壓住激動,靜靜的體會,只不過這感覺卻是極為飄渺,并非可以完全掌握。
  
      眼看這種與天地融合的感覺有了消散的跡象,王林暗嘆,心中浮現血祖,其整個人一步之下,便消失了。
  
      逃遁中的血祖,內心升起忐忑不安,這種感覺,即便是他面對姚家老祖血神子時,也不曾這么強烈。
  
      就在這時,忽然他神色大變,不假思索迅速后退,但剎那間,一道鞭影出現在了虛無,向著血祖狠狠地一抽。
  
      “啪”的一聲,血祖雙手掐訣打出一道血光,與那鞭影碰撞,身子再次后退。
  
      只見在那鞭影之后,虛無中波紋四起,王林一步,便邁了出來。
  
      血祖心神大震,眼前的一幕,崩潰了他心中之前的猜測,連續兩次施展出這縮地成寸的大神通,在他看來,實在不能再以僥幸二字來自欺欺人。
  
      王林現身后,身子向前一晃,右手指天,剎那間,一道黃泉驀然鋪展天地,黃泉內怨氣濃郁,形成一片尖銳的呼嘯之聲,回蕩四周。
  
      這黃泉,與之前有所不同,此刻的黃泉內,散出濃郁的天地元力,顯然,隨著王林修為的提高,就連其神通,也生了根本的變化!
  
      “元力,黃泉!”王林冰冷的望著血祖,口中輕吐。
  
      剎那間,黃泉一震,原本只是鋪展天際的它,在下一刻,無限的擴散,仿佛取代了天地,四周的一切,全部都成為了黃泉之物,包括王林,包括血祖。
  
      磅礴的天地元力縱橫,那無數的怨氣形成的怨魂,更是凝聚而出,從四面八方不斷地沖向血祖。
  
      血祖神色極為陰沉,他此刻是元神之體,本就虛弱不堪,在這黃泉內更是如此,但血祖就是血祖,即便是到了現在,王林想要殺他,卻是仍然艱難。
  
      盡管身在這無盡的黃泉內,但他卻臉上厲色一閃,雙手掐訣之下,全身紅芒立刻刺目,一股強大的威壓自其身上展現而出。
  
      “血化!”血祖全身一震蠕動,居然在剎那間,整個元神化作了一個巨大的血爪,直奔王林而去。
  
      一抓之下,立刻五道裂縫如同狂龍,帶著撕裂的聲音沖向王林,在其來臨的瞬間,王林右手抬起,體內元力縱橫,向前一拍,但聽轟的一聲,王林身子后退,離開了黃泉之內,口中低喝:“凝聚泉魂!”
  
      黃泉內那無數的怨氣凝聚,在剎那間便被元力沖入,使得其更為凌厲,居然在這黃泉內,化作了無數個姚惜雪的樣子,沖向血祖。
  
      血祖悲鳴一聲,轉身血爪向后一抓,好似要把這黃泉撕裂,至于那些化作姚惜雪的怨魂,他盡管知道是假,但仍然不愿出手。
  
      撕裂之下,黃泉卻是硬生生被他撕開了一道缺口,他身子一沖,直奔那缺口而去,此刻,無數的怨氣化作的姚惜雪,不斷地阻攔。
  
      血祖一聲悲呼,臉露果斷,血爪在身體外一掃,便有無數化作姚惜雪的怨氣崩潰,那一聲聲極為真實的凄慘之聲,落在血祖耳中,卻是讓他本就受損的心神,為之顫抖。
  
      黃泉在血祖的撕裂下,終于崩潰,那缺口不斷地變大,最終血祖帶著無法言語的恨,沖了出去。
  
      “王林,老夫與你勢不兩立!!!”沖出之后,血祖神雖凌厲,但心,卻是疲憊不堪,耳邊那一聲聲姚惜雪的凄慘之聲,不斷地回蕩,好似永久也不會消散。
  
      在其沖出的一剎那,王林卻是來到了身前,手中尊魂幡化作一片黑云,彌漫之下立即便把沖出的血祖籠罩。
  
      因果昆極鞭更是融入黑霧內,啪啪之聲不絕入耳。
  
      “收!”王林低喝,所有的黑霧,瘋狂的收縮,但其內的血祖,卻仍然在不斷地反坑,到了此時,他,仍然還是高傲的血祖!
  
