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幽靈船主 > 第五十九章 開花

第五十九章 開花


  “好香啊!”,橡樹鎮維恩街三巷五號,一個準備去鎮外的伐木工在經過安德魯家時,忽然聞到了奇異的花香。馬上一臉迷戀,雙腳控制不住的循著花香,推開了安德魯家的院門。
  “多么漂亮的花啊!”,伐木工情不自禁的贊嘆道,便向花朵走去。忽然砰的一聲,卻是一不小心,被一壇花盆絆倒。
  但伐木工猶然未覺似的,仍目不轉睛的盯著綠色的花朵。神情迷戀的,來到花朵跟前。
  這時候,又有人走進安德魯家的花園。卻是鄰居桑德斯太太,她手里還拿著一個奶瓶。
  汪汪汪---一只斑點狗不斷沖著桑德斯太太叫喚著。
  可是她好像完全聽不見似的,呆呆的來到花朵跟前。深深的吸了口氣,滿足的盯著眼前的神花。
  正陷入迷戀中的安德魯,卻是被狗的叫喚聲驚醒了。
  但他感覺自己的眼睛像失控了似的。任憑他想挪開眼睛,卻總有種深深的不舍。
  “啊!”,安德魯努力控制住自己,艱難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頓時一種酸痛感從眼睛上傳來,許久,感覺沒那么疼了。安德魯才背過身體,慢慢睜開了眼睛。
  但馬上,他就有些惶恐。
  因為不知什么時候,院子里竟然擠了二十多人。
  他們都一眼不眨的盯著安德魯的背后,神情迷戀而又癡狂,好像看到了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以致都舍不得移開眼睛。
  “亞戴爾先生!”,安德魯看到又有人走進院子,馬上大喊道。
  “哦!安德魯!”,亞戴爾看到安德魯,馬上應聲道:“你們家種了什么花,真是太香了。”。
  說著,他就注意到了安德魯身后的花朵。
  “別看!”,安德魯下意識的喊道,但可惜晚了。亞戴爾一看到那朵花,就馬上陷入了迷戀中。
  “怎么辦?”,安德魯有些著急的問著自己。雖然他在之前就覺得那朵花有點怪異,但想著是教堂送的,所以也沒覺得什么。可看這些人的反應,似乎那朵花不是怪異,而是邪惡了。
  便試探的捂住亞戴爾的眼睛!
  但是很遺憾,即便捂住了,也根本影響不了亞戴爾對花朵的迷戀。因為對方的靈體,竟然也睜開了眼睛。
  保護他們的靈體之光詭異的閃爍著,似乎下一秒就會崩潰。
  安德魯很擔心隨著時間流逝,會有更多人被吸引過來。那到時候,他們家絕對會被當成懷疑對象。
  可是不等他想出辦法,充滿悲傷的哭泣聲就隱隱傳進他的耳朵。越來越大,安德魯馬上就看到院子的花花草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一種莫名的危機感也馬上讓他起了雞皮疙瘩。
  來不及顧及什么,他就趕緊跑出了院子。
  來到街上,哭聲更大了。
  安德魯臉色沉重,因為在他的感知中,以橡樹鎮附近的植物都在哭泣。
  而那些留在院子里的人,接二連三的倒下。
  安德魯不敢進去,但也為避免更多人進入院子,他蒙著眼睛,通過靈性的感知,將院門鎖了起來。
  但是這樣做的時候,他神情更加驚恐。
  因為在靈性的感知中,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無底洞。不斷擴大著,慢慢吞噬所有靠近的靈性。
  安德魯感覺自己的靈性之光也閃爍了起來,這是受到吸引的緣故。
  不敢多待,他先是趕到警局。
  如果貝特警長在的話,那他會是一個不錯的幫手。畢竟作為職業者,碰到這樣的詭異事件,也只有職業者才能出手干預了。
  等他來到警局時,貝特卻并不在。
  “他去維恩莊園了。就在三個小時前,維恩莊園發生了火災!”,莎莉沖安德魯解釋道。
  “是嗎?那我去莊園找他吧!”,安德魯面顯遺憾的說道。
  “怎么了?安德魯?”,莎莉看安德魯的臉色很不好看,關心道。
  “出了點事兒,除了你,現在警局還有多少人?”,安德魯想了想,追問道。
  “三個!”,莎莉遲疑了幾秒,疑惑的回道。
  十分鐘后,安德魯和莎莉他們回到了維恩街三巷五號。但這里已經聚集了上百人,以致整條街都被攔腰截斷。
  盡管安德魯在離開前鎖住了院子,但那里已經被瘋狂的人們砸開了。一些被堵在街上的人拼命的往院子里擠,但沒有抱怨,沒有叫罵,擁擠的人群保持著詭異的安靜和癡迷。
  “好香啊!”,莎莉還沒走近,就聞到了空氣中特別好聞的花香。跟來的警察也都聞到了,有些意動的想走進去看看。
  安德魯馬上攔住了他們,并解釋說院子里有吃人的怪物。而那花香,就是吸引人的誘餌。
  雖然花香確實非常誘人,但看到小鎮居民癡迷的樣子,莎莉他們還是理智占了上風。便在安德魯的建議下,開始在附近拉起警戒線,試圖將街道封鎖起來。
  但這時候,地面忽然震動起來。
  咔嚓咔嚓--轟--
  房屋開裂,不斷垮塌。
  原本靜謐、祥和的小鎮,轉眼就煙塵密布!
  等震動停止,就見全是斷壁殘垣。但是很多人卻瘋了似的,拼命的往安德魯家爬去。
  之前完好的院墻已經垮塌,露出里面完好無缺的神花。
  在彌漫的灰塵中,它依舊開得嬌艷,美得不可方物。
  安德魯感覺到自己的眼睛又快挪不開了,趕緊捂住眼睛。等那種不舍的感覺淡去,才發現莎莉他們已經朝著神花走去了。
  沒辦法,安德魯馬上抱住最近的莎莉。
  沒有第一時間喚醒她,就抱著她飛速趕往面包店。
  起初莎莉還瘋狂的掙扎,但等到距離遠了,才安靜了下來。但眼睛還是睜著的,依舊保持著迷戀的神色。
  到了面包店,這里已經垮塌了。
  “爸爸!爸爸!”,安德魯有些著急的喊道。
  “咳咳--”,喊了好一會兒,才看到亞里克斯攙扶著蓋爾伯從成為廢墟的面包店后面走出來。
  “安德魯!”,看到安德魯沒事兒,蓋爾伯顯得非常高興。只是他的腿傷了,所以只能在亞里克斯的攙扶下行走。
  
江苏快3开奖走势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股米网配资 胡立阳炒股100招 证券分析师年薪 股票推荐·天牛宝名气 吉利汽车股票代码 杠杆炒股平台多少钱 哪种理财平台最安全 股票涨跌百分比怎么看 理财平台排名2017排名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周口期货配资 悟空理财合法可靠吗 子基金配资 恒信宝 同花顺e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