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江湖之尋劍錄 > 第四十九章 飛墨

第四十九章 飛墨


  王一山應該感謝蕭默,因為他現在還有力氣自己走下擂臺,而不是被人抬走。
  蕭默的手段不可謂不狠,但這確實是他能想到的最合適的辦法了。一招結束戰斗,不耽誤時間,而且能夠避免動用絕招,造成更麻煩的情況。
  閉關三日里,蕭默收斂煞氣,同時也在鉆研慕容言留下的那本秘籍。既減少了自己傷人的想法,還能在擂臺上用《鐵筆生花劍法》來對敵。這樣等到擂臺打完,傳出去不僅更能服眾,而且不會打了南陵畫苑的臉面。
  被自家劍法打敗,可以說練得不如別人好,但至少不會怪到武功本身上面。
  蕭默用心良苦啊。
  而眼下,被自家劍法打敗的王一山則是狼狽不堪。方才心口中招的時候,他就覺得喉嚨一甜,還沒來得及反應究竟發生了什么,身體卻先一步躬下了腰,然后便是控制不住地口噴鮮血。紅木臺上留下斑斑血跡,不僅震懾了眾人,也讓王一山的大腦里嗡嗡作響。
  剛才,剛才怎么回事?
  他盯著地上,甚至能感覺自己的眼中充血,面部變得腫脹起來。這是氣血逆涌的癥狀,【襲心式】之所以被稱為《鐵筆生花劍法》的殺招,就是因為它只攻擊心脈一處,兇險狠毒可見一斑。
  王一山抬頭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蕭默,后者身上沒有沾染一點血跡,白色的長袍罩在略顯得瘦弱的身體上,居然有了一分出塵的意味。
  他不情不愿卻也無可奈何地又拱手,也轉圈對臺下施禮,然后灰溜溜地走下臺去。到了原先觀戰的地方,另外三個他的師弟立刻湊上來關心。
  “師兄,要不要緊?”瘦弟子韓廷道。
  王一山擺了擺手,沒有說話。
  胖弟子馮嘯峰倒是咧開嘴樂著,打趣道:“師兄,你之前說先上去讓他一局,這樣不會讓他輸得太難看,我還不信。這么一看,師兄不僅心地善良,而且演技也不錯啊!起碼這一口血我不是說噴就能噴出來的。”
  話音一落,馮嘯峰就發現王一山的臉色更差了,其他兩位師兄也都沒接話,韓廷還厭棄地給自己一個勁兒地使眼色。
  難道自己說錯話了?馮嘯峰心中暗道,又回頭看了看臺上的蕭默,怎么看也不像。就算他武功純熟精湛,能夠瞬間找到師兄的破綻,可他渾身上下沒有一點深厚內功的氣息,怎么就能一下把師兄打吐血呢?
  馮嘯峰左思右想,想不明白。
  蕭默站在臺上,目送著王一山下臺,自然也看見了其余三人的反應。瘦弟子韓廷第一個關心,胖弟子有些單純直白,這兩個和之前的印象沒什么變化。但那個賀豐則是從始至終目不斜視,似乎對王一山的落敗沒有一點關心,反而引起了蕭默的注意。
  難道此人段段時間內脫胎換骨,先前的挑釁也是真有倚仗?
  蕭默一邊心想,一邊繼續開口大聲喊道。
  “還有哪位想要上臺一試的,在下恭候!”
  他看著臺下神色各異的人,一個一個地判斷著他們中誰會下一個上臺。一直看到了袁靜程。
  蕭默怔住了。
  從認識袁靜程開始,蕭默就只見過她穿那件紫黑色的六扇門官服,從未見過她便裝的模樣。此時她打扮得就如同普通的刀客一般,灰布短衫,袖口用繩子扎緊,還背了一個斗笠。只不過那張俏臉倒是沒辦法打扮得普通,蕭默還是在人群中一眼認出了她。
  后者嘴角含笑,眼睛也在看蕭默。
  蕭默連忙將目光繼續向后掃去,又將叫擂臺的詞喊了一遍,但心緒已經有些活泛。
  她為什么來?是有人告訴她?還是她也在關心我的近況?
  總之蕭默想的有些亂。所幸此時又有一個人跳上擂臺,叫囂了幾句說自己并不是畫苑的人,只是看不過有人欺負這群學生,所以今日要來替天行道。
  蕭默心想慕容老前輩安排自己來教劍法,你算哪個?敢替慕容前輩行道?
  于是他做足了面子上的功夫,手上的功夫也就沒收手。也是一招之后,一模一樣的【襲心式】擊敗了對手。只是這次用力更猛,也更巧,后者沒有和王一山一樣口吐鮮血,而是直接被蕭默打飛。而他掉下擂臺,摔在地上的時候,心脈逆流的血液才剛剛頂上喉嚨,噴出口外。
  這一下的視覺沖擊力更大了,而且此人噴血還噴到了幾個人的衣服上,原先有些安靜的臺下忽然又開始吵嚷。借著這個機會,另一頭開了盤口的人立馬也開始吆喝起來,說前兩戰的盤已經可以結了。
  看著臺下有些好笑的場面,蕭默心中也有一絲暗爽。方才因為袁靜程出現的影響也暫時被他拋在腦后,專心開始應對眼前的比斗。
