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沒人告訴你我的朋友都是學霸嗎 > 146 地獄的傳送門?

146 地獄的傳送門?


  “區區凡人!”
  地域領主咆哮了一聲,直接朝著張彧辰二人撲來,看樣子有些惱羞成怒的意味在里面了。
  張彧辰杵著顫抖的雙腿嘗試著站起來,但沒有成功,微微嘆了一口氣。
  “可惜了……”
  長槍狠狠朝這邊扎來,然而剛才還看起來奄奄一息的陳靈殿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一躍而起,細長的太刀夾住比它重了數倍的長槍,引導其像地面突去。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地獄領主有點不太敢相信眼前的事,從他們交手開始它已經盡可能地不小覷這幾個年輕人了,但是此時發生的事已經有些顛覆它對整個世界的認知了。
  但是表面上它任然不能示弱,“可惜嗎,的確很可x”
  不過它的話沒有說完,也再也沒有機會說完了,它眼中最后的景象是陳靈殿猶如惡魔般的微笑,而他正以不可思議的方式躍向自己,但離自己還有一段距離……
  遠處的周蒼玨手中的雷光還沒有消散殆盡,他冷冷哼了一聲,背對一個強大的狙擊手,這個大家伙的頭腦似乎并沒有和它的軀體相匹配。
  “哼,或許大腦簡單四肢發達說的就是這樣的東西吧。”
  收起長弓,他松了了一口氣,剛才還好看到張彧辰和陳靈殿握的奇怪行徑在手中的【雷光穿云】沒有出手。
  “竟然還有刃甲,這東西還真是危險啊。”
  張彧辰密切地注視著臨淵谷的情況,按道理來說他們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了,里面的其他英雄應該會很快出來才對,只不過直到他們修整完畢,里面都只是出來了一些小雜兵而已。
  “看來里面沒有其他的天災英雄坐鎮了,不過這樣的話就無法判斷宸蕾是否會在里面了。”
  不過這些東西很明顯就不是陳靈殿和周蒼玨會考慮的東西,因為當張彧辰說里面沒有其他的天災英雄的時候,眼神都明顯暗淡了一些。
  “喂喂喂……你們兩個,我們來這里的最初目的是救人的吧?”
  張彧辰吐槽完畢,握了握自己的手,感覺體力再次充盈,就站了起來,直接往臨淵谷里走去,而早就迫不及待的陳靈殿拍了拍在一邊查看著什么的周蒼玨,然后跟了上去。
  進入臨淵谷,這里面其實并沒有張彧辰之前想象的那樣子,只不過是一個很普通的裂谷而已,而且斷壁上沒有任何時間留下的痕跡,要是沒有那些天災的雜兵,這里就是一個隨處可見的自然景觀,甚至稱不上是景觀。
  而稍微深一點的地方,張彧辰發現了之前搗毀過的天災傳送門,只不過這一個比起那一個來說,要更龐大,也更精致。
  三人分頭尋找了一下,沒有發現任何人類的蹤跡。
  “怎么說……”
  張彧辰這么問著,然而一邊望著傳送門已經雙眼發光的陳靈殿根本不用猜就能知道他的想法:進去,然后大鬧一場。
  突然就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爬上張彧辰的心頭,他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雖然按照自己現在掌握的情報來說,宸蕾在傳送們那一頭的幾率是非常高的,但是這個傳送門是天災入侵這個世界的借口,換言之門后面就是天災軍的總部,他們三個就這么進去和送死有什么區別?
  雖然經過巴赫的祝福得到光明這個被動之后,敵人強大的抗性算是削弱了不少,只不過萬一里面是數個天災英雄的話會怎樣?而如果敵人還有更多的特殊裝備又會怎樣?
  勝算永遠是張彧辰需要考慮的第一個要素。
  只不過對于陳靈殿和周蒼玨兩人來說,都不是。
  陳靈殿的樣子已經迫不及待了,這種時候張彧辰要說不進入是根本沒有任何機會說服他的,而就算是做投票,估計也僅僅只有張彧辰一人會投反對票,對于周蒼玨來說,BOSS門前滿狀態撤退是不可能的事。
  “嘖……”
  張彧辰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到能勸這兩個人回頭的主意,其實如果按照游戲來看的話,此時摧毀這個傳送們才是正解之一吧?
  畢竟摧毀了這個傳送門就等于暫時切斷了那邊與這個世界的聯系,這邊和有更多的時間來準備戰斗了,但這些,不是他們應該考慮的問題,至少對于陳靈殿來說,不是。
  “走吧,彧辰。”
  陳靈殿當然知道張彧辰在想什么,但是既然對方沒有開口,他也就知道張彧辰沒有想到合適的說辭來阻止他進入傳送門,沒有反對意見那就是同意了,沒錯,這就是帶邏輯家。
  他身邊的張彧辰張了張口,幾次嘴型的變化,最后化作無力的:“行,吧……但是情況不對我們必須全力撤退。”
  三人踏上傳送門,近距離的感受著這強大的能量流動,讓張彧辰越發覺得實在不應該進去,但是現在說這些就有點太從心了。
