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變初始

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變初始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仙逆)正文,敬請欣賞!
  
      此地第三關,實際上并非真正的寂滅界,而是一個與寂滅界相連接的空間裂縫,只不過這裂縫其內,比較龐大罷了。(、b、
  
      王林在這第三關,緩緩的向前走去,所過之處雙手在虛空連連點弄,每次一點之下,都會有游魂出現,被其吞噬而盡。
  
      他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吞噬的感覺了,仔細算算,從他離開域外戰場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十個年頭。
  
      盡管如此,但當初從域外戰場回來,界律法則的威嚴,仍然讓他如昨日之事般歷歷在目。
  
      魔頭許立國與第二魔頭跟在其后,一路上寒蟬若驚,大氣不敢喘息一口,看著一個個比之強大無數倍的前輩祖先,紛紛毫無反抗之力的落入其口,頓有種身如其感之覺。
  
      王林盡管當年的龐大神識全部壓縮成為了一絲極境之識,但其香魂的身份仍在,如此一來,他就是游魂之主。
  
      王林一邊行走,神識散開,四下波動,此地既然是寂滅界,那么除了游魂之外,自然也會有其他吞魂存在。
  
      香魂之間,是否能夠相互吞噬,這點王林不清楚,他只是知道,吞魂之間,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相互展開進攻,而是以一種共生的方式,來解決一切問題。
  
      飛行了許久,王林吞噬的游魂已然極多,但仍然不見有吞魂前來聯系,于是他略一沉吟,目光閃爍一番,身子驀然停下,雙手伸展開,立刻四周幾個漂浮而來的石塊,紛紛向他所在位置凝聚。
  
      很快,這些石塊相互撞擊在一起,形成一個大型的石山,王林身子一躍,站在石山之上,右手驀然揮出,藍色冰焰立刻從他手心瓢起。
  
      王林目光一閃,右手按在石山之上,頓時冰焰隨之一動,融入到石山中,原本那些散亂凝聚,彼此之間有著大量縫隙的石山,立刻被藍色的晶光包圍,陣陣寒氣四下蕩漾,很快,整個石山的所有縫隙,全部被藍色冰晶堵住,更是以此把它們牢固的粘合在一起。
  
      王林右手一收,藍色冰焰立刻回到他的身邊,收入到體內,王林深吸口氣,神識之眼閃爍不斷,右手迅速在身前一晃,一道殘影之圈立刻畫出,他右手在上一拍,那殘影之圈立刻印在了石山上。
  
      在殘影之圈融人石山的瞬間,石山內閃爍刺眼光芒,但很快便黯淡下來,王林定氣凝神,右手連連劃動,一個個殘影之圈,紛紛自他身前出現,融在了石山之內。
  
      很快,這石山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座小型的禁制之山。
  
      王林沉吟少許,腳下微踏,慢慢身體融入其內,最終徹底消失了身影。他盤膝坐在石山內,右手再次畫出一道殘影之圈,按在了石山內壁上。
  
      整個石山頓時一顫,以肉限可見的速度,迅速縮小,最終變成與四周其他石塊一般大小后,這才停了下來,此時一看,這石塊沒有半點出奇之處,與四周時而飄過的石塊,一摸一樣。
  
      王林身在石塊內,在體內留有一絲極境神識后,其神識驀然而出,頓時在石塊之外幻化成一個虛幻的身子。
  
      王林神識化作的身子,向前一送,立刻無聲無息的消散開,神識離體而出后,不再受到身體的限制,浩浩蕩蕩的四散而開,只見一層波紋從王林神識身子內迅速擴散,四周的游魂一個個紛紛從虛無中露出身子,臉上露出恭敬懼怕之色。
  
      緊接著,那些游魂仿佛得到了命令,立刻一閃消失,向著四周飛去,隨著王林神識的擴散,越來越多的游魂感應到王林的存在,露出屈服之色后,向著四周飛去。
  
      王林的神識離開身體,立刻搖身一變,徹底的再次成為香魂,他速度飛快,在這虛無之地橫掃而動,所過之處,凡是游魂,無比對其恭敬萬分。
  
      漸漸的,王林感應到,在極遠之處,有一個龐大的神識存在,這神識顯然就是香魂,只不過它目前正處于一種很奇怪的境界,仿佛正在沉睡。
  
      在他感受到對方的瞬間,那龐大的神識沒有絲毫反應,王林沉吟少許,沒有去理會這吞魂,而是繼續擴散自己的神識,控制更多的游魂為其服務。
  
      此時此刻,在這第三關的某處位置,一塊巨大的石塊上,端木極面容苦澀的站在其上,他的身邊,站著一臉冷酷之色的汪清越。
  
      這端木極,在虛無通道內與汪清越一路同走,二人一同進入了第一關的金行之地。在那里,依靠汪清越的五行遁術,二人風平浪靜的闖過,隨后又經過了禁制之山。
  
      說起這禁制之山,端木極顯然讓所有了解他的人,都大吃一驚!
  