      反抗之下,黑霧不斷地從收縮狀態回到散,如此周而復始,更是有了崩潰的跡象。王林眼中寒芒一閃,張口便噴出一口元力。
  
      這元力融入黑霧中,立刻使得黑霧仿佛擁有了莫大的力量,瘋狂的收縮,但,其內來自血祖的反抗,也在這一刻無限的增大。
  
      陣陣砰砰之聲起伏,黑霧居然開始了崩潰,其內血祖的咆哮,悶悶的傳來,落在王林耳中,卻是如若奔雷。
  
      “想封老夫,你王林小兒,還不夠資格!!”血祖的咆哮傳出,黑霧再次崩潰,原本濃郁的霧氣,此刻居然迅速的稀薄,眼看就要徹底消失。
  
      一旦這黑霧消失,就表示這尊魂幡,毀!
  
      “三主魂,現!”王林大喝,立刻霧氣內,包括麒麟魂、第四魂在內的三大主魂立刻凝聚,瘋狂的向著血祖元神展開了進攻。
  
      透過霧氣,可以看到麒麟魂身子化作黑煙彌漫血祖元神,在其頭頂化作麒麟大口,咬住不放。第四魂更是帶著尖嘯,不斷在血祖元神內外穿梭,每一次穿透都會帶出大量的元神之氣。
  
      還有那最后一魂化作的人影,更是化作無數黑氣環繞血祖四肢,使得其行動緩慢。
  
      血祖臉上露出猙獰,全身紅芒一閃,一段復雜的咒語,從其口中傳出,在這咒語之下,其身上的紅芒瘋狂的濃郁,甚至漸漸的使彌漫四周的黑霧透出了紫色!
  
      “血神崩!!”一聲低吼自血祖口中傳出,其身體外的紅芒,已然接近妖異,他的元神,在剎那間傳出一股無法想象的力量,瘋狂的散開,其頭頂的麒麟魂,立刻慘哼一聲,在這力量的沖擊下,整個身子飛快的消散,駭然之中麒麟魂立刻退后,松開了口。
  
      血祖四周環繞的主魂,更是寸寸崩潰,迅速消散退后,甚至那穿透其身子的第四魂化作的主魂,也是被松開了手腳的血祖一把抓住,狠狠地一捏,第四魂立刻出現裂縫,化作黑氣融入霧中。
  
      “王林小兒!!”血祖雙目通紅,雙手在身前一撕,立刻便把彌漫四周的黑霧撕開缺口,一步之下便要踏出。
  
      王林至始至終目光冷靜,在那血祖準備踏出的瞬間,他張口吐出一道黃光,此光內,有一個沙粒。
  
      此沙粒一現,立刻便有一股龐大的威嚴籠罩,剎那間,這沙粒迅速變大,轉眼中居然化作了百丈大小,如同一座山,更像是一個印!
  
      以仙界碎片為本體,受天劫煉化,在天地烘爐內成寶,這,就是此物!
  
      它一出現,便立刻帶著龐大的仙力,向著血祖壓下!
  
      血祖的身子,立刻傳來砰砰的聲音,其身上的血光都在這一刻有些不穩,踏出的腳步,居然生生的退了回來。
  
      百丈碎片化作的大印,降臨,以極快的速度,從天而降,血祖厲嘯中,整個人沖起,但瞬間,便在轟隆隆的巨響中,被這大印生生的壓在了下面。
  
      大印抬起,血祖神色更為虛弱,但猙獰扔在,全身血光閃爍,就在這時,因果昆極鞭出現,驀然間抽去。
  
      啪的一聲,血祖身子更為渙然,他正要反抗,大印再次落下,轟隆巨響,血祖整個元神,幾乎就要崩潰。
  
      他慘笑一聲,眼中露出瘋狂,就在這一剎那,王林的聲音傳來。
  
      “血祖,王某不殺你,給你與姚惜雪再次相見的可能!你若自爆,此生,再也看不到姚惜雪!”王林的聲音冰冷。
  
      血祖沉默,眼中的瘋狂緩緩消散。王林目光一閃,立刻雙手掐訣,口中喝道:“收!”
  