  陳靈殿帶頭走入傳送門,張彧辰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傳送門穿越的時候感覺和登入游戲的感覺像極了,一陣恍惚,張彧辰眼前的景象就全都改變了,灰黑色的天空和荒涼的枯木瞬間就有了天災該有的味道,要不上張彧辰一眼就掃到了數個天災英雄的話,或許他的心情會好一些的吧。
  本能地后撤了一步,但他看到了前方已經昏迷不醒被暗影魔王拖著前行的宸蕾,心里咯噔一下,全身在這一瞬間僵住了。
  之前的宸蕾雖然沒有身著華麗的服飾,但是從她的言談和舉止不難看出她是一個懂得禮數的漂浪女孩,然而此時的她渾身血漬,手臂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扭曲著,頭發雜亂不堪,身上的衣服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簡而言之,她幾乎失去了身為人類該有的尊嚴。
  一股怒意從張彧辰的心底油然而生,如果說剛才他還在考慮的是如何安全脫身,此時他考慮的只有如何讓抓著女孩手臂的黑色魔王不得其死!
  沒有任何交流,張彧辰看了一眼身邊的兩人,他們也回以相似的眼神。
  張彧辰雙劍架起,【時空】劍技已經蓄勢待發,雖然現在他可能有點上頭,但是直接送死那樣的舉動還是做不出來的。
  【躍光斬】
  一道劍影直接在暗影魔王的左手腕閃先,直接切斷了它的手掌。
  “?!”
  左劍收回劍鞘,張彧辰小心地接過失去支撐的宸蕾,他抬起雙眼,與奈文視線相交。
  “敵襲!”
  “人類?他們為什么能出現在這中地方。”
  “哼,殺了他們,只不過幾只小蟲子而已。”
  惡魔們的低語不斷在張彧辰耳邊響起,他惡狠狠地吐出幾個字之后,從原地消失了。
  “我會讓你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一瞬之間,張彧辰利用【時空】中的【回音】返回了原地,這一招能夠回溯到自己出招前的位置,缺點是沒有揮劍機會,同時體力消耗也不小,所以一般時候張彧辰是不會使用這一招的,但現在這種情況卻非常地適合。
  然而暗影魔王怎么可能放過從他手中搶走東西的張彧辰,他可是魔王!
  “自大的人類。”
  暗影魔王抬起光禿禿的左手,上面很快燃起黑色的火焰,削去的手掌重新長出,看到他的出手,其他的天災英雄都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只是冷笑著看著眼前的三人。
  張彧辰是打算奪回宸蕾之后立馬撤退的,但是在他們被發現的瞬間,傳送門上的能量波動就被停止了,天災管理傳送門的反應之快出乎了他的意料。
  一邊的陳靈殿抽出了太刀,象征性地問了一下張彧辰,“怎么辦?”
  這讓張彧辰又好氣又好笑,“這樣的情況還能怎么辦?要是能選當人是……”說道一般的張彧辰突然感應到了傳送門上那股強大的波動,一時間喜出望外,“撤退!”
  陳靈殿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收起太刀直接推進了傳送門。
  三人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在天災的先鋒陣地來去自如,好不瀟灑。
  “什么情況?是誰開啟的傳送門???”
  暗影魔王氣急敗壞地大聲吼了起來,然而沒有回答,他惡狠狠地走向傳送門,他和夜魘的任務就是帶回那個小姑娘,然而都已經接近完成了,竟然已這種方式突然終結,肯定無法忍受。
  而天災的其他英雄們都已經開始在私下議論了起來,準備看他的笑話。
  天災的英雄們雖然都統稱天災軍團,但是私下他們的關系并不是這么好,畢竟都是另一個世界某個區域的霸主型人物,聚到一起難免誰都看不起誰。
  夜魘無奈地聳了聳肩,雖然如果可以的話,他是很像就在這里待命的,那個世界的敵人都實在弱的可以,他根本提不起興趣。
  但是想是這樣想,任務還是要去完成的,否則上面的那位存在怪罪下來的話,他可吃不消。
  天災里任務只有完成和沒有完成,不區分理由。
  “奈文,你剛才應該小心一點的。”
  “不用你提醒,之后你好好看著我干掉他們就行了!”
  
  
江苏快3开奖走势 股票杠杆 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娃哈哈股价 老牌配资 2019上证年线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 股票配资风险专业杨方配资平台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申达股份怎么了 策略成金配资 特发信息股票 股票融资融券是利好吗 股票涨跌颜色为绿色 今日股票 场外配资搞不搞的 牛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