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尋劍之月圓紀 > 第九十三章 徐與公輸

第九十三章 徐與公輸


  眼見徐應之劍不留情強勢來攻,方嵐卻是方寸不亂以守為攻,徐應之的起手三劍“劍引黃龍”、“橫山式”、“刃轉風”聯銜迅猛流暢,方嵐每一招都是堪堪破解,只是三招一過,方嵐已被逼退三丈,一顆細小的汗珠從他額頭上滾落,看得出徐應之給足了壓力。
  “看來任姑娘還是留手太多了,險些一時大意躲避不及,接下來的戰斗看來要速戰速決了。”方嵐心思一定,便是轉守為攻,先是抬手一揮拂起一陣迷眼沙塵,欲借以沙塵掩護身形,急急攻向徐應之。
  徐應之見方嵐揚起沙塵,卻是絲毫不在意,手中長劍輕輕一揮,便振出一道劍嵐將沙塵吹散,方嵐借著沙塵疾奔而來的身影倏然出現,徐應之叫了一聲:“好膽識!”,便是提劍迎上,此時方嵐已經不敢再有絲毫大意,‘劍一’已然上手,雖然《五音》劍譜之中并未記載任何一招一式劍法,只有幾篇樂法,可又是因為這樣,方嵐即便使用了其他劍法招式,也不算違規。
  不過方嵐也是個有原則的人,既然對手用的是低階劍法,他方嵐自然也不會用些過格的,一套從小修習的《三清劍》,對上被限制了的徐應之便已經足夠,兩人劍兵相接,叮叮當當的交擊之聲不絕于耳,如是有心人認真地去聽了這抑揚頓挫的交擊之聲,便能發現其竟然符合音律。
  不過十息時間,兩人已經過了十招有余,徐應之勢如掠火劍劍不離方嵐弱側,方嵐也是守如泰山羅織綿密劍網將徐應之的逼命之招一一化解,兩人戰得難解難分之時,方嵐突然感覺到徐應之的力道有一絲減弱,隨即眼皮一跳,心中暗喜道:“有效果了!”
  徐應之少說也是習武十五六年了,每一劍的力道都基本相同,其劍上力道的突然變化,便肯定是其已經受到了方嵐劍法的影響,這部《五音》劍法之中雖然沒有招式,卻是向方嵐展示了劍法的另一個世界—“以劍為琴,可奏天下之樂”。
  劍法的核心便是通過與人交兵之時的力道掌控與交擊位置,發出不同音調的金鐵之鳴,再通過控制與排列,達到以劍為琴的效果,即便是對手已然發覺蹊蹺刻意避免去聽,可對于武者來說這劍鳴之聲已是不可控地入腦之音。
  劍譜之上所記錄的三篇樂章,一為“安平調”,即是方嵐現在正在“演奏”的曲調,其先是急促狷狂而后舒緩平靜的節奏,很容易便會沁入人心讓人產生無力感,也是單挑最有用的一篇曲調。而其余兩篇分別是“破陣曲”和“掩耳聲”,前者可以如戰鼓聲聲振奮士氣驚懼敵人,后者則是迷惑敵人趁機抽身,看起來應該都是群戰更有用些。
  隨著兩人又過了五招,徐應之也感覺到了自己的注意力已經有些不集中,雖然還沒發覺是劍聲所致,卻也知道肯定是方嵐的招數,抽身回劍用左手食指一抹劍鋒,靠著疼痛感再次集中注意力,眼神透過那一副神秘的小眼鏡透出,依舊是不屑地盯著方嵐。
  “沒想到你一個道士,竟然還會這種迷魂術法,看來也不是個什么正經道士,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浪費時間了。”說罷,徐應之一擰劍柄,其劍身上突然出現了幾聲機關聲響,隨后便是劍身嘁哩喀喳一頓變化,原本外觀普普通通的三尺青鋒突然變樣,化為了一把布滿了黑色方孔的寬刃重劍。
  “果然和公輸家有關系。”方嵐一見這柄機關劍,便知這徐應之和公輸家定有不淺的淵源,而徐應之也不再給方嵐遐想喘息的時間,雙手同握重劍,從腳下斜挑而出,重劍舞動之間,那些方孔中忽然發出“嗚嗚”如同鬼哭神嚎一般的聲音,乍一聽還以為是什么邪獸惡靈作祟。
  方嵐的‘劍一’纖細,并不適合同重劍正面相抗,只得一個側滾翻避開劍鋒,隨即心中思忖著如何破解這柄機關重劍,徐應之雖然體格如常人一般,可這柄重劍在其手中揮舞起來卻是舉重若輕,呼呼風聲刺耳凌厲,顯然是能蓋過金鐵交擊之聲。
  “有了。”方嵐閃避之見眼神死死盯著徐應之的機關重劍,終于是從之上看出了端倪,其劍身上一共五個方孔,意為五鬼,卻非運財風水局,而是五厲陰聲陣,巨劍揮舞之間,徐應之運內力于五孔之上,便能產生陣陣鬼哭神嚎的聲音,不僅能讓對手分心,還能增強劍之力道。
  方嵐眼珠一轉便已經有了對策,待徐應之一劍劈斬下來,方嵐作勢要擋,惹得徐應之再加力道,待雙劍即將相接的那一刻,方嵐身形急翻,一個側空翻穩穩踩在了徐應之的劍背上,同時腰身一沉使出一個萬鈞墜,將徐應之的重劍狠狠踩入了腳下的石磚之中,埋沒了半截劍身,徐應之眉頭一皺,正要提力抽劍,方嵐卻是右手一扶機關劍背,一腳踢向徐應之面門,眼見抽劍不得,徐應之只得松手后退,避開方嵐這一腳。
  方嵐一腳踢空,落地后雙腳齊蹬,朝著手無寸鐵的徐應之直攻,徐應之被逼退了三步,卻是發出了一聲冷笑,右手含在口中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方嵐身后的機關重劍便突然發出劇烈顫動,如同彈簧一般彈出了地面,朝著方嵐背后砍來,方嵐感到后心一涼,又聽得場外的任如婳一聲驚呼,便就地一個翻滾,雖然沒有被攔腰斬斷,也依舊是左肩被劃開了一道口子,鮮血頓時涌了出來。
  “好險,幸虧穿的不是梅花袍,不然我得心疼死。”方嵐死里逃生先想到的卻是這件事,而原本應該在這種時候叫停的主試官杜彌,卻是坐在那里一聲未發,神色凝重地看著兩人。
  “嘶…疼,看來傷口不小,必須馬上結束戰斗。”方嵐感受著左后肩傳來的劇痛,心知拖延不得,顧不得涌著鮮血的傷口,提劍而上。
  “蚍蜉撼樹。”
  
江苏快3开奖走势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 写笔记赚钱 小地方开杂货铺赚钱吗 雅尚彩票苹果 他的项目是钱赚钱要我尝试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 购物分享赚钱平台有哪些 手机棋牌开挂神器下载 3D 女性私处护理赚钱吗 柳州飞鹅做什么赚钱 中国竞彩即时比分直播 四线城市开电玩城赚钱吗 收视率怎么赚钱会员免广告 3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