      他千年前曾在寶塔閣獲得了一樣法寶,這法寶是一枚有了裂痕的玉簡,此玉簡根據他的分析,只剩下一次使用機會。
  
      后來他經過多方打探與研究,知道此物的作用,就是破除一切禁制,如此一來,端木極原本已經死了再次進入吉神之地的心,砰然活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修為比其他人低,當年全靠運氣與謹慎,這才保的性命,他為人頗有自知之明,本打算絕不再來此地,可知道了那玉簡的作用后,他不由的砰然心動。
  
      盡管如此,他仍然極為謹慎,始終猶豫不決,畢竟第一關,他認為自己沒有把握,除非學會了五行遁術。
  
      端木極琢磨了很長時間,最后放棄了自己學習五行之術的想法,因為如此一來,他就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浪費在這里,最終即便是學會了,能否度過第一關也說不定,畢竟那第一關,除了需要掌握五行之術外,那里還有著數量極其龐大的生物進攻。
  
      當年的冰川之地,他所經歷的一幕,讓他回想起來歷歷在目。
  
      于是這端木極,尋找到了好友汪清越,許下承諾,請其同行。這汪清越本是擅長五行遁術,聽聞端木極所說那神秘之地第一關需要五行遁術,沉吟少許后,他決定一試,畢竟端木極所說如果是真,那么對他來說,是一個不小的誘惑。
  
      而且端木極為了讓他相信,更是拿出了玉簡,汪清越看到玉簡后,立刻認出這是已然消失于這一界的遠古法寶,心底的一絲疑惑,也消散一空。
  
      不過謹慎之下,他也沒有立刻答應,而是說等到那里開啟之日,再做定奪。
  
      端木極也不在意,他打定主意,若是到時汪清越不去,那么他就把這玉簡賣給六欲魔君,換一些法寶回來。
  
      只不過該準備的東西,他還是要準備的,如果汪清越同去,那么第一關、第二關都將不是問題,唯有這第三關,是關鍵。畢竟千年前,他們就是在這里敗退,依靠傳承之物打開的通道,落荒而逃。
  
      當年那第三關的奇異生物,若是一只兩只的話,他倒也不怕,即便是十只八只,若是稍微注意,也不放在心上。甚至如果百八十只,以他自勺修為,也可以安然度過,只是一旦這樣生物的數量,超過干只,那么即便他是化神期,也將沒有任何辦法。
  
      這些生物極其古怪,無視大部分法術,只有體內真火,才可讓其退避少許,可如果數量一多,定然無法顧及全面,只要被其撲上,體內靈力定然立刻大量被吞噬,如果撲到身上的數量多了,下場只有死亡。
  
      如此一來,他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四處尋找可以抵抗以及攻擊神識體的法寶,可惜這種法寶太過稀少,他雖然找到了一些,但對第三關仍然沒有把握。
  
      一直到他在南斗城聽到人談起有人會使用死咒術,他腦中立刻靈光一閃,死咒術他聽說過,這是一種專門以神識攻擊為手段的歹毒法術,他當時怦然心動,暗道若是有此人相助,再加上自己的法寶,這第三關,說不定真可以度過。
  
      于是這才開始了追擊與尋找,抓到王林后,一路來到古神之地,原本風平浪靜,只需眾人協力,相信前三關定然不在話下,尤其是六欲魔君也準備第三關的人選后,端木極已然可以肯定,這一次只要他們不提前內訌,那么進入古神之地,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畢竟這古神之地雖說是四關,但他們得到的那件傳承之物上卻是清楚的點明,這第四關,實際上就是一座傳送陣,其傳送之地,就是那古神尸身。
  
      此傳送陣會根據度過前三關的時間與所得,把每個人送到古神尸身不同的位置,度過時間越短,那么進入的地點就越好,甚至直接傳送進古神經脈內,都有可能。一旦進入經脈,其內不但有干桔凝結的靈力珠子,甚至還有眾多丹藥的殘渣,根據傳承物品顯示,這些殘渣中,就有嬰變丹殘留。
  
      對古神來說是殘渣,可對他們來說,這就是實打實的嬰變丹!
  
