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七卷 名震羅天 第663章 孫老

第七卷 名震羅天 第663章 孫老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仙逆)正文,敬請欣賞!
  
      右手在半空揮灑,三個法寶化作晶光落在了王林手心之上,彼此緩緩的轉動,散出奪目的光芒,看去極為炫麗。()レ.773buy.?レ
  
      這三樣法寶的品質,無法比的上真正的仙寶,甚至連下品都達不到,但它們卻同樣可以用仙力驅使,并且引出其上蘊含的意境神通。
  
      即便是沒有仙力,嬰變期以下的修士,使用自身靈力也可以驅使此寶,只不過威力上會弱很多。
  
      “偽仙寶!”王林輕聲道。
  
      這是他能制作的法寶中,品階最高的了,畢竟王林對于煉器,也只是粗略了解,并不甚詳細,他的了解,大都來自于當年朱雀星上火焚國的煉器玉簡。
  
      按說如此,他本不可能制作出這樣的法寶,但王林擁有了自身的道念,修為達到了問鼎,更重要的是,他對于禁制的掌握。
  
      目光從三樣法寶上收回,對于這三個法寶,王林并不滿意,他沉吟少頃,單獨拿起那面銅鏡,眼中閃過一道道禁制推衍之芒。
  
      “若是能使這法寶擁有傳承之效,其價格定會增加不少。”王林閉上雙眼,內心不斷地推衍。
  
      尋常法寶只不過是其上印下了神識,從而使得使用者操控自如,可一旦法寶被搶走,抹去神識后,便會成為對方之物。
  
      唯有那種傳承之寶,則是除了自身神識外,還必須有傳承之法訣,如此,外人得到,也無法操控。
  
      所以,擁有傳承之效的法寶,在價值上,遠遠的高出了同階。
  
      王林的尊魂幡、射神車等物,便是此類法器。他閉目間,自己的思索傳承的秘密。只不過傳承之寶的煉制方法,唯有那些在煉器上的大宗師才會擁有,此等方法,輕易不會外傳,更不會輕易煉制,如此,這種寶貝并不多見。
  
      不多時,王林睜開雙眼,他眉頭皺起,喃喃道:“傳承……參悟不透,或許我把這個問題想的偏了,我不去琢磨如何傳承,而是給這個法寶加一道特殊的封印,再把打開封印的印訣放在玉簡內一同賣出,如此,雖說不是真正的傳承,但卻也有了傳承的效果。”
  
      王林目光一閃,這偽傳承的重點,便是那特殊封印的強弱,如果他能做到封印之強,無人可以破解,那,雖說不是真正的傳承,但卻也擁有了真正傳承的作用。
  
      禁制推衍之芒在王林眼中迅速流轉,他左手掐訣,打出一道禁制落在了銅鏡上,隨后左手未停,連續打出禁制,這些禁制相互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閃爍黑芒的復雜符文。
  
      略一沉吟,王林看了看房間,最終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個燭臺上,他左手一指,那燭臺立刻點燃,其上煙絲飄渺,正要被屋頂的珠子吸去之時,王林大手一抓,那煙氣立刻被他取來,按在了禁制符文上。
  
      這符文立刻詭異的融化,變成了一縷黑色的煙絲,鉆入銅鏡內。隨后他一拍儲物袋,拿出一枚玉簡,心神一動間,立刻便把破解這禁制的印訣留在其內。
  
      收了銅鏡,王林并未在其余兩個法寶上設置這種偽傳承,此刻外面天色漸亮,王林閉上雙目,凝神打坐。
  
      初陽籠罩大地,把黑暗一點點全部驅散,王林睜開雙眼,起身推門走出,陽光灑在身上,一股暖洋洋的感覺立刻從皮膚透入心神,天地間的靈力,在這一刻極為濃郁,彌漫之下,使人不由得精神一振。
  
      一股寧靜的感覺,彌漫心間,王林身子微動,便向前走去,路過出口之時,那山石下的青年,依舊還在打坐吐納,正吸收天地之精華。
  
      一直到王林身影遠去,那青年睜開雙眼,目中閃過輕蔑。
  
      “那些外來的修士,哪一個來到這里后不是整日打坐吐納,盡可能的吸收更多的靈氣,此人資質尋常也就罷了,畢竟勤能補拙,但此人卻放棄這每日清晨靈氣最濃的一刻,實在是可悲,我可以斷言,他這一生,必定無法結嬰!”
  
