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楚門狼 > 第十九章:更大的麻煩 上

第十九章:更大的麻煩 上


  青鳩婆婆吞了楚狼兩口血,楚狼將手移開。
  他先將傷口包扎,然后坐在青鳩婆婆對面。
  厲風也松開青鳩婆婆。
  青鳩婆婆嘴角還淌著楚狼的血,她朝楚狼氣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狼道:“婆婆,我不想害你,我只想活。我的血液中也含有巨毒,而且巨毒一日內必發作。婆婆比我更明白。所以婆婆要么配解藥,要么一起死。”
  李思又趁機求道:“祖母,你就救救狼哥和雪姐吧。以后孫兒常來看你,還要好好孝順你……”
  青鳩婆婆對大河王心存怨念,她本想報復大河王不救他的徒弟。但是現在她喝了楚狼毒血,如果不配解藥她也得死。
  況且她這年歲了,也只想安靜度晚年落個善終。
  青鳩婆婆妥協了,她嘆了一聲道:“我給你配藥。配好后,立刻滾。我再不想看到你們。”
  楚狼喜道:“配好后,我們再不打擾婆婆。婆婆恩情我也不忘。”
  青鳩婆婆終于答應配藥,梁熒雪更是欣喜的當地雀躍。
  厲風將青鳩婆婆穴道解開。
  青鳩婆婆帶著四人到了另一個茅屋中。
  原來這間茅屋是藥房。茅屋有門無窗,屋內彌漫著濃重的藥味。屋里儲藏著許多草藥,還有各種瓶瓶罐罐。靠北墻還有一張方桌。
  楚狼道:“婆婆,可用幫忙?”
  青鳩婆婆道:“我現在眼神不好了,你們替我掌燈。如果所兌藥量稍有差錯,便會前功盡棄。”
  于是楚狼和梁熒雪就各掌一燈立在桌子左右。將桌面照通明。
  青鳩婆婆取了十幾種藥,便伏案開始配藥。
  青鳩婆婆異常專注,每種藥的量都要掌握的恰到好處,每一種藥融合的前后順序也都有講究。有的藥還要經過特殊處理。
  楚狼四人都不出聲,以免干擾青鳩婆婆。
  半個時辰后,青鳩婆婆終于解藥配好。
  青鳩婆婆額頭都泌出汗珠,她吁了口氣。
  大功告成!
  楚狼笑了。
  梁熒雪更是喜不自禁。
  厲風和李思也跟著高興。
  青鳩婆婆將解藥分成三份,自己留下一份,將另外兩份給了楚狼和梁熒雪。
  青鳩婆婆道:“每日服三分之一量,涼水送服。三日服完。幾天后‘半月斷魂’的毒便徹底解了。”
  楚狼將藥收起道:“婆婆大恩我定不會忘。”
  青鳩婆婆道:“不用你記我的恩情。救你,也是救我。我別無要求,看你最長,以后照顧好李思。”
  楚狼道:“我一定會照顧李思。”
  青鳩婆婆道:“現在你們可以滾了。”
  沒想到青鳩婆婆話剛說完,一個焦躁急促的聲音驟然傳來。
  “毒婆子,快滾出來!快……他要死了,你這個毒婆子也活不了……”
  也不知來者何人,青鳩婆婆低聲對四人道:“你們別出聲,我出去看看。”
  楚狼四人便在屋中不出聲,青鳩婆婆開門而出。
  青鳩婆婆又將門閉上,然后她借著月光朝前望去。
  月光下,有數條人影飛掠而來。
  其中兩人還抬著一副擔架。
  擔架上躺著一人,身上捂著被子。
  須臾,這些人掠過籬笆墻飛落到院中。
  青鳩婆婆看出這些人武功都不弱。
  共有八人。這八人雖然身形體態迥異,但是他們都有一個相同之處,就是面部都刺著圖案。圖案各不相同,有的刺的是野獸,有的刺的是圖騰,有的是花朵,有的刺的是鳥禽……
  為首者身材細長,他的臉也細窄,如一個巴掌寬。他的鼻子去出奇的大,占據臉部三分之一。
  此人頭發披散,目光極兇。
  他臉更是刺滿密密麻麻的圖案,幾乎看不到完整的肌膚。
  月光映照在他們刺著圖案面孔上,一個個似妖魔鬼怪一般。
  瘦面人沖青鳩婆婆道:“你就是老毒婆吧?!”
  青鳩婆婆道:“你們是什么人?”
  窄臉人道:“別費話,快救人!他要死了,我就將你分尸!”
  青鳩婆婆知道這些人不好惹,她不想節外生枝,便走到擔架前。
  擔架上的人全身用被子捂的嚴實,瘦面人將被子掀起一塊,露出那人的臉。
  一個漢子伸過一只火把照亮。
  擔架上的人是一個青年。青年臉上也刺著圖案。但是他面色浮腫,就如一個發面饅頭。面孔幾乎變形。口鼻還流著惡臭的濃血。
  他眼睛閉合一動不動,就如死去一般。
  青鳩婆婆一看便知是中了巨毒。
  青鳩婆婆道:“何人施的毒?”
  瘦面人道:“十二宮螣蛇宮主。”
  青鳩婆婆心里一震,這些人竟然和十二宮的起了沖突,他們到底什么來頭。
  青鳩婆婆給青年檢查一番,她搖著頭對瘦面人道:“晚了,太晚了。早半個時辰還有救。”
  瘦面人難以接受這個結果,他面目猙獰道:“他爹已在趕來路上,你必須得救活他。要不然都沒好果子吃!”
  青鳩婆婆道:“毒已入腦髓,神仙也救不了了。就算他爹是天王老子,老太婆也無能為力。”
  瘦面人道:“我們好不容易打聽到你。狂奔一天一夜,你竟然說救不了!你救都未救怎么就斷言救不了?!不給你些顏色就不識好歹!”
  瘦面人突然出手。
  一掌拍向青鳩婆婆。
  青鳩婆婆已有提防,就在瘦面人出手瞬間,青鳩婆婆手右手一抖,一股毒粉而出撲向瘦面人的臉。
  讓青鳩婆婆未想到,這瘦面人武功不是一般的高。就這瞬間,瘦面人衣袍下擺如被疾風吹襲驟然揚起。揚的很高,遮擋住他那張瘦長臉。
  青鳩婆婆那團粉末便灑在瘦面人的袍面上。
  而瘦面人那一掌也擊在青鳩婆婆身上。
  青鳩婆婆朝后飛出跌在地上,離茅屋門不到三尺。
  青鳩婆婆連吐兩口血。
  遮擋瘦面人的衣袍也落下,他的瘦面再次出現在青鳩婆婆視線中。
  瘦面人已是手下留情,不然重傷青鳩婆婆,便難救擔架上的人了。
  瘦面人叫道:“把這老毒婆拖過來!”
  于是一名刺面高手過來,他提了青鳩婆婆頭發正想拖拽,突然他身體顫抖一下,口中鮮血流出。
  因為,一柄刀從后面捅進了他的心臟。
  
江苏快3开奖走势 财神捕鱼有漏洞吗 吉祥财神捕鱼机 赚钱所需要什么条件 广东好彩1 其实玩时时彩平刷就能赚钱 闲来宁夏麻将有规律吗 学电子的如何去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 现在在家养什么赚钱快 哪个麻将可以邀请微信好友玩 北单 拥有大量微粉丝如何赚钱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 足彩胜负彩 手机最赚钱软件app 麻将代理平台上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