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最強真香系統 > 418章 北門覺一的奇妙世界5

418章 北門覺一的奇妙世界5


  但書籍上面的文字正在告訴他一個事實,他所在的世界,是地球一千年以后的世界!
  在他死亡的那一天,世界變了。
  千年史中記載,大荒元年,地球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巨變,世界上原有的大陸板塊同時發生碰撞撕裂和擠壓。
  正正的亞洲板塊被完全撕裂,分為三十二塊大陸分別飄向周圍的大洋,南美洲和北美洲之間的巴拿馬運河被拉開上百公里,同時落基山脈和安第斯山脈的斷裂分層讓整個美洲大陸四分五裂,同樣的,歐洲和非洲難逃災難巨掌,整個世界僅僅只有澳洲大陸和南極洲大陸完整一些。
  在大荒紀元的頭五十年里,火紅的巖漿燃燒了森林,沸騰了海水,從太空看去,原本藍色的星球上出現了無數條紅色的裂縫。
  全球的動植物幾近滅絕,70億的人類在這場浩劫中堪堪存活下來不到一億人,且大多存在澳洲大陸上,他們重新過回了兩萬年前祖先們的原始生活,依靠地底存活力極強的老鼠為生,度過了人類史上最艱難的五十年。
  大荒五十年,地球開始趨于平靜,同時,迸裂的大地表露出數千米數萬米的地下,那些人類原本無法窺探的地方。
  一種全新的元素開始出現,那就是靈能,也是未來世界一切神奇的基礎。
  依靠靈能,世界萬物開始飛速復蘇,人類群體也開始強大起來。
  大荒177年,原始社會狀態結束,進入郁沉時代,人類開始遠洋,找尋自己曾經的家園,直到今天,人類重新在全世界扎穩了腳跟。
  這個時代,叫做至上。
  一口氣看完了一個盒子厚度的千年史,外面的天色已經黑透了,北門覺一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倒不是對于這些逝去歷史的惋惜,只是有些對于人類新一輪歷史的感慨。
  這條長河還能流多久呢。
  不過他通過這本書還是沒能確定戰國所在的精確位置,大概能夠知道,現在這塊大陸,應該是從當初的主大陸上面分離下來的。
  北門覺一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到現在為止他只吃了一些早上冰兒給他準備的早餐,肚子里空空的,咕嚕咕嚕叫了好幾次了。
  他叫了一聲:“冰兒。”
  話音還沒落下,屋門被直接推開,冰兒端著一盤子還冒著熱氣的豐盛晚餐走了進來。
  北門覺一看著眼前乖巧的人兒,微微笑了笑,這丫頭在生活上確實是貼心了一些。
  在冰兒后面,兩個他還沒見過但記憶里存在的丫鬟也各自拿著東西走了進來。
  那是花兒和蕊兒,也是獨屬于他的丫鬟。
  冰兒把飯菜放在桌子上,拉來椅子,北門覺一伸了伸手,直接坐下,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花兒走到他的身后,雙手放在肩膀上輕輕的揉捏了起來,同時,在他腳下,蕊兒小心的鉆到桌子下面,幫他脫去鞋子,把他的兩只腳放在自己懷里。
  冰兒在一旁幫他削著蘋果,切下一塊便遞到他的嘴里。
  這些記憶基本上占據了原來自己記憶的很大一部分,原本自己在窺探這些秘密的時候只是咋舌一番,說著糜爛的享受主義,但心里羨慕的緊。
  等到自己真正的享受到的時候,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間沉迷了。
  這種享受簡直就是另一種形勢的毒癮!
