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穿越鬼滅日常 > 第二百七十二章:安娜VS山神

第二百七十二章:安娜VS山神


  “那大青樹是你放置的嗎?”
  “不是。”
  “那是誰干的?”
  “你想知道嗎?靠你自己去查吧。”
  張協還想再說,眼前突然一暗,他猛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黑魔王一臉擔憂地看著他。
  “張協君,你昏睡了三天了。”
  “三天?”張協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突然一陣眩暈襲來,令他差點摔倒在地,黑魔王正要出手扶他,他卻擺了擺手,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三天,田中也昏迷了三天,看來在夢里世界毀滅也需要三天的時間,張協仔細地檢查自己的身體,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他問黑魔王:“在我昏迷的時候,有人來過嗎?”
  黑魔王搖著頭:“沒有人來過。”
  “真傷腦筋。”張協緊皺起眉頭。
  “怎么了?張協,你做了什么奇怪的夢嗎?”
  張協拉開門,走了出去,涼風習習,令他的大腦稍微冷靜了一下,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了,如果世界末日真的將發生在不久之后,他要怎樣做才能阻止這場災難呢?張協毫無頭緒。
  “張協君。”黑魔王追了出來,見張協緊皺著眉頭,臉色還很蒼白,他打算扶張協回去休息。
  “不用,我沒事,”張協擺了擺手,他鄭重其事地說:“我做了個夢。”
  “是噩夢嗎?”黑魔王撓了撓頭皮,一臉憨厚。
  “沒錯,是一個噩夢。”
  “難怪張協君醒來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用害怕,有俺在,沒人傷得了你,再說了,俺家主人說過,夢都是假的,只有沒長大的小孩兒才會害怕噩夢。”
  張協啞然失笑,黑魔王的話稍稍緩解了張協的焦慮情緒。
  “我夢見了世界末日,和田中的夢一模一樣,我在夢中看見了一個神秘人,我想他知道一切真相,或許他是幕后的主使者,可我不能確定,我想我一定是瘋了,竟然相信夢里的場景。”
  “世界末日?俺家主人經常給俺講起世界末日,但俺不明白,也沒見過世界末日,就算真的世界末日了,大家都會完蛋,張協君你又何必擔心呢。”
  “你不擔心世界末日?”
  “俺才不擔心呢,俺家主人說俺生活的地方就是一個世界末日,可是俺沒覺得那里可怕了,俺的主人才是最可怕的,他要想你做到的事,你沒完成就要受到責罰。”
  張協忙打斷了黑魔王的話。“你家主人是怎么向你描述的世界末日?”
  “俺家主人說,死掉的世界并沒有任何預兆,末日會突然降臨,人們前一秒還享受著春暖花開,明媚陽光,突然一顆顆星球爆炸了,隕石碎片會朝著一個方向快速移動,所過之處,一切都將成為廢墟。”
  “朝一個方向快速移動?”
  “是的,受到另一個世界的引力牽引,所有的物質都會被吸引過去,俺不懂這玩意,但俺家主人是這么說的。”
  “那么世界毀滅之前一點兒跡象都沒有嗎?”
  “俺家主人說沒有任何征兆。”
  “可是這不科學,一個世界死亡,怎么可能一點征兆都沒有?總得有原因啊。”
  “俺家主人沒跟俺說過,他的原話是世界死亡沒有任何征兆,突然就發生了。”
  張協企圖從黑魔王嘴里獲取更多的信息,可他失望了,黑魔王只能復述主人的話,卻無法理解這些話里的含義。
  “你家主人還告訴過你什么嗎?”
  “沒有了。”
  張協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下,黑魔王坐在他旁邊,兩人望著山腳下,薄霧層層疊疊,看不清霧中的風景,張協暗想,自己現在的處境,不正和眼前景象一模一樣嗎?一層薄薄的霧遮住了真相,他獲取到了大量的信息,可最最關鍵的信息還隱蔽在霧氣中,他拼命地想去探究,每次都認為自己距離真相已經很近了,可每次卻發現那些全都只是假象。
  ……
  安娜輕輕抿著茶水,臉色卻十分難看,她抬起眼皮,瞥了眼站在面前的不速之客,用顫抖的聲音問:“你來做什么?山神。”
  不止一個山神,安娜面前站著七八個山神,他們都籠罩在黑霧之中。
  “呵呵,安娜,咱們共伺一主,也算有著不錯的交情吧。”
  安娜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她慌亂地點頭:“沒錯,沒錯,咱們的關系硬著呢。”
  “對嘛,咱們就算有點小摩擦,那也是內部矛盾,現在情況可不一樣了,突然橫插進來一個張協,還有一個叫北野中圣的家伙,這些你都知道吧?”
  安娜點了點頭。
  “我想你是個聰明人,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安娜陪著笑,連連點頭。
  “所以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張協和北野中圣最近的動作。”
  “他們?我不知道呀,我……”
  突然鋪天蓋地的黑龍從其中一個山神體內涌出,猛然卷向安娜。轟然之聲令高山不停顫抖,黑龍中蘊含的恐怖能量讓安娜臉色大變。
  “你,你怎么……”
  “你想問我的實力為什么突然提升這么大嗎?”
  安娜忙點頭,何止是大,簡直判若兩人,鋪天蓋地的黑龍氣勢磅礴,安娜自忖自己抵擋不住。
  山神哈哈大笑起來,并沒有解答。
  “怎么樣?安娜,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吧。”
  “好吧,我說。”
  山神露出滿意地微笑。
  “張協和我聯系的不多,他更加信任北野中圣,我只知道他在尋求幫手來殺你,我們追蹤你們的行跡然后報告給他,除此之外,我知道的并不多。”
  “是么?那真是可惜了,你現在已經沒有用處了。”
  安娜的臉色蒼白如紙,她戰戰兢兢地說:“山神,你想殺我嗎?你就不怕佐子大人的怒火嗎?”
  “佐子大人?”山神默念這個名字,若有所思。
  “沒錯,你要是敢殺了我,佐子大人一定不會放過你。”
  山神的目光突然被安娜身邊的茶盞吸引,他走到安娜面前,撿起茶盞,仔細地端詳起來。
  “山神要是喜歡,拿去就是。”安娜露出一個僵硬的笑容。
  山神沒有說話,他將茶盞放在鼻間聞了聞。“冷蝶善子?”
  “冷蝶善子是誰?”安娜只想早點送走這些瘟神。
  
江苏快3开奖走势 2009年上证指数记录 三明期货配资 中国股票指数期货发展 新浪股票行情 国际股票指数 2003年上证指数 思安配资 有哪些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有富配资 N配资 慧投金融 股票融资融券要多少钱才能 股票指数基金排行 中国长城股票 恒源煤电股票 怎么买卖白银实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