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總裁夫人壞得很 > 364.第三百六十四章 讓別的女人拐跑了

364.第三百六十四章 讓別的女人拐跑了


  言熙白剛才那么說,無非是在耍著她玩。
  聽完這段話之后,青竹挺起了小胸脯,腰桿子也變硬氣了。
  同時,閃爍著一對瞳眸,心中十分敞亮。
  原來,哥哥沒有不信自己,這是在故意氣淺夏呢!
  還是大少爺更厲害,人家沒直接揭穿淺夏的謊話,而是編了一個小故事,告訴對方他不在乎那些。
  就算自己真是騙子,他也打算讓她繼承財產。
  這一招,簡直太高了!估計淺夏聽完之后,都能把鼻子給氣歪了。
  “清楚了。”淺夏搓了搓臉頰,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
  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怨恨。
  有錢大佬們看人的眼光,也是挺讓人費解的。
  像小鄉巴佬這種貨色,還需要千挑萬選嗎?從大街上隨便拉出來一個,就比她勝強一百倍吧?
  不公平啊!論模樣和才能,自己也不差啊!為什么,這種好事兒她就遇不上?
  同樣是女孩兒,憑啥這貨就有人護著,自己就要挨收拾呢?
  不,她不服氣!她不甘心!
  眼看身材魁梧的保鏢,距離自己還剩兩步的距離了。
  淺夏身邊的拉布拉多,忽然“汪汪”地叫了兩聲。
  顯然,是意識到了危險。打算保護主人,不讓對方靠近。
  “輝輝,好樣的!平時的排骨和狗糧,還真沒白給你吃。”淺夏心中一喜,忍不住贊許了兩句。
  她迅速彎下身子,摸索著解開了輝輝的項圈,趾高氣揚地命令道,“別光叫喚,快沖過去,給我咬他!”
  輝輝呲了呲牙,聽話地原地起跳,朝保鏢猛撲了過去。
  “哎呀!”站在少年背后的青竹,見到黑狗露出的鋒利牙齒,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瞬間,小心臟就提到了嗓子眼兒。
  哥哥的兩位保鏢,伸手都賊不錯。跟人打架的話,指定不會輸。
  可是,現在面對的不是人。雖然這只狗不大,但動物是有野性的。要是被它咬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
  李大哥是為了幫她,才過去對付淺夏的。要是真讓狗給咬壞了,叫她咋過意得去呢?
  “不必擔心。”言熙白探出一只手,輕輕拍了拍她的后腦勺,安撫道,“像這種小場面,你李虎哥應付得來。”
  “嗯嗯。”少女點點頭,瞪大了雙眼,在旁邊關注著。
  見黑狗朝自己撲過來,李虎臉上毫無畏懼之色,立即做出了反應。
  他迅速脫下外衣,往輝輝頭上一罩,又拎起兩只衣袖,用力系了個死扣……
  緊接著,就把失去視線的狗,塞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腦袋被包在布料中,身子則卡在垃圾桶里的輝輝,一邊奮力掙扎,一邊不滿地嗚嗚叫著。
  “廢物!”淺夏之前的得意,全都僵在了臉上,忍不住罵了一句。隨后抹過頭去,撒丫子就跑。
  “站住!”保鏢抬腿追上去。
  想逃?怎么可能!
  可以說,李虎的伸手,還是相當敏捷的。
  僅僅一招,淺夏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就被摁在了馬路牙子上。
  她一頓手拋腳蹬,不服氣地嚷嚷道:“臭流氓,你想干什么?快放開我!
  男人欺負女人,你算什么本事?”
  “少廢話,你沒資格說我!”保鏢用右腿的膝蓋,牢牢壓住淺夏的后背。
  同時,一只手按著她的腦袋,另一只手控制住她揮舞的雙手,“欺負比自己小的姑娘,難道你干的事兒光彩嗎?”
  呵呵,制住這個女人,簡直輕而易舉。
  淺夏一側的臉頰,緊緊貼在地上。
  經過一番掙扎,長發瞬間凌亂了,褲角上也沾了不少土,簡直狼狽得要命。
  淺夏撲騰了一會兒,發現根本起不來。
  有心求饒或者叫救命,又礙青竹在旁邊看著,實在張不開嘴。
  她呼哧呼哧喘著氣,暗暗思忖著:絕對不能,讓這個死丫頭嘲笑。
  此時,有幾個行人止住了腳步,一臉狐疑地盯著這邊,議論紛紛:
  “你們這是在干嘛?”
  “那個高個子的小伙兒,你怎么欺負女生呢?”
  青竹連忙轉過臉去,裝模做樣地輕嘆了一聲,代替李虎解釋道:
  “事情是這樣的,這個姑娘是我三表姐。去年,她處了五年的對象,讓別的女人拐跑了。
  于是,我三表姐的腦子,就被這事兒給刺激壞了,整天瘋瘋癲癲的。
  今兒一大早,她就從家里跑了出來。不管認識不認識,見著人就連踢帶撓的。
  我們擱后頭追了幾里地,好不容易才攆上她,正準備把人帶回去呢!”
  路人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又仔細瞧了瞧淺夏。
  嗯,從眼神、表情上看,確實不像正常人。而且,衣服和頭發也不整齊。因此,便紛紛信以為真了。
  “唉,因為一個渣男變成這樣,也真是夠可憐的!”
  “可憐歸可憐,她病得這么嚴重,還有暴力方面的傾向,最好還是送醫院吧!”
  “就是!萬一你們沒看住,又跑到街上來,傷了人可怎么辦?”
  青竹連連點頭,從善如流地說:“大家伙兒提醒的對,我們這就送她上醫院。”
  “這就對了!”
  “行了,咱們走吧!”
  由于沒什么熱鬧看了,行人們都紛紛離開了。
  在青竹跟路人說話的時候,李虎為了防止淺夏開口辯解,用厚實的手掌把她的嘴給捂上了。
  見人們散去之后,才將手撤了回來。
  “誰他媽讓對象給甩了?我還沒談過戀愛呢。而且,我壓根兒就沒瘋。你們幾個給我回來,不許聽她胡說八道!”
  嘴巴剛一獲得自由,淺夏便張嘴罵開了。
  只見她目眥欲裂,額頭上的青筋暴起。見行人已經走遠了,氣得頭頂都快冒煙了,朝青竹大聲吼道,“何桃艷,你個不要臉的賤人,竟然這么污蔑老娘……啊!”
  咒罵的話剛一出口,就聽見“嘎巴”一聲。她一側的肩膀,讓李虎給擰脫臼了。
  李虎把眼睛一瞪,冷冷地訓斥道:
  “你是聾了還是失憶了?沒聽見我家二小姐的話嗎?
  她的名字是青竹,不是你剛才叫那個。若是再敢胡亂稱呼,或者對她出言不遜,老子就把你的舌頭,割下來喂狗!”
  淺夏不禁哀嚎連連,疼得汗都下來了,五官糾結到了一處。
  
江苏快3开奖走势 新疆时时彩 篮球即时比分攻略 孤岛惊魂3打猎怎么赚钱 浙江6+1 十大暴利最赚未来赚钱模式 在家带做点什么能赚钱的工作 即时赔率500 天天捕鱼网络手机 养殖什么羊赚钱 四川熊猫麻将外挂 总进球 刷抖音赚钱真的假的 写评论新闻能赚钱吗 163足球直播 唐人彩票网游戏 皇城之战怎么挂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