  半個小時后,幾個丫鬟收拾一番離開了,北門覺一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經歷的種種,苦笑了一番。
  “說實話,你當初太不幸了,原本,你可以享受這種生活直到衰老死去,但可惜,現在的北門覺一是我啊。”
  他自言自語的一番,在這幾個丫鬟離開的時候,他特意囑托了將來取消這種行為,兩個早就習慣了的小姑娘不知所措,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情,好在他的寬慰,這才算是勸住。
  將來他的時間會是很寶貴很寶貴的,浪費在這種溫柔鄉里面多一秒,自己的危險可能就會增加一分。
  夜半。
  幾只鴿子大小的灰褐色麻雀落在屋外的窗臺上,一點一點的啄著白天從柳樹上落在這里的柳絮。
  北門覺一在黑暗中睜開雙眼。
  那幾只麻雀察覺到動靜,撲棱撲棱的飛走了。
  他看向旁邊的沙漏,正好是十二點整。
  拿過放在床頭早已準備好的衣服,他巧身出了門。
  庭院里面寂靜一片,侍衛們晚上不在院子里巡邏,會有總的隊伍在整個王府來回轉悠,白天他和侍衛們回來的時候,已經隨口問過一些消息,那個十六歲的小侍衛一點都不漏的全告訴了他。
  深刻記憶之后,他早早預訂好了路線。
  天上飄著一些烏云,遮住了月亮,所以今晚的可視程度并不高,不過這樣也給他提供了便利。
  今晚,他要去一趟“北苑”,去弄清楚一些事情。
  出了院子,兩邊掛在院門上的燈籠照亮了門下的小小一片,北門覺一左右探頭看了看,確認巡邏的小隊沒有過來,心里回想著王府的大小,預測起下一次和小隊大概相遇的時間,然后快速的向左邊趕去。
  順著左邊這條路一直走,經過四個偏房的院子,再過上三百多米,大概就是小竹林的位置,很筆直的一條路。
  唯一的麻煩就是這條路上有四個路口,每個路口就是巡邏隊必經的路線。
  棉布做的鞋子踩在沙土路面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在這樣的夜里十分清晰。
  路的兩邊是一些矮枝樹冠巨大的觀賞樹,北門覺一叫不出它們的名字,應該是這個時代被培育出來的新品種。
  他一邊走一邊看著這些樹冠,心想著,如果是一個人藏在這里面,加上夜色掩護,根本不可能會有人發現,真是刺殺的完美藏匿點。
  想完,他又忍不住笑了笑。
  “王府這樣的地方如果讓殺手藏了進來,那些守衛者們可以摘帽回家種地喂豬去了。”
  在那個被他盯了許久的樹冠里面,黑衣人咽了咽口水,他拿起衣襟擦了擦刀刃,眼睛死死盯著北門覺一。
  這一次,不會再失手了。
  平安無事的走過三個路口后,終于傳來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北門覺一停了下來,委身走到路口那塊刻著詩詞的巨石后面。
  小隊序列整齊,由隊長打著燈籠在前照明,其他人有序的走著。
  北門覺一屏住呼吸,把身體蜷縮的更小了一圈。
  而跟著北門覺一的黑衣人這個時候露出一副得逞般的笑容,他從樹冠里面伸出右手,握著那把黑色的利刃,對準了北門覺一的后腦勺。
  小隊從巨石前面走過,對于正在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反應。
  突然,黑衣人的臉色一變,他緊握著利刃的手軟了一下,差一點就松開掉下去了,好在他強忍住,慢慢的縮手回去。
  在那樹冠里面,黑衣人咬住了自己的雙唇,低頭撐開了自己的褲子。
  兩只粗大的毛毛樹蟲在里面肆無忌憚的翻滾撕咬,而他那隱秘的地方僅僅是這幾秒鐘就被咬的血肉模糊…
  在小隊走過十幾米后,北門覺一這才放松了一下,長出一口氣,他飛快起身,順著路口快跑了過去。
  兩秒后,黑衣人從樹冠里面掉了出來,他快速的拍打著隱秘之處,直到毛毛蟲綠色的汁液浸濕半條褲子,這才停手。
  整個過程,無論多樣痛苦,他也沒發出一絲聲音,到也算是值得敬佩。
  狼狽的爬起,黑衣人看著北門覺一遠去的方向,眼中有重新恢復了狠厲。
  等到了直去“北苑”的那條路上后,北門覺一停了下來,兩邊是熟悉的小竹林,腳下是上午剛走過的平路。
  到了晚上,守夜人說過,這里不是適合游玩的地方。
  夜鬼的問題環伺左右,他考慮一番,低下了頭。
  雙眼緊緊盯著地面,專注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在前行的腳尖上。
  這是他很早的時候在聽老人講故事的時候聽說的,夜鬼鬼魅迷惑人類,制造所謂結界的本質就是抓緊了你原本漫無目的的注意力。
  北門覺一回想起當初自己就是來回亂看,帶著游玩的心情走在這條路上,這才被夜鬼給空虛而入了。
  所以他今天想到了這個相對的方法來應對。
  看著北門覺一竟然以這樣怪異的動作走路,藏在竹林里的黑衣人突然想起昨晚發生的那些怪事,無與倫比的恐懼像是冰冷的青蛇一般從腳底爬了上來,他猛地打了一個寒顫,揺著腦袋努力把這種恐懼甩掉。
  但是過了好一會兒,那種青蛇附身的感覺還是沒被散掉,而且感觸還加深了。
  黑衣人低頭一看,兩條真正的青蛇正纏著他的胳膊和大腿快速的爬行著!
