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我的霉運能充值 > 第一百九十七章五皇子

第一百九十七章五皇子


  “小子,我只希望你與你背后之人能夠善待我金國子民,從今往后,金國不再對九州起任何覬覦之心了!”
  這是老者臨走前對吳步凡說得最后一句話。
  吳步凡深思一會,便也明了,這是誤以為他吳步凡身后有著大唐的支持了。
  徐衛的那般行事確實不像是一個人能夠想得出來的,這老者肯定以為是大唐的人給吳步凡等人的命令行的事,畢竟以他的手腕,不難查到吳步凡是中州吳家的人。
  對此,吳步凡自然也沒有必須去解釋什么,說實在的,吳步凡還真沒有打算對金國做些什么,從始至終吳步凡都只是走一步看一步而已。
  吳步凡自認自己不是野心之輩,也不想爭霸世界,他只想好好地混吃等死而已,只可惜,總是有麻煩找到自己而已,沒辦法,誰讓自己倒霉悲催的呢!
  這不,老者這前腳剛走,后腳就有人來求他了!
  來人是金國的五皇子,明明知道吳步凡跟九皇子有婚約在身,卻是不知道怎么想的,竟是來收攏吳步凡。
  金國皇室確實也是端的血統純正,都生得一副好皮囊,這五皇子若安也是俊美秀氣的模樣,只是秀氣之中帶了點陰翳,顯得有些小肚雞腸的感覺了。
  對于這樣的人,一般人自然都不會隨便,這種人若是記恨你,怕是一輩子都得小心著他的報復。
  只是,吳步凡是什么人,沒錯,他是個愣頭青,咱頭鐵咱誰都不怕!
  五皇子來吳步凡這里的目的,自然是看中了吳步凡的煉器能力,這可是能夠打造出天階器皿的人物啊,自然得收攏到麾下。
  只是,這五皇子太過看得起自己了,也高估了金國在吳步凡心中的比重。
  竟是以金國權貴的身份來施壓,他想讓吳步凡給他煉制一柄天階神兵,以備他在帝位大比之中能夠穩超勝券,甚至不僅如此,他還想要吳步凡給他無償煉器,支持他背后宗門的靈兵寶器的開銷。
  吳步凡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吳步凡只想說,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莫不是想瘋了吧,讓咱堂堂煉器大師給你煉器就算了,還無償,還提供給一個宗門的量?
  欠收拾?兩巴掌呼死你!
  于是,吳步凡的回答是不,并將這五皇子給丟了出去!
  再一次丟一個皇子出門,吳步凡也是輕車熟路了,把門一開,頭朝前面,屁股向后,一腳蹬實了,準一個平沙落雁式!
  “住手!皇子殿下,是你一個外來小輩可以放肆的嗎?”
  門外,那似乎是五皇子的手下嚷嚷著,欲要阻止吳步凡的行徑,可惜五皇子不過是個酒囊飯袋,他的手下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吳步凡一腳蹬出,竟是將五皇子徑直蹬向了那叫嚷的手下身上,兩人疊羅漢似地,使起了平沙落雁式!
  “哼,敢小瞧我!”
  吳步凡哼哼一聲,把門一關,便是自顧自地回了房間睡大覺去了,卻是沒想到,他這舉動卻是為他惹了多大的麻煩。
  “你小子給我等著,等我登上帝位,我讓你和那個野種好看!”
  五皇子心下發狠,被人踹了出來,心中自然不服氣,他一向嬌縱慣了,哪里受得了這樣的羞辱。
  只是如今他自己這邊已經沒有辦法,對付吳步凡了,畢竟以金國的常例來說,被人打了就只能說明技不如人,打人者并不會受到律法的懲罰,哪怕是打了一個皇子也是如此。
  這也是為何吳步凡大庭廣眾之下打了眾權貴子弟,甚至是九皇子,卻沒有人找上門的原因。
  但是,沒辦法明目張膽地對吳步凡下手,不代表著暗地里就不行了。
  五皇子背后的宗門,為何沒有先天大能還能夠屹立不倒是有原因的,便是他們門中都是以刺殺之道修煉的刺客,殺手,惹誰也不行惹一個刺客,因為你不知道在那一天夜里就會被人給暗殺掉。
  五皇子為了自身的羞辱自然也沒有辦法直接找到宗門長輩對吳步凡出手,畢竟明面上,吳步凡才不過是一個大唐來的毛頭小子,只是和九皇子有婚約而已。
  這天夜里,吳步凡便受到了兩個刺殺,一個是在自己如廁的時候,一個是吳步凡正準備休息的時候。
  不得不說,吳步凡真的是佩服這這個刺客,一個能有茅廁底下,混著五谷輪回之物呆那么許久,不知道若是吳步凡一夜沒有去如廁,這人會不會一直在這。
  還有一個更是奇葩,點著燈直接坐在吳步凡的房間里等他,莫不是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吧,都不暗殺一下吳步凡,當著他的面出招。
  無一例外的,這兩人都被吳步凡給綁起來了,掛到了督撫府門外示眾,渾身米田共的那位還被吳步凡用竹竿架成了一個燒烤架,擺放在了大街中央。
  這位味道實在太重,吳步凡根本不想碰他,只能用竹竿間接地“綁”一下了。
  “豈有此理,欺人太甚!”
  五皇子宮中,五皇子氣得來回走動,沒有想到他請動的家族精銳刺客竟然這么沒有用,沒刺殺成功就算了,居然還被人給擒了,還渾身涂糞示眾。
  更可氣的是,這兩人身上還掛著“回五皇子謝禮”的字樣,這不是明擺著搞事情,要和自己不死不休嗎?
  “安兒,你放肆!我不是明令禁止你這幾日不要在外惹事了嗎?這些日子朝堂隨時都會風起云涌,你不僅出去惹事,還給我丟這么大的人!”
  進來的人是何家家主何必有,也就是他們背后宗門的現任宗主何必安的弟弟。
  何必有見到若安便是一頓臭罵,如今這時候正是他們家族此次能夠把握機會,執掌帝位的好時機,這若安卻是不干好事,反而敗壞名聲,他哪里能不氣。
  若安不敢回話,從小到大,何必有一直都是這般嚴格管教他,對于何必有他是有著天然的畏懼感,這也是為何他受了吳步凡的羞辱卻是不敢和族中長輩訴苦的原因之一。
  
江苏快3开奖走势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k线 锦盈多配资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怎么申请股票融资公司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股票交易时间 10倍杠杆配资 华金配资 大牛网配资 航宇汇金配资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优异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股票涨跌幅超过10% 国内十大理财公司排名 股票涨跌停价计算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