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仙逆 > 第七十七章 即墨老人

第七十七章 即墨老人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仙逆)正文,敬請欣賞!
  
      王林暗皺眉頭,正要收回鞭蛇,突然一道紅色的飛劍虛影從小劍之上浮現而出,以超越本體的速度,瞬間斬下。(http;//!B!
  
      鞭蛇立刻一分為二,化作一塊塊黑色木條,從空中落下。
  
      中年人目露殺機,右手一翻,打出一道紅光,隨后兩指合并,對著王林一點,頓時飛劍一擺,劍尖對準王林,散陰森寒氣,猛地沖去。
  
      王林眉頭一皺,抓起張虎向后一甩,與此同時身子迅速后退。
  
      此時飛劍驀然間紅芒閃耀,虛影再次出現,微微一抖便從劍尖上吐出,王林只感覺一道電光微閃,那飛劍虛影已然臨近身前。
  
      王林面色一變,右手一翻,從儲物袋內拋出一塊玉簡,這玉簡一出,立刻化作一道半透明的藍色光幕,這光幕出現的瞬間,飛劍虛影已然斬下,一陣青紅之色交錯閃耀間,青色光幕一顫,隱現蛛網裂痕,顯然承受不住。
  
      王林深吸口氣,張口吐出一道靈氣,光幕頓時色澤由藍變青,半透明的狀態也變的渾濁起來。
  
      蛛網裂痕迅速恢復,堪堪擋住了飛劍的攻擊,但玉簡卻咔的一聲,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裂痕。
  
      “咦?”中年人眼睛一瞇,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陰陽怪調的說道:“看來你并非凝氣期第八層,不過即便你是筑基期,也休想在我這飛劍之下逃命。”
  
      說完,中年人單手一指,面上露出凝重之色,那飛劍微微顫抖,出劍鳴之聲,迅速退后,再次射入劍鞘之內,這次下沉到五分之二的位置,顏色由藍轉變成黑,隨著中年人一聲低喝,那飛劍立刻出鞘。
  
      王林眼中寒光一閃,這是他修仙之后的第一場戰斗,對方修為與自己一樣,但法寶卻頗為詭異,交戰時間不長,他就已經處于下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此時一看那飛劍色澤變黑,顯然威力更增,由得自周鵬的防御玉簡應該無法抵抗。
  
      他不再猶豫,二話不說一拍儲物袋,頓時一個古樸的玉符,緩緩的升起,停頓在王林身前。這玉符一出現,立刻散出磅礴的氣息。
  
      這玉符,是孫大柱儲物袋內,最具威力的一樣法寶,只是當年在孫大柱手中時,這法寶并不起眼,與尋常之物沒什么區別,但在司徒南的指導下,王林已然成功祭煉,并且得知,此物,是一件擁有結丹期修士一擊之力的丹寶。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張口噴出一口靈氣,雙手掐訣,迅速一指。一個個微小的金色符號,驀然間在玉符上飛快凸起。
  
      王林神色未變,冷眼盯著中年人,目中殺機涌現。
  
      中年人眼中瞳孔猛地收縮,略一猶豫,最后狠狠的一咬牙,張口又吐出兩個金珠,金珠瞬間變成絲狀,鉆入飛劍之內。
  
      此時那把黑色飛劍顏色略帶金點,在半空盤旋一圈后,帶著強烈的呼嘯聲,破空般沖向王林,一圈圈黑色的漩渦,隱現飛劍四周。
  
      王林眼中寒光越加濃郁,不顧沖來的黑色飛劍,單手一指身前玉符,徒然間玉符上金色符號閃耀不斷,一個個符號從玉簡上透出,排列一行,一共是九個符號。
  
      此時黑色飛劍破空而來,王林手掐法訣,只見三個符號迅速一閃,成品字形出現在飛劍四周,一道肉眼可見的金色電光,連接在三個符號之間,形成一個困牢,阻止住飛劍的攻勢。
  
      那飛劍如同困獸一般,出強烈的劍鳴,在里面不斷地沖來沖去,每沖擊一次,三個符號都會金光閃爍。
  
      中年人終于面色大變,失聲道:“這……這是丹寶?”
  
      所謂丹寶,王林從司徒南那里聽說過,凡是由結丹期高手制作的法寶,統稱為丹寶。
  
      中年人立刻眼露懼意,大手一抓,隔空抓住劍鞘,立刻向后退去。
  
      王林冷笑,雙手法訣一變,頓時剩余的六個金色符號,一字排開,沖向對方。
  
      中年人眼中懼意更重,一邊迅速后退,一邊從儲物袋里連續拋出數個玉符,想要為自己爭取一絲逃跑的機會。
  
      這些玉符剛一出現,還沒等揮功效,便在這金色字符的沖擊下,紛紛爆裂開,沒有起到半點阻礙的作用。
  
      中年人露出絕望的表情,驚聲道:“道友,在下是即墨老人坐下弟子……”
  
      沒等他說完,金色字符已然臨近,第一個字符閃電一般印在他的胸口,中年人面色一紅,胸口迅速塌下,噴出一口鮮血。
  
      第二個字符隨之而來,中年人七竅流血,胸口無聲無息間被穿透。
  
      第三個字符緊追印上,中年人身體轟然間碎裂,連同他的儲物袋,一起化作飛灰,只有那把劍鞘,并未損耗半分,從空中落下。
  
      王林深吸口氣,單手一指身前玉符,只見剩下的三個金色字符去勢一頓,立刻退后,重新融進玉符內。
  
      另外困在三個字符中的黑色飛劍,隨著中年人的身亡,沖擊的頻率立刻降低,最終慢慢停了下來。
  
      王林伸手一收,三個字符顫抖幾下,其中兩個消散掉,只有一個收王林召喚,回到了玉符之上。
  
      王林珍重的把玉符放回儲物袋,這玉符本來只有一次攻擊,但他閉關的這四年,在司徒南的指導下,把這玉符的攻擊一分為九,雖然威力不如之前,但勝在可多次使用。
  
      做完這些,他深呼口氣,額頭依然見汗,這種惡斗,是王林自修仙以來,最為艱難的一次,他目光閃動,引力術化作大手,抓起劍鞘與飛劍,拿在手中仔細查看。
  
      “王林,剛才不是老夫不出手,而是我元嬰精華有限,不能隨意浪費,再加上你畢竟日后需要獨自成長,多一些生死之間的戰斗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司徒南的聲音,少見的嚴肅。
  
      王林點頭,沒有說話,而是頗有興趣的擺弄手中寶貝。
  
      “這飛劍頗為古怪,剛才那小娃娃根本沒揮出它真正的作用。不過相對于這飛劍來說,真正的寶貝其實是那個劍鞘。”司徒南解釋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