      青年收回目光,閉目再次吐納,其速度,似乎比之前還要快了幾分,仿佛此刻吸收的靈力,是從別人那里搶奪來的一般。
  
      王林昨日來時,曾在城西看到了一些自由坊市,那里有很多修士交易法寶與材料。
  
      “這等坊市內,嬰變以上的修士并不多見,不是最好的出售之地。”王林略一沉吟,轉身看向不遠處那山石下的青年,向對方走去。
  
      “這位道友,不知此城何處有高階法寶交換之地?”王林神態溫和,抱拳說道。
  
      那青年翻開眼皮,臉上輕蔑中還透出不耐,冷聲道:“城東寶合樓!”說完,他便不再去看王林。
  
      王林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小小結丹修士,還妄圖換取高階法寶,那寶合樓,此人怕是連門檻都沒資格踏入!”青年冷笑。
  
      走出城北,王林一路不疾不徐,向著城東而去,城東凡人不多,大都是修士來往,此地的商鋪也較為大氣,雕欄玉砌般林立兩旁。
  
      更有一些鋪子外,許是因為此地的習俗,居然放著一人多高的巨大靈石,這靈石并未煉化,尚保持原形,其內的靈氣散出,極為濃郁。
  
      王林眼中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店鋪外的這等擺設,倒也**裸的告訴了所有人,此店鋪的實力。
  
      要知道能從靈脈內把這等靈石挖出,尋常修士根本就做不到。
  
      靈石的大小,也跟店鋪有關,有的店鋪外,那靈石甚至高約兩丈,好似一個小山,讓人望之,便有一股威嚴壓身。
  
      甚至還有一處店鋪外那靈石居然品質為上品,這一現,立刻使得王林對于此間店鋪升起了興趣。
  
      他仔細的看了一眼這店鋪,此鋪不大,只有二層,看起來雖無磅礴的大氣,可卻極為典雅,牌匾上龍飛鳳舞書寫著幾個大字“青竹閣”
  
      王林沒有進去,而是收回目光,向前而行,在這城東盡頭處,一座渾然天成的巨大閣樓屹立,此閣樓外同樣放著靈石,而是,還是八個,八個三丈大小的上品原靈石好似擺成一個陣法,透出濃濃的靈威。
  
      此閣好似與四周融合在了一起,略一看去,居然有些虛無縹緲之感,在其上,一塊長條的靈石刻著三個大字“寶合樓”
  
      一股威壓彌漫,甚至在這寶合樓內,還有一層隱藏的防護,阻止神識探入其內,王林沒有強行探查,他對這個寶合樓,沒有太大興趣。
  
      王林邁步踏進,但立刻便眉頭一皺,只見從這寶合樓內,走出一個中年男子,此人攔住王林的路,上下打量一番,平淡的說道:“道友莫非不知我寶合樓的規矩?”
  
      “哦?不知是何規矩。”王林神態如常,平淡的說道。
  
      那中年男子看到王林神色的鎮定,內心頗為驚訝,他見過的修士太多,除了一些修為高深的老怪外,很少有修士在寶合樓陣法的威壓下,可以如此鎮定。
  
      “我寶合樓有二不進一不出,修為低于元嬰者,不進。無十萬上品靈石者,不進。無交易所得者,不出!”
  
      王林眉頭微皺。
  
      中年男子一看到王林表情,內心便了然,開口道:“道友可有十萬靈石?”
  
      王林儲物袋內靈石,并不多,畢竟他修為自從化神后,便以仙玉為主。
  
      中年男子笑道:“道友不符合我寶合樓規矩,不能入內,即便是真的進去了,怕是也無法滿足出來的條件,請回。”
  
      “此寶,你們可收?”王林目光平靜,看了這男子一眼,一拍儲物袋,立刻那把煉制的飛劍出現。
  
      中年男子目光在飛劍上一掃,眼中露出一絲嘲笑,這飛劍他一眼就看出是以極為低劣的手段煉制,并未任何出奇之處,就連上面的劍光,也是黯淡,他甚至都不用神識查看,單單以肉眼便可看出,這飛劍,極為劣質,怕是連下品法寶都不是。
  
      他負責核查進入寶合樓者已經多年,眼力自然是有,況且在他看來,如眼前之人般自以為擁有一個好的法寶,然后拿到寶合樓來交易的低階修士太多,王林,已經被他歸到了此類人。
  
      這飛劍法寶,想必也的確有其神通,但這神通,中年男子不敢興趣,他笑著搖頭道:“不收,請回!”
  
      王林冷冷的看了這中年男子一眼,轉身離去。
  
      他臨走前的一眼,落在了中年男子目中,卻是使得此人立刻好似被冷水灌頂,整個身子驀然一顫,對方的目光好似萬年寒冰一般,使得他元嬰都為之一頓,幾乎就要崩潰。
  
      大駭之下,男子蹬蹬蹬退后幾步,面色極為蒼白,怔怔的望著王林遠去的背影,說不出話來,他內心隱約感覺,那飛劍,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此刻,寶合樓內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盧峰,怎么了?”
  
      中年男子連忙回頭躬身,說道:“孫老,剛才有一個修士來此出售法寶。”
  
      從寶合樓內走出一個老者,此人駝著背,樣子極為蒼老,臉上更是充滿了歲月的痕跡,他雙眼并無太多的神采,望著中年男子,平淡的說道:“什么法寶?”——
  
      下一章要晚一些,正在碼字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