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我好像比主角還強 > 第一百零三章 異象

第一百零三章 異象


  凌晏走了一晚,隔夜終于回到了新冬市。
  一進新冬市的范圍便感到氣溫驟降,大片的雪花飄落在凌晏的身上,很快就融化了。
  他在進入市區時便換了套衣服,否則渾身是血地出現在公眾范圍內肯定會被當成殺人兇手抓起來。
  打了個車回到度假村,許諾言還在睡大覺,凌晏也沒吵醒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他坐在草席上,拿出雪妖鳥的星核,鴿子蛋大小的星核看著好像一顆璀璨的夜明珠,距離凌晏將它取出一直到現在還沒過黃金四十八小時,所以星核看著還和剛取出時沒什么區別。
  凌晏開始專心將其吸收,不出意外的話這一次恐怕要持續三個小時后以上的時間,品級越高的星核往往吸收花費的時間要越久,最頂級的鉆石級甚至需要一個月的功夫才能將其吸收完畢。
  很快從凌晏的房中便散發出了絲絲縷縷燦爛耀眼的淡藍色星光,在門外都能感受到一種磅礴浩瀚的能量,更別提房內了。
  那簡直就是星力的海洋。
  許諾言就是被隔壁的動靜所驚醒的,他一開始以為是進了賊,可很快就被那濃郁到化不開的星力給弄得渾身酥軟。
  “凌晏!”
  許諾言仰著脖子沖隔壁喊了聲,沒聽見回應后便親自上門,結果在門外就被那絲絲縷縷蔓延開來的星力所震撼了。
  “難道在吸收星核?這架勢……起碼是白銀級的吧?”
  許諾言目瞪口呆:“這家伙出去一趟就得了這么大造化?”
  事實上閉目專心致志吸收星核的凌晏并不知道這顆星核居然引發了如此浩大的能量,他只感覺渾身都被水泡著,外界的一切暫時與他沒了關系。
  許諾言還沒震驚完,突然聽到天上傳來一聲像是打雷般的動靜,緊接著云層破開,有金光出現在空中,很快就化作了絲絲光線投了下來,空氣中的飄雪接觸到這些光線后都瞬間發生了溶解現象。
  許諾言有些呆滯:“這是……異象?可這不一般都是……”
  他艱難地滾動了一下喉結,心臟砰砰直跳,然后他便立刻跑回去洗漱完畢,之后便坐在凌晏房前替他守了起來。
  在這過程中,天上的金色光線一直源源不斷地投入這間小院,將此處渲染成了一片金色。
  度假村的其他住客終于也察覺到了這一奇特的景象,紛紛從各自屋中走出,遠遠注視著那不斷被加持的金光,各有所思。
  “爸,這是什么?”
  楊樂指著天上的金光問身邊的程何樹。
  程何樹面色凝重,緩緩吐出幾個字:“上品星核!”
  所謂上品星核,一般指的都是黃金級以上的星核,要知道一旦涉及到這個級別,所帶來的就不僅僅只是多了個星技那么簡單了,它往往還會大幅增進武者的體質,可謂是一次脫胎換骨。
  而吸收黃金級星核所要付出的也遠遠高于白銀級,因為這存在著一定的危險性,如果在不知道星核本身品質的情況下去貿然吸收,很有可能會被爆發出的星力反噬。
  凌晏就壓根不知道自己吸收的這個星核實際上不是什么白銀級,而是極其罕見的黃金級。
  這也怪不得他,雪妖鳥產出的星核本來就應該是白銀級才對,可偏偏不知道為什么,輪到他就升了一級。
  這壓根不是一般人敢想的事。
  凌晏感覺自己額頭上的汗越冒越多,最后簡直要把他淹沒了,一種窒息的感覺浮現了上來,讓他呼吸困難。
  “奇怪,怎么會這樣……”
  凌晏暗自不解,他現在雖然很難受,但卻說不上是有危機感,只是覺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對勁。
  凌晏這一閉關便是一整天,他大白天回的度假村,一直到深夜人才清醒了過來,渾身的衣物早就被汗浸濕了,黏在身上好不自在。
  許諾言見持續了一整天的異象終于消失了也忍不住松了口氣,特別是他聽到了凌晏起身的動靜,連忙破門而入。
  “凌哥你這是去哪了啊?你知道你搞出多大動靜了嗎?”
  許諾言一見面便是兩個憋了整天的問題脫口而出,凌晏卻沒有回答他的心情了,因為連他自己都在震撼中。
  他是吸收完了才知道這個星核居然是黃金級的,而他獲得的第二個星技便是——
  【寒泉咒界】(黃金級lv.1)
  “寒泉咒界:屬于雪妖鳥一族的血脈技能,擁有大范圍殺傷能力,固定結界后可使敵人永困風雪中,直到死亡。”
  這直接把他整傻了。
  “怎么會這樣?”凌晏喃喃自語,一句話顛來倒去了好幾遍,讓許諾言差點以為凌晏時一時高興樂壞了腦子。
  “你自己都不知道?”許諾言一臉驚訝:“看來你還真是命大,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都能完整吸收星核。”
  凌晏突然想起了什么:“剛才出現異象了?”
  “出現了啊。”許諾言點點頭:“一直到半小時前才消失的。”
  凌晏“哦”了一聲便平靜下來,不管怎么說,能有黃金級的星技是好事,這意味著他的起點又比其他人高了一大截。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在茫然無知的情況下就順順利利地用一天時間吸收了星核,身體居然沒出現任何問題。
  芒星期武者便有黃金級的星技,這待遇就算是一國的王子也享受不到。
  “對了,我有事要和你說。”
  凌晏讓許諾言在屋里坐下,將自己在方元市的遇到的事情簡短地和許諾言說了一遍。
  當許諾言聽完凌晏殺了個塔羅伊斯的武士時,他已經面目呆滯了:“這可是個大麻煩啊。”
  凌晏不以為然:“怕什么?我現在不也好好的坐在這里么。”
  “凌哥,現在可是那啥……法治社會啊,特別對方還是塔羅伊斯……而且我們身份特殊,這萬一被查了出來……”許諾言吞了吞口水,有些害怕。
  凌晏笑了笑,突然一臉嚴肅地看著許諾言的眼睛:“我問你,我們從七星島嶼逃出來是為了什么?”
  “……當然是為了活下去啊。”想起那段過往,許諾言瞬間安靜了下來。
  “那好,現在我們都活下來了,可是你有想過島上剩余的孩子們怎么辦嗎?”凌晏注視著許諾言有些躲閃的眼睛。
  “如果我們這些出來了的人不作為,那么他們依舊會重復與前人相似的命運,到了十五歲就出島被吃,或者去繁殖下一代可食用人類。”
  
江苏快3开奖走势 时时彩 哪里上传课程最赚钱 足球指数澳盘 黑宠物店靠什么赚钱吗 188足球比分查询 安卓手机怎么样赚钱吗 dnf红字怎么处理赚钱 26选5 赚钱套圈游戏都有哪些 1zplay电竞比分 意彩群 阅读赚钱软件排名 广西快3 如今什么小吃最赚钱 什么是足球指数 怎么利用花生日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