  當腳下那一成不變的平路出現一階臺階,北門覺一知道,鬼打墻這一關算是過去了。
  他抬頭看去,“北苑”的大門從里向外的大開著。
  遠處那個小湖的邊上,透過松散的竹林,一絲絲的火光在跳動著。
  湖邊的青石板上放著梆子小錘,守夜人就在一旁,燃燒的火苗不斷撩起,火在他的眼睛和湖面上映出光來。
  “今天是十五,昨天你回來了,還差點惹下過錯,那是少爺,在他小時候來北苑,你還經常給他編制花籃,現在啊,真的是物是人非了。”
  輕聲的呢喃在湖邊悠悠響起。
  “夢回鶯囀,亂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盡沉煙…”
  湖面濃霧漸起,老人負手站立。
  北門覺一抱著胳膊出現在他的身后。
  “麗娘當初就是在這湖里死的吧。”
  他聽到老人的那番話,搜索了一番記憶,依稀找到了老人口中主人公的名字和些許的印象。
  守夜人轉過身,默默的看著北門覺一。
  “我猜想,你早上的時候沒有告訴王千破他們關于我的事情,大概就是因為不想讓人知道這夜鬼吧。”
  守夜人搖了搖頭:“我只是知道少爺不是兇手。”
  北門覺一:“你看到了整個經過?”
  守夜人:“她看到了。”
  他指了指湖面,波瀾不驚。
  “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這個曲調應該是《牡丹亭》,這應該是,五百多年,哦不,一千五百多年的東西了。”北門覺一說著。
  守夜人點了點頭:“存世罕見,我年輕時候,跟著屬于我的神秘隊伍在遺跡里面找到的這份曲譜,回來之后,她很喜歡,就日日吟唱,到現在做了夜鬼,也還沒能忘掉。”
  “神秘隊伍?”北門覺一輕聲說道,對于這個詞他有些敏感,畢竟是要和靈能牽扯上關系的存在,但他問過冰兒,在王府沒有相關的書籍,就像它的名字一樣,神秘。
  守夜人看著湖面:“神秘,是一個種別,不過將來,少爺您是不會被允許學習神秘的,走上正途的修行或者玄才是您未來的道路。”
  “學習了神秘的人,整個也會變得神秘起來,如我這般飼鬼者,更是見不的陽光的。”
  飼鬼者?北門覺一又接收到一個新的名詞。
  “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北門覺一想到了什么。
  “你不想要別人知道著夜鬼的存在,因為你是它的飼主,北門王至剛至陽,你竟然在這樣的王府飼鬼,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因為你,可能我差點就要喪命于此,可見這夜鬼的恐怖,你藏著這么一個危險,是何居心呢?”
  守夜人面不改色。
  “少爺,夜深人靜了,北苑是個被詛咒的地方,巡邏的小隊都不會到這里來,如果說,你死在這里,只會讓人聯系起這里發生的命案,而我呢,依舊是一個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守夜人。”
  北門覺一搖了搖頭:“不會,一個夜鬼,出了北苑又翻不起什么波瀾,可能我爺爺在他的書房里拍一拍書案,這里的鬼魅就要被掃蕩了,所以,你養了這么一個夜鬼,最符合邏輯的理由,應該就是因為情了吧。”
  守夜人的眼睛低了下去。
江苏快3开奖走势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新浪 世界杯足球即时指数 新浪体育安卓 天然气改造赚钱吗 十一运夺金 睡觉赚钱法 腾讯视频点击量如何赚钱吗 玩游戏赚钱的游戏可提现 江苏7位数 拼单商家赚钱吗 澳门赌球即时赔率 开心彩票群 网上容易赚钱的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 玩赚赚钱 欧卡模拟2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