  挑戰者接二連三地登臺,其中大多數都是畫苑的學生。先前那個“外人”的出現讓不少帶著湊熱鬧心思的人望而卻步,沒再敢摻和。而學生則是還要爭一口氣,當然不能讓蕭默繼續這樣囂張下去。
  如果蕭默知道,可能還要委屈三分。他承認自己想要干脆一些,但說他囂張,那蕭默絕對是不認賬的。
  轉眼兩個時辰過去了,雖然并無敗績,但蕭默也還是覺得很累。比武和搏命不同,三招結束和五招打完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更多的還是打得有來有回。像先前的兩次一招制敵,那是蕭默存心想要這個效果,故而冒了些險,總不能次次這樣用。畢竟穩妥地贏下比武才是第一位的。
  而這些畫苑學生學的武功也是雜七雜八,有不少人的家里有一兩招武功流傳下來,也都被他們雜糅進畫苑的功夫里。所以蕭默一圈打完,也算見識了不少新奇的路數。
  但這些只是細小的意外收獲,蕭默并沒有太放在心上。從始至終,他一直都在關注慕容言那四個弟子的反應。
  畢竟慕容言的交換條件里的教習劍法,說的還是高矮胖瘦他們。
  于是又是三輪比斗過后,馮嘯峰上臺了。
  說他胖,其實也沒有特別嚴重,只是身材比尋常人圓潤些許。否則一身肥肉練了這么久,也該變得精壯一些才對。慕容言就算屬于管教弟子,哪怕是顧及自己的聲名,也不會收一個好吃懶做的人。
  馮嘯峰雙腳穩穩站在臺上,手中則從腰后拿出那一對鑌鐵判官筆,亮了一個前后互應的架勢。
  這就算是打過比武前的招呼了。
  蕭默也終于收起了之前和那些人玩鬧的心思,因為他明白,真正的《鐵筆生花劍法》就是要用這判官筆才最有威力。于是蕭默將【墨痕】斜指地面,右腳稍微后撤了半步,也做好了接招的準備。
  馮嘯峰當即出手。
  一對鐵筆方才還是一前一后,眨眼便是同時送到蕭默面前,向蕭默的左右兩肋攻去。判官筆渾圓粗重,有破風聲,這一招【飛雁式】也被馮嘯峰使得勢大力沉,十分難擋。
  蕭默則是執劍向前一點,身體卻沒有同時做出閃躲的動作,似乎對馮嘯峰來勢洶洶的這一招毫無防備。而馮嘯峰則是臉色一變,慌忙變招,兩根鐵筆將蕭默手上那柄黑劍向上一架,整個人則是向后翻了個跟頭,跳開到三步之外。
  落地時,馮嘯峰一身冷汗。
  方才一招,他自以為出手迅速,能夠逼得蕭默利用身法躲避,那么兩根鐵筆齊刺就可以變為橫剪,變招也是自己占據主動權。可偏偏蕭默兩腳一動不動,只是將長劍點了過來,就算兩根鐵筆能夠擊中蕭默肋骨,那也一定是自己先被開膛破肚。
  馮嘯峰抬頭,見到蕭默已經收劍,心下又是一驚。
  方才自己格架的一招完全是為了借力躲避,但卻能明顯感覺到那柄黑劍之上傳來的力道已經被收回了一半。難道先前點出的一劍也沒有用全力?
  不,不是沒有用全力,而是沒有完全伸展開。馮嘯峰忽然間領悟。
  方才蕭默出的一劍,居然連他的身形特點也考慮進去了嗎?
  胖一點的人,自然目標就會大一點。換做別人,蕭默剛才一劍的距離根本連衣角都碰不到,但偏偏能恰好刺中馮嘯峰。
  想通此處,馮嘯峰當即右腳一跺,再度攻了過去。他已經知道蕭默的厲害,那就更要立刻出手,不能被動挨打。拼力搶攻還能找出一點機會,否則就是真的毫無勝算了。
  馮嘯峰手上兩根判官筆使得愈發迅疾,好幾次就要碰到蕭默的袖子和衣擺,但卻偏偏只是差了一點。
  一十九招過后,蕭默已經有些氣喘,連續的接受挑戰讓他的體力消耗了大半,于是開始轉為全面防守。而馮嘯峰則是越戰越勇,蕭默連續的守勢讓他覺得自己已經重新掌握了主動權。于是又是兩招過后,馮嘯峰真的長嘯一聲,判官筆也變得如活物一般。兩根鐵筆好似兩條虬龍,劃出的軌跡如同墨筆留痕。馮嘯峰此時就像是在描繪一幅水墨圖景,而他自己也成為了水墨的一部分。
  鐵筆拖著水墨長尾猛然拍出,墨龍清晰可見,龍頭直指蕭默。
  《鐵筆生花劍法》,【飛墨式·描龍】!
  
  
江苏快3开奖走势 深圳风采 在林州市做什么小吃赚钱 彩金捕鱼游戏下载 美国棒球比分规则 冒险岛2挂什么赚钱 江苏11选5 开直播好赚钱 河北20选5 如何模仿赚钱模式 黑龙江22选5 什么软件能看视频赚钱又安全 广东时时彩 代步司机赚钱吗 快乐10分 致富赚钱语录 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