      四周的黑霧瞬間涌上,彌漫血祖身體外,因果昆極鞭更是一晃之下,如同游蛇,環繞血祖身邊,受損的三大主魂在這一刻也再次沖出,瘋狂的吞噬。
  
      碎片大印飄在上空,雖沒再次壓下,但那威壓卻是籠罩,在其壓力下,黑霧收縮之速更為迅猛,幾乎剎那間,便收縮成球,化作一桿三丈大幡,被王林一把抓在了手中。
  
      十丈幡布散開,其上徹底改變,尊魂幡,原本是一片黑色沒有半點畫面的幡布,而現在,其上卻是有了畫面。
  
      血祖的身影,栩栩如生,在其身體外,昆極鞭成鎖,三大主魂猙獰環繞。血祖的表情,透出一股濃濃的悲憤與不甘。
  
      就這樣的,幡布畫面定型。
  
      望著尊魂幡,王林沉默,他此刻沒有戰勝了血祖的得意,反倒是心中有些惆悵。
  
      戰血祖,他可謂是費盡周折,絕非表面那般冷靜。其間多次生死危機,稍有不慎,怕是立刻身亡,此戰的兇險,不弱于當初在望月下逃遁之時,甚至比之望月之行,還要危機三分。
  
      畢竟,望月之智,極為有限。
  
      “你我之間沒有深仇大恨,若是當初你帶著姚惜雪而走,怎會弄到如此下場……”王林輕嘆。
  
      不到萬不得已,莫非他王林瘋了,愿意招惹血祖不成,這一切,王林很是無奈,他若想生,就必須反抗,若想繼續存,就必須殺了那誓要滅他的血祖。
  
      姚惜雪是血祖的破綻,為了封印血祖,王林必須要以此制勝!在生存面前,沒有卑鄙這兩個字!
  
      “血祖,王某敬你身為人父的父愛,王某也有一子,若是有人對子女不利,那種憤怒的心態,王某知道……只是,你可給過我一個解釋的機會?你女兒姚惜雪在我這里,我王林自問沒有動其分毫,當年若不是你女姚惜雪算計我在前,我豈能明知血祖神通,仍然招惹?”王林望著尊魂幡,沉聲道。
  
      他知道,血祖,可以聽見!
  
      “莫非你女姚惜雪可以算計我,而我王林卻不能反坑!你雖愛女,但卻不知曉是非,不去想前因,雖有對子女之愛,但這愛,卻是溺愛!
  
      王某給過你機會,但你血祖前輩卻是抱著殺王某的念頭,你之做法,在王某看來,與姚惜雪,沒有區別,子不教,父之過,此言王林千年前便懂,而你血祖,到了今日,也還是不懂!”王林抬頭,目光落在遠處,收起尊魂幡,不去考慮那血祖是否明白。
  
      他只需問心無愧,便足矣!
  
      右手抬起,虛空按向化作大印的仙界碎片,黃光閃爍中,這碎片縮小,最終成為一粒沙土,被王林吞入口中。
  
      他拍了下衣衫,好似要把這連日來的陰沉掃去,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長虹,直奔遠去飛去。
  
      “在這雷之仙界內,必須要盡可能的讓自己強大起來,我的神通,還是差了很多,之前修為不夠,在這雷之仙界沒有資格獲得仙術,但現在,以我的修為,卻是可以參與一處處仙人洞府的搶奪。
  
      我的目標,便是仙術!!婉兒,不要著急,東臨星,我一定要去!但凡有一絲讓你蘇醒的可能,我王林,便會拼盡一切去爭取!”
  
