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唯武愛長生 > 第一一零章:生死存亡.

第一一零章:生死存亡.


  戰斗已經白熱化。
  黑衣人超尋的功夫可謂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哪怕是現在已經退出了大堂,在庭院之中觀看的眾人,哪怕是現在與江家一樣,屬于江湖上大勢力的“青州豪庭”與“金漢御園”看著這群黑衣人的樣子,都是忍不住的在心中升起了一陣一陣的寒意。
  因為,他們是觀察的最為直觀的人,他們看著江家的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看著那群黑衣人不論是身手,還是意志,都也毫不遜色一個江湖上的大勢力。
  這個時候,站在門外的劉驚宇心中有了一些后悔的意思。
  他覺著,江家畢竟在江湖中與他們打交道了這么一些年,日后不論如何,都也好說話。
  可是現在,這群黑衣人的出現,如果在今日將江家覆滅,那也日后恐怕是會成為江湖中他們這些大勢力頭頂之上的利劍。
  所以,想到了這里,劉驚宇直接轉頭,看向了“金漢御園”的老頭,說道:“你說我們如此的龐然自顧可好?如果一旦江家覆滅,這群黑衣人恐怕會帶給我們的壓力,比江家更甚。”
  “金漢御園”的老頭瞇著眼睛看著大堂中的戰斗。
  他良久之后才說道:“這群黑衣人來歷神秘,今日前來,你我如果出手,恐怕來日就是他們的目標。你說今日我等均在這江家之中,可日后如果這黑衣人上門尋仇,誰又會在咱們的府中?到時候又會是誰能夠出來幫助咱們?”
  這老頭的話說的心狠,可是在劉驚宇聽來卻是聽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回過頭來,看著在江家大堂中,殺人如同割草一般便利的黑衣人,后輩上的冷汗,絲毫沒有減少。
  他這才醒悟過來,原來這“金漢御園”并非不懂他剛才想到的道理,而是直接看的更加清楚了一些。
  所以,一直到此刻,他們都還是按兵不動。
  原來他們是害怕這群黑衣人的秋后算賬。
  所以,劉驚宇聽完之后,同樣瞇上了眼睛,然后好長時間之內,并沒有說出什么內容來。
  哪怕是在大堂中,他的女兒劉沅芷與江臻兩個人此刻每每都是險象環生。
  一個處理不好,都有身死道消的危險。
  只不過,這在劉驚宇看來,已經是再與波瀾了。
  而此刻,江子與萬供奉兩個人,幾乎都沒有任何的防守,兩人只見的仇恨,似乎不僅僅在于江少華這一個點。
  所以,二人此刻也是最為凄慘的人。
  他們二人渾身上下處處鮮血恒流。
  更為甚者,他們二人甚至如同潑皮一樣,就在這大堂中,你一拳我一掌的打著。
  萬供奉口齒流血,嘿嘿冷笑著,對著江子說道:“你這一生算是完了,你何處去看看此刻的江家是個什么樣子?即使你的兒子現在做成了江家的家主,可是現在的江家還是那個在江湖上能夠呼風喚雨的江家么?”
  江子擦了擦嘴角,狠狠的吐出了一口血沫,然后對著萬供奉說道:“嘿,你這條老狗,今日無論如何,哪怕是這江家覆滅,哪怕是我們都去死,今日我也要將你這條老狗親手殺死。”
  說罷,兩人便又戰斗在了一起。
  這樣的情況,就是整個江家現在的情況。
  江家都四位族老,此刻江如愿已經不見了蹤跡,只能夠看到一具尸體,穿著上好像是江如愿的模樣。
  而江芃,更是口吐鮮血。連連后退。
  江臻眼看著一劍從自己面前劃過,直奔自己身旁的劉沅芷而去,他想都不想,直接就是甩手一劍攔截。
  可是,黑衣人功夫高強。
  他一個人全神貫注都未必能夠防守好,此刻更是為了劉沅芷而讓自己防守空門打開。
  所以,感悟意外,那黑衣人冷笑一聲,直接一劍橫向劈來。
  江臻的腹部直接被一劍劃過,鮮血浸出,劉沅芷在江臻身旁臉色一變,想要前來替江臻阻擋個一二,可是奈何江臻大手一攏,徑直將劉沅芷向后推去。
  然后大聲說道:“劉姑娘,江某配不得你,今日再此辜負于你了。你這就且去吧。”
  言罷,江臻手臂用力向外一推,他手臂上的劉沅芷本想反抗,可是也不知道何時開始,江臻已經將劉沅芷制服。
  所以,此刻江臻并沒有感受到來自于劉沅芷的反抗。
  這樣一來,劉沅芷順利的被江臻推了出去。
  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面對江臻的黑衣人,眼神一冷,在不給江臻任何機會,一柄長劍,就在江臻送劉沅芷出去的一瞬間,向前一送。
  “噗嗤”一聲。江臻的所有動作都是一頓。
  只見那長劍從江臻的腰腹部直接貫穿而出。
  江芃聚集江臻不算遠,所以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因而,這一柄長劍同樣如同刺中了自己一樣。
  他大聲吶喊一聲道:“兄長!!”
  江臻聞言,艱難轉頭,看向了江芃的方向,哪怕是此刻他已經凄慘無比,可是依舊對著江芃笑了笑,并且動了動嘴,說道:“好好活下去。振興江家。”
  江芃眼眶欲裂。
  他此刻才感受到了一種絕望的情緒。
  而被江臻推出去的劉沅芷,再也不能保持自己那一成不變的鎮定,而是已經淚流滿面。
  江芃仰天長嘯,這個時候,正是江家最為艱難的時候,也許,這個時候正是江家生死存亡的時候。
  江芃回頭看了一眼所有人。
  十二生肖原本是一個人,此刻留下的僅僅只有五人。
  而江家的供奉,白無敵還在游走,狄青青卻是直接躺在了一旁,臉色蒼白,身旁是他的事師妹冷若冰霜。
  這一切,都讓江芃覺著,今日,恐怕江家真的走不出這個局面了。
  所以,江芃深呼吸了一口氣,緊接著,他變想要不顧一切的沖著對面的黑衣人而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整個庭院中,所有江湖中諸人的眼前,一個年輕人慢慢的走了出來。
  他看著面前的一切,有些皺眉,當他看到了江芃還在堅持,便是面色一喜,直接一聲大喊道:“姐夫,我來啦。”
  諸人一愣,轉頭看去,原來這個年輕人就是剛才已經走掉的莫念琴。
  大家都有著詫異的看著他,原本已經走掉,此刻又回來做什么?
  而與江家族老游斗的黃頭發撇了一眼這邊,眉頭一皺,對著莫念琴說道:“莫非你回來是為了找死?”
  可見這黃頭發也已經是不耐煩了。
  
  
江苏快3开奖走势 格物策略 智财资本 凤凰配资 翻翻配资 鼎牛配资 股票配资风险大吗 兴华配资 神机策配资 短线股票 炒股视频教程 投资理财查询 股票涨跌颜色怎么看 股票分析方法介绍 金管家期货配资 新浪财经大盘走势 下周 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