      可惜,他的打算,被通道內的巨型蛟龍破壞了,眾人一散,尤其是王林居然沖入蛟口,緊接著荒獸紅色蛟龍出現,這一系列的變故,讓端木極有些措手不及,危機之下,他只能放棄尋找王林,而是與汪清越迅速離開。
  
      實際上,他是所有人中,最快度過第一關、第二關,并且成功進入第三關之人,只是在這第三關內,他卻一臉苦澀。
  
      沒有了王林的死咒術,僅僅憑著他這千年搜集而來的法寶,暫時保命雖然有余,但若是想深入此關,找到進入第四關的入口,卻是無法完成。
  
      如此一來,他與汪清越雖說是此次第一個進入第三關之人,但卻被生生的擋在了外圍,無法繼續進入。
  
      六欲魔君,此時也在這第三關內,他正四處飛行,尋找第四關的出口,一路上若是遇到游魂,便立刻揮動手中那年輕人的身體,每次一揮之下,就會有一道深藍色光芒,在年輕人身體內閃現,緊接著,所遇到的游魂,便會毫不猶豫的放棄六欲魔君,而是撲向那年輕人。
  
      只不過在進入尸身后,便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從外表上,看不出那尸身有任何變化。
  
      一路上六欲魔君依靠這個方法,可謂是有驚無險,最多一次他遇到了上千只游魂同時撲來,可只要手中尸體內深藍色光芒一閃,那些游魂立刻一個個被吸引的向其撲上。
  
      他看著手中尸體,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暗道自己雖說在第二關被那小輩算計,最終闖關時讓天雷劈中,修為永久的下降了一個境界,變成了化神初期,但憑借手中這他準備了無數年的法寶,這一次定然可以進入第四關!
  
      想到這里,他心底立刻涌現一股熱流,雙眼露出一絲狂熱,與進入古神體內獲得嬰變丹相比,修為下降又有什么大不了,一旦得到嬰變丹,那么就可一躍威為嬰變期高手,到時候,別說是修魔海,即便是朱雀星,只要不去招惹朱雀國,他也可以橫行無忌。
  
      想到這里,他的速度更快,向著四周尋找起來,古神之地的傳承之物就在他的手中,實際這這物品,最初就是他師父得到,這才尋訪數人,一起探尋這古神之地。
  
      他師父橫死第三關內,臨死前,把這傳承之物交給了他,原本他師父是打算以此物打開通道,逃離此地,可惜在最關鍵時刻,卻被一只明顯與此地生物不同的強大異物盯上,最終身亡。
  
      六欲魔君目睹其師死亡的過程,驚駭之下拿著傳承之物迅速Ⅲ頁著通道逃離。
  
      此時,在這第三關內,還有一人,此人正是古帝,他盤膝坐在一個石塊上,身體四周四支小旗迅速旋轉,頭頂更是有一巴掌大小的寶塔,散出陣陣和諧之光。
  
      在這寶塔光芒之外的虛空中,時而露出游魂的身影,若是仔細數去,密密麻麻無數的游魂,在四周若隱若現,均都是貪婪的盯著寶塔內的古帝。
  
      但卻沒有一個游魂,肯上前進入塔光范圍內。
  
      古帝面色苦,他在離開第二關的時候,被一道紫色天雷追擊轟下,拼著本命法寶破碎,這才僥幸生存,但其修為,卻是下降到了元嬰后期。
  
      進入第三關后,他根本就不敢進入太深,只是在外圍石塊上打坐吐納,希望可以盡快把修為恢復到化神期,否則的話,憑著他元嬰期的修為,若是第一關、第二關尚可自保,但這極為兇險的第三關,卻是根本就無法生存。
  
      可是讓他心底苦的是,這第三關的傳送漩渦,與之前截然不動,它是隨即性的傳送,古帝的運氣不好,被傳送后,陷身于這第三關的中部,若不是他出現的瞬間立刻祭出寶塔,定然早就被眾多的游魂一撲而上。
  
      此時他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維持寶塔塔光不滅,被徹底的困在了這里。
  
      回想一路種種,吉帝一臉恨意,他認為這一切,都是那神秘人所害,對其的恨意,已然滔天。
  
      可他對這神秘人的身份,卻始終有些疑惑,按照分析,除了那叫做王林的小子,應該不會是別人,可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居然會被一個結丹期的晚輩弄得落魄至此。
  
      再說王林,其神識越散越廣,漸漸的把這整個第三關之地,全部橫掃一圈,此地除了他之外,只有一個吞魂。至于游魂的數量,也沒有當初的域外戰場多,只不過由于這里范圍不算太大,所以顯得多罷了。
  