      王林右手放在眉心,修為的提升,使得他對于讓李慕婉蘇醒的把握,更大了一分!他來這羅天星域,除了躲避那些老怪外,更重要的一點,便是復活李慕婉!
  
      帶著對于李慕婉的那舍不斷的思緒,王林一步一步,走向虛無的盡頭,他的目標,便是前方的碎片大陸。
  
      從這一刻起,在這雷之仙界,多了一個至強之人,多了一個搶寶之人,他,便是王林!
  
      王林前方的碎片大陸上,李元的逃遁,已近到了尾聲,他的身子,更是油盡燈枯。
  
      若非是身后之人抱著戲耍的態度,怕是他早就身亡,更讓他覺得羞辱的,則是那男子,在戲耍之中,更是以他李元為靶子,不斷地嘗試各種神通法術。
  
      在那男子身邊的老者,全身透出無情的冰冷,時而開口指點那青年,每一次的指點,都是讓李元更為狼狽。
  
      剩余的八把飛劍,此刻只剩下了三把,其余的,在他施法之時,被那老者極為隨意的抓住,直接抹去神識,扔給了那青年。
  
      隨后,又被那青年送給了身邊的女子。
  
      一股悲憤之感,在李元心中醞釀,身后那女子銀鈴般的笑聲與嗲氣的聲音,更是讓他感覺極為刺耳。
  
      這一路上,他身上的傷勢更多,右臂更是因為長久的逃遁,無暇去療傷,已經出現了腐爛,在那腐肉上,還有一些白色的小蟲鉆來鉆入,這些小蟲,不是蛆蟲,而是身后那青年釋放出的一種毒蟲。
  
      李元甚至有種感覺,好似在自己的體內,甚至連元神中,都有那白色小蟲在蠕動,仿佛自己的身子,在這一刻,成為了滋養那蟲子的寄體。
  
      李元的速度,越來越慢,他感覺全身疲憊,死氣更加濃郁,他的面色,此刻已經不是蒼白,而是有了一種病態的紅潤。
  
      “少主,此人已然油盡燈枯!”在李元身后,那老者目光從前方李元的身上收回,平淡的說道。
  
      那青年微微一笑,說道:“這么快就要死了,不過此人倒也不錯,堅持了十三天,在他之前的那些修士,最多也只是八天而已!丑叔,下次給我抓一個陰虛境界的修士吧,這樣的話,許能多玩幾天,我的八面噬魂蟲,才可以更快的成熟。”
  
      那老者神色如常,緩緩說道:“好!”很簡單的一個字,但卻透出一股自信!
  
      在那青年身邊,如小鳥依人般的女子,眨了眨眼睛,笑道:“表哥,此人身上還有幾把劍呢。”
  
      青年哈哈一笑,摟住女子的柳腰,說道:“忘不了,這九把劍,都是你的!別說這九把劍了,即便是這雷之仙界的一切,只要我想要,沒有得不到之物,一會從此人元神內找出得劍之處,我們去看看。”
  
      那女子掩口輕笑,眼中露出嫵媚之色,聲音如百靈般動聽,開口道:“表哥身為姚家之人,自然可以做到了。”
  
      青年神色露出傲氣,姚姓,在羅天星域內,即便是雷仙殿,也要給幾分薄面,他身為姚家之人,在這雷之仙界,的確如之前所說,只要看到,便沒有得不到之物!
  
      此時此刻,在虛無中的王林,看到了前方的碎片大陸,身子一晃之下,便來到了這片大陸上。
  
      “不知道李兄,身在何處……”王林下意識的神識一掃,但立刻,卻是面色瞬間陰沉,濃郁的殺機,自封印了血祖后,再一次的爆!
  
      李元的雙眼,焦點已經不多,更多的,卻是渙散。
  
      “就要死了么……也罷,死便死……也是一種解脫,只是許兄,李某還沒有傳授你心禁……”李元慘笑。
  
      他已經看不清四周的一切,在他的雙眼瞳孔內,隱約可見幾只白色的小蟲,在其內蠕動,但奇異的是,李元卻沒有任何痛楚。
  
      “即便是死,我李家之人,也要死的有尊嚴!”李元雙目再次凝聚,露出一絲堅定,他索性不再逃了,身子一頓,轉身看向后方不疾不徐追擊的三人。
  
      在李元的眼中,露出濃郁的恨!
  
