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書穿之你才是大反派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遷城

第二百九十三章 遷城


  “顏言,我知道你很努力,但花城中的瘟疫不是能簡單解決的。就算是韓城中德高望重的煉丹師對瘟疫也會束手無策,你先休息一段時間。”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韓城的煉丹師前來也需要些時日,我想看看我還能不能做些什么。”
  她真的不想就這樣輕易的向瘟疫低頭,花城中至少還有人相信她。
  等韓城的煉丹師們前來,她也能對他們有所幫助。
  只是他們誰也沒想到,所有的事情因為簡單的幾句話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韓城的煉丹師到來之時已經無濟于事。
  時間在匆匆忙忙之中一點一點的溜走,一夜間在不見日光的花叢根部多出了許多東西。
  街上的人明顯少了許多,偶爾在街上出現的人總是慌慌張張的往人群中擠去。
  “你們聽說了嗎,昨晚有好幾個人不見了。”
  一個男人扎在人堆中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語,旁邊的人一個個豎起耳朵往前湊。
  在哭喊聲中他們聽的格外不真切。
  “是怎么個不見了?”
  接著城主府門口的哭喊聲和呼叫聲,一幫人弓著腰湊在一起。
  “不見了就是消失了唄,聽說昨晚陰氣正盛,之前死去的那些人回來索命了。”
  大白天的忽然刮了一陣冷風,此事漸漸入夏,天氣已經有些許炎熱。
  這個時候刮的冷風總會陰惻惻的。
  “據說他們是找不到害死他們的人,才發怒的在街上隨便找人報復。”
  那人說的有模有樣,這些日子過的心驚膽顫的人不禁信了半分。
  “那我們該怎么辦?要不我們再喊的聲音大點,讓他們知道我們在這里為他們報仇,興許就不會找上我們了。”
  幾個人一合計覺得此事可行,冤有頭債有主,害死他們的是花錦衣和那個女煉丹師顏言。
  只要給他們報了仇,死去的人就不會再出來作祟。
  在這種想法的催使下,他們一個個在城主府喊的更賣力了,為了讓花城主還他們一個公道,甚至想強行進入城主府,被門口的陣法給擋開了。
  一個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人,在后面緊緊盯著他們每一個人的樣貌,深深的記在心中。
  最早死去的九人家中無人問津,他們的家人連日來在城主府門口伸冤,他們自己恐怕也想不出,曾經只有些灰塵的床底多出了許多植物的枝葉。
  枯黃,衰敗,沒有生機。
  再一日,顏言閉上眼睛在心中為寒宮的兩人祈禱。
  一路走好。
  一把火帶走了他們備受折磨的身體,她終究是沒能救他們。
  “韓英,韓城的煉丹師什么時候才能到。”
  擦去臉上的淚水,顏言仰著頭問韓英,眼中的悲傷與依賴讓他愿意就此沉淪。
  “還要幾日。”
  “不哭,有我在。”
  沒有華麗的辭藻。
  他說,有我在,有我在的地方你安心便好。
  院中,他們所有人聚集在大廳。
  顏言,韓英,狄杰,寒星,花錦衣還有花城主父女。
  事情發生到了這個地步,他們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在他們需要彌補這一切。
  韓英連日的調查有了眉目,他先說出自己的調查結果。
  “在最初九人死去的地方和埋葬的地方形成了一個陣法的輪廓,后來死去的十幾人是為了完善這個陣法。”
  “包括后面消失的人以及死去的人都是在完善陣法,還有寒宮的兩人,他們所在的房間也在陣法之中。”
  有人在以花城為局,生命為子布置一場前所未有的陣法。
  如此精巧的安排,每一個人死去的地方,埋葬的地方都經過推算,就連后來韓英有所察覺,更改了一些地方也沒有超出那人的測算。
  “初步推斷,陣法的作用是讓人感染風寒,繼而死去。然后完善陣法讓更多的感染風寒人死去,如此循環下去。”
  而且這個陣法耗時極長,目前從第一個感染風寒的人死去到現在將近兩個月。
  在這么長時間內一切都可能發生,然而陣法卻仍然在不停的運轉,完善。
  “可惡至極,是誰對花城懷恨在心,竟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
  聽完韓英的話,花城主怒不可遏。花城從不主動招惹是非,城中之人向來只愛花,養花。
  這樣心思歹毒之人花城從未出現過。
  “韓少爺陣法如此歹毒,若是再不停下,恐怕整個花城都會有危險。”
  韓英確定陣法存在之后便開始嘗試阻止其運轉,但陣法在多年前早已形成,毀去陣法的方法極為復雜。
  “此陣法一經形成便不可停止,除非......”
  他略有猶豫,這個方法損害極大。
  “韓少爺你盡管說,為了花城我一定照做。”
  看了花城主一眼,韓英的面前出現一張花城的地圖,上面繪制出一個陣法的大致輪廓。
  以花城的城墻附近為限,陣法覆蓋整個花城。
  “我剛才已經說過,陣法是以花城為局,城民的性命為子。破解陣法的方法就是遷城。”
  讓所有人離開花城,另尋一處暫時居住。
  “城中沒有生命,再將房屋全部毀去,陣法方可破解。”
  這是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按照目前陣法運行的速度來看,不出七日,花城中所有人都將成為陣法的祭品。
  帶時候陣法頗不破解還有何意義。
  “韓少爺,這......”
  他們祖祖輩輩在花城生存了上萬年,突然讓他遷城,花城中人將如何看他?
  花城主猶豫了,久久不能下定決心。
  “花城主,你是城主,遷城的事還要你來決定。若是在七日內能夠煉制出瘟疫的解藥,那也可暫時不必遷城。”
  “不能遷城。”
  韓英和花云容的聲音同時響起,一個沉重一個嬌媚。
  花城主先是看了看寒英,轉而將目光落在花云容身上。
  “父親,我們世代生活在花城,怎么能向有歹心之人低頭,說不定我們這一走正好中了他人的計謀。
  韓少爺,我說的可對?”
  女子嬌媚輕柔的聲音讓顏言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明明上次見她還是一副惡毒壞女人的樣子,這一說話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
  怎么看她現在的樣子都有些怪異,花云容不同意遷城有她的道理,這顏言不管,可她這最后一句顯然是在挑釁。
  花云容的話似乎是讓花城主想到了什么,一改剛才的擔憂,坐正了身子,看向韓英。
  “韓少爺,遷城之事事關重大,我雖然身為城主也不能輕易做決定,可否讓我考慮幾日?”
  “花城主,隨著時間加長陣法的威力會越來越大,我會想辦法暫時延遲陣法,但這終究是權宜之計。”
  陣法的范圍早已確定,不可改動。只要所有人離開花城,才會把傷害降到最低。
  知道花城主的難處,韓英也不再相勸,遷城的確不是一件小事,他將其中利害關系說清楚,要怎么做還是要看花城。
  “韓少爺似乎很想讓我們遷城啊!”
  花云容意味不明的突然開口,顏言立刻警惕起來,總感覺她今天有問題。
  “花小姐是什么意思,難道韓英還能對花城有所圖謀不成?”
  “那當然是不可能了。”
  
江苏快3开奖走势 神话彩票苹果 boss直聘是赚钱模式 妙法慧心赚钱 快手上看新闻赚钱的软件怎么弄的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亚洲指数 农村养什么兔子赚钱图片大全 雪缘园即时直播 现在代理一款棋牌类游戏赚钱吗 金皇朝彩票群 体