      除此之外,進入第四關的入口,王林也已經找到,這入口并不是在此地中心點,而是偏向西北方向。在那人口四周,游魂的數量最多,幾乎占據了此地的四分之一。
  
      同時,被他威壓懾服的那些游魂,也通過特殊的方法,傳遞給他一道信息,它們按照王林的要求,找到了六欲魔君與古帝二人。
  
      同時更是讓王林驚奇的,則是游魂居然也找到了端木極與汪清越。
  
      王林沉吟少許,神識暮然一動,向著古帝所在的位置迅速散去,按照游魂傳遞的信息,古帝是這些人中,目前修為最低者,而且他被困在了那里,無法外出。
  
      時間不長,在游魂的引領下,王林的神識摹然出現在古帝寶塔塔光之外,他看著其內面色陰苦的古帝,沉默起來。
  
      王林在這里吞噬白勺游魂,讓其神識漸漸的龐大起來,雖說還達不到當初的層次,但在質上,卻是遠超當初,畢竟他的神識,并非尋常,而是極境神識。
  
      他一來到此地,古帝立刻雙目寒芒閃爍,遙望身前某處,那里是一片漆黑的虛無,但他卻清晰的感覺到,那里有一個明顯與其他異物截然不同的神識存在。
  
      這神識一現,四周的那些奇異的神識生物立刻散開,時而露出的身影中,露出一股恭敬恐懼之色。
  
      看到這里,古帝心底略噔一下,立刻二話不說服下一粒藥丸,以保證自身靈力足夠維持寶塔之光。
  
      王林看著塔光內的古帝,神識散出一道波動,頓時四周飛出十只游魂,雖然臉上露出恐懼之色,但仍然沖向塔光,在它們進入塔光的瞬間,一股強大的阻力頓時涌現,十個游魂只能進去不到半丈,便一個個身體散青煙,不得不退了回來。
  
      只不過那寶塔的光芒,卻是略有黯淡。
  
      王林神識再次波動,這一次,四周所有游魂,數量超過上萬,全部在四面八方凝結身影,目光全部盯向增光之處。
  
      吉帝內心略噔一下,暗叫不好,雙手結印,連續向著寶塔打出數道靈光,每打出一道,他面色變虛弱幾分,最后一道靈光打出后,他的面色猶如死灰,修為更是跌至元嬰中期。
  
      此時,四周所有的游魂,分威幾波開始了沖擊,只見塔光晃動數下,所有沖入其內的游魂,立刻散青煙,無法進入,最多也就是沖進十丈,但距離其內的古帝,尚有不少距離。
  
      古帝慘然一笑,他已經盡力了,這些游魂數量太多,不是他可以抵抗,當年那些前輩都被其吞噬,何況是他呢,尤其是他現在修為大損,怕是過不了多久,便會把體內靈力耗盡,支持不住塔光,被那些神識生物撲上。
  
      至始至終,王林都沒有主動上前,他知道自己與對方的差距,若是在外面,恐怕對方只需一個手指頭,就可讓他形神俱滅,可在這里,他就是吞魂,可以操控游魂,如此一來,相互的關系立刻變得逆轉。
  
      當然了,若是他直接上去,也斷然不是古帝的對手,即便他是香魂,但也是太弱了。
  
      只不過香魂的特性就是吞噬游魂,而游魂的特性,則是番噬生靈界一切生命,即便對方修為極高,但若是游魂數量多了,也根本就無法抵抗。
  
      要知道游魂,哪怕有一只出現在生靈界,都可以引起一場浩劫,當然了,必須是那種完整的游魂,遠非許立國那種魔頭可比。
  
      這古神之地的第三關,實際上就是一個絕殺之關,幾乎很少有人可以威功闖過,古神之地存在無數年來,六欲魔君的師傅并不是第一次闖入者,只不過與之前的闖入者一樣,都是在第三關被阻止了腳步。
  
      這等寂滅界的游魂,不是輕易就可消滅,而且它們的數量眾多,即便是有所消耗,只要香魂仍在,那么就可復活。可以說,這就是一個循環,一個死結。
  
      王林能在這里如魚得水,全部歸咎于其當初在域外戰場裂縫內極其特殊的遭遇,可謂是一飲一啄,自有天定。
  
      若非當年他被藤化元毀掉肉身,若非司徒南肯以元嬰沉睡為代價保他神識不滅,若非他機緣巧合進入域外戰場的空間裂縫,若非他蘇醒后吞噬游魂讓自己壯大,最終成為香魂的存在……這里面只要有一個環節出錯,那么此時王林即便是在這第三關,也無法有現在如同君王般的身份。
  
      人人觸之色變的游魂,在王林的眼中,就是食物,同樣,若是沒有這食物,那么王林在古帝等人心中,只不過是一個略有聰明的結丹小輩罷了,他們中任何一人,若是沒有這里面的種種限制,部可抬手間,讓他形神俱滅。
  
      只不過這世間之事,往往出入意料,螞蟻,在特殊的環境下,同樣可以咬死大象;稻草雖輕,但卻也可以壓死駱駝,這一切,不能用合理二字去形容。
  
      只能說,世事無常,沒有定數。就如同已經死在第一關的孟駝子,突然從第三關的漩渦出現一樣,又仿若是強大如古神涂司,其當年真正死亡的原因,這一切,都不是合理二字可以形容,這古神之地,從這第三關開始,變的撲朔迷離,詭異起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