      “李某與你三人無冤無仇,即便是看中李某法寶,取走就是,可你三人卻是如此戲弄于我,即便李某身亡,也會化作厲鬼,泄此恨意!”
  
      李元一拍儲物袋,立刻僅存的三把飛劍一閃而出,在其四周散出凌厲的劍氣,在李元一指之下,三把飛劍立刻沖出,直奔三人中那青年而去!
  
      “不自量力!”那青年冷笑,右手虛空一抓,立刻便在身前形成一只血色大手,一抓之下,立刻便把三個飛劍抓著。
  
      李元面色猙獰,在那青年抓飛劍之時,他左手掐訣,迅速按在了眉心,立刻其眉心之上一道手臂粗細的黑芒閃爍而出,在其身前立刻分成無數細絲,隨著李元左手的掐訣,組成了一個個散奇異之力的禁制。
  
      這些禁制剛一出現,便立刻由一化作十八,剎那間,在李元的四周,無數的禁制彌漫,他低喝中噴出一大口鮮血,落在了禁制之上。
  
      只不過其血液中,也有不少白色的小蟲,看起來,極為驚人。
  
      吸收了他的血液后,這些禁制迅速的向著那青年飛去,其速極快,轉眼間便臨近,此刻,那青年才剛剛以神通之術勉強抓住三把飛劍。
  
      眼看禁制漫天一般落下,這青年神色沒有半點驚慌,冷哼一聲,眼中露出輕蔑,他身邊的那老者,上前一步,右手抬起,立刻磅礴的天地元力剎那間彌漫四周。
  
      “碎!”老者口中只吐了一個字。
  
      瞬間,那些飛來的禁制,立刻便被元力彌漫,在剎那間,砰砰的碎裂,但碎裂之后,卻是有一道道黑線并未消失,而是相互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黑色的禁制,帶著一絲毀滅的氣息,直奔老者而來。
  
      那老者拍了下儲物袋,一面古鏡出現,一晃之下便罩在了黑線之上,頓時,好似天地一暗,似乎所有的光芒都凝聚在了古鏡之上,那黑線頓時崩潰。
  
      李元身子一顫,噴出一大口鮮血,臉上的死氣,已然濃郁到了頂峰,他慘笑一聲,喃喃自語道:“非我李家禁制不足,若沒有幫助許兄,使得心禁損耗太多,我又沒有時間恢復,若非如此,以完整的心禁,這破禁古鏡,絕不會成功!只是,許兄對我李家有大恩,我雖如此,但卻不悔!死,便死吧!”
  
      李元慘笑,此刻那老者上前一步,看都不看李元一眼,一腳踢出,落在李元身上,頓時一震咔咔之聲回蕩,李元再次噴出鮮血,身子落下之時,眼前已經一片昏暗,那一腳,使得他體內所有的仙力全部崩潰,再無任何反擊之力。
  
      “少主,此人已經沒有了危害,你可以出手了。”老者退后,神色冰冷,絲毫沒有身為陰虛修士,卻對一個問鼎小輩出手的羞恥感。
  
      那青年此刻才勉強的把三個飛劍禁錮,更是因為李元仙力的崩潰,三把飛劍失去了聯系,被他抓在了手中,直接扔給了身邊的女子。
  
      青年冷笑著一步踏出,來到了李元的身前,寒聲道:“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是從什么地方,找到的那幾把仙劍!”說著,青年抬起右手,向著李元頭頂按去。
  
      “表哥快一些哦。”那女子笑瞇瞇的望著這一切,眼中一片嫵媚,把玩著手中的仙劍。
  
      至于那老者,則是神色如常,一片淡然。
  
      就在這時,就在那姚姓青年的右手按向李元的瞬間,一道波紋在李元身邊突然出現!那原本神色如常的老者,在這一刻,卻是立即面色大變,身子向前一踏,大喝道:“少主速退!!”
  
