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開局假裝我是血族 > 049 吃俺老道一耙!

049 吃俺老道一耙!


  在孫超悍然爆發的同時。
  距離他西北十五公里外。
  密林深處,兩個道士正快速跑動著。
  領先的是一個看上去六七十歲的老道士,身材干癟,白發白須,戴一頂混元巾,著一身玄色道士服,最奇葩的是,他左手拿著一把朱紅色的九齒釘耙。
  而跟在后面的是一個年約十四唇紅齒白的小道士,頭上簡單扎了個發髻,穿一身杏色道士服,身后背著個比他腦袋還高的巨大登山包,手里拿著根鐵棘木削成的筆直長棍。
  兩人一前一后,老道士走在前面,每一步跨出,身形都會出現在十幾米外,小道士在后面費力的跟著,跑得滿頭大汗,眼看前面的老道士越跑越遠,連忙急聲叫道:
  “師傅,等等我!我快不行了!”
  “年輕人怎么能說自己不行呢?!”老道士回頭斥道,“雨瑞,你給我聽好了,男人呢,絕不能說自己不行,不然會被城里的那些小妖精們鄙視的,你以后可是要繼承天云觀的觀二代,絕不能讓那些小妖精們看扁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快不行了呀!”陳雨瑞急的都快哭了。
  老道士陳博然搖了搖頭,嘆息道:
  “好歹你也是個藏氣啊,怎么才跑這一會兒就不行了?”
  陳雨瑞無比委屈道:“可你都讓我跟著你這個金丹跑,還背著這么重一個包,我能跟上已經很不容易了啊,要不是怕找不到回家的路,我老早就不干了!”
  說著他直接蹲下身,萬分委屈的哭了起來。
  陳博然見狀,不由得滿臉尷尬:
  “好了好了,再跑一會兒我們就到目的地了,你也感受到了那股靈氣吧?不用猜都知道那里必然有很多靈石,只要我們跑得快,就沒人能搶得過我們!我都是為了你好啊!”
  “先前進林子里捉雙頭豹的時候你也是這么說的,可雙頭豹呢?”
  “……誰能想到它直接跳崖啊?我只是單純的想抓它煉個藥而已啊。”
  “那還不是沒抓到嗎?再說了,你煉藥有幾回煉成功了?好幾回我吃你煉的藥都吃的肚子躥稀,停都停不下來。
  還有你那釘耙,當初你信誓旦旦的說要煉個九色拂塵,將來當作傳家寶留給我,結果說好的拂塵硬生生被你煉成了釘耙,你讓我以后拿個釘耙看守道觀嗎?”
  陳博然老臉一紅,嘴硬道:
  “其實釘耙也沒什么不好的,對敵能攻守自如,在家能犁地種菜,你年紀輕,不懂這些,我不跟你一般計較,等你以后繼承了我這把神妙太清至神無上震陽九齒釘耙,你就會知道它的好。”
  “……以前明明沒有震陽的。”
  “我剛剛覺得加個震陽讀起來比較霸氣。”
  “……”
  “好了,都休息這么長時間了,咱們也該出發了,去晚了,黃花菜都涼了。”
  陳雨瑞發泄一通后,也沒再繼續鬧氣,乖乖的背著包,拿著那根硬質長棍,重新跑起來,邊跑他還邊問道:
  “師傅啊,我第一次遇到這么大動靜的靈氣爆發,你說會不會有血族降臨啊?”
  陳博然聽到這話,飄逸的身形明顯僵直了一下,但很快便開口回道:
  “放心好了,就算有血族降臨,你師傅我也不是蓋的,咱好歹也是官方欽定的金丹供奉,實力非同一般。
  假如真碰上血族降臨,我只要趕在他降臨前把靈石挖走不就行了?他降臨得再快有我釘耙耙靈石快嗎?!”
  “……”
  兩人一路邊跑邊聊,速度卻是飛快,只過了一會兒,他們就來到山谷附近。
  然而,眼看著就要抵達目的地,陳博然的腳步卻驟然一停,伸出釘耙阻攔道:
  “慢著!”
  “怎么了?師傅?”陳雨瑞困惑的問道。
  陳博然并沒有說話,看向山谷方向的眼神卻是無比沉凝。
  金丹不只是戰斗力的強大,更是身體素質的全方位提升,站在這個地方,他已經能夠聞到山谷方向傳來的濃郁血腥氣,顯然情況和他預料的有很大偏差。
  山谷里不但有血族提前降臨過了,還和對策部發生過一場慘烈的大戰。
  甚至于現在,戰斗的聲響都未曾停息。
  可以想象,留到最后的必然都是強者。
  如今形勢不明,不宜隨便涉險。
  陳雨瑞同樣聽到了前方傳來的戰斗聲響。
  但他的表現卻截然不同,躍躍欲試道:
  “師傅,這一定是對策部和血族在戰斗,我們得趕緊過去幫忙啊!”
  “幫什么忙?!只看這戰斗的動靜,交手雙方至少也是金丹級,你一個藏氣,過去只會給人家添亂!”
  “可我都已經藏氣八階了!”
  “藏氣八階也是藏氣!金丹一只手都能捏死你!”
  “那師傅也是金丹,還是供奉院供奉,為什么不去呢?”
  陳博然語塞道:
  “這個,我不去是有著極其深刻的理由的,你不懂。”
  “反正你不去我去!”
  陳雨瑞說著,直接向前沖去。
  陳博然伸手一抓,他卻靈活的折身一繞,沖了出去。
  陳博然頓時氣的吹胡子瞪眼:
  “臭小子,我教你的游龍步你竟然拿來對付我?!”
  說著,他也連忙追了過去。
  兩人很快就來到山谷跟前。
  看到山谷里的凄慘場景,陳雨瑞整個人都呆住了,滿臉的不可置信。
  陳博然的目光卻直接越過眾多尸體,看向正在戰斗的雙方。
  一方是從空間裂縫里伸出來的半截手臂,每一擊都有著滔天之威,遠超尋常金丹,整座山谷都在他手下不停顫抖著。
  而另一方,赫然是一個人類,渾身氣焰盛烈,隱隱散發著令人靈魂顫動的威勢,更關鍵的是,他整個人都懸空而立,全然沒有任何吃力的表情。
  看到這一幕,陳博然的眼睛都差點瞪圓了。
  這是……明,明神宗師?!!
  得出結論的一瞬間,陳博然的表情立馬就變了。
  他一揮手,將怔住的陳雨瑞遠遠的甩到林子里,隨即抬起釘耙向前沖去,滿臉正氣的高聲呼喝道:
  “何方血族膽敢在此放肆?吃俺老道一耙!”
  
江苏快3开奖走势 股票融资最高几倍杠杆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速配资 基金配资价格 鸿运配资 鼎配资 智操盘 炫多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有几种 中短期理财投资排行榜 股票的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配资平台导航 股票融资和质押 期货配资合法吗 电影股票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