      青年一怔。
  
      剎那間,一股無法想象的殺機,從那波紋內傳出,這殺機太濃,以至于天地之間在瞬息中,立刻一片冰寒,甚至還有一片片冰花飄落。
  
      那青年面色蒼白,不顧搜李元之魂,立刻退后,但就在這瞬間,一道身影從那波紋內出現,這身影出現的剎那,天地之間的殺機瘋狂的爆,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
  
      轟隆隆的雷鳴在天空突然回蕩,在那青年退后的瞬息,從波紋內出現的身影一步邁來,一指便落在了青年胸口。
  
      一陣咔咔之聲回蕩,青年噴出一口鮮血,全身骨頭寸斷,身子被拋出。
  
      那身影再次踏來,手指落在了青年眉心,濃郁的元力進入青年體內,如同怒浪剎那間便把青年全身仙力崩潰!
  
      砰砰之聲回蕩,青年面色瞬間蒼白,那一指,在他眼中,已經取代了天地,成為了索命的根源。
  
      他的身子拋出,化作一道弧形,在半空之時起身體內仍然還有砰砰之聲出現,大片大片的鮮血,從他口中噴出,化作血霧彌漫。
  
      沖入其體內的元力,更是瘋狂的爆,先是摧毀其仙力,接下來摧毀其道基,再然后,把其全身血液逼至皮膚,順著汗毛孔瘋狂的噴出。
  
      此刻的他,身在半空,就如同血人,全身散濃郁的血霧!
  
      他體內的元力沒有停止,繼續暴虐,把這姚姓青年全身的肌肉立刻寸寸摧毀,更是連同其五臟六腑,在剎那間粉碎!
  
      沒有結束,那元力太強,強大至不可思議,在摧毀了五臟六腑后,更是沖入其頭部,堅硬的頭骨崩潰,連同其大腦,這姚姓青年整個肉身,在剎那間,徹徹底底的崩潰!
  
      其整個人在半空被拋出時,尚在一半高度,肉身便崩潰,瓦解,消散了。
  
      其內的元神,帶著迷茫與無法想象的恐懼,甚至有種要哭出來的沖動,幾乎在肉身崩潰元神出現的剎那,元力最后一次的爆,瘋狂的沖入青年元神中,生生的撕裂之下便把這青年的元神全部摧毀!
  
      只不過卻沒有消散,這青年的元神在元力中迅速凝聚,形成一個拳頭大小的光球,瞬間回到了那出現在此地的王林手中,被他抓住后按在了地面上李元的眉心,滋養其消散的元神。
  
      “是誰,給你們資格,傷我之友!”冰冷到極限的聲音,從王林的口中,徐徐的飄出。
  
      這一切,都是在剎那間完成,快的無法想象,那老者的腳步幾乎剛剛邁出,尚未臨近,一切,便已經結束。
  
      冷汗很是罕見的從老者額頭彌出,他的從容已然不在,他的淡然早就崩潰,他的平靜瞬息中瓦解的干干凈凈,在他眼中,此刻露出濃郁的驚駭,甚至還有一絲恐懼,剛才的一幕,他根本就看不到對方的身影,尤其是對方出現時的波紋,其內蘊含的天地元力,讓他幾乎倒吸口氣。
  
      更讓他感覺驚懼的,則是那波紋內透出的氣息,在他看來,這出現的青年,居然整個人與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太可怕了……進入雷之仙界的陽實修士我都認識,此人到底是誰!!”他面色蒼白,汗水止不住的流下,尤其是對方那濃郁的殺機,讓他心神劇震,幾乎下意識的,退后了數步,甚至有種立刻逃亡的沖動。
  
      不遠處那女子,整個人徹底的呆住了,眼前的一幕,讓她一時之間大腦一片空白……“許……許兄……”地面上李元,望著王林,眼角露出激動,他掙扎的說道:“幫我……殺了他們!!”——
  
      三章合一9200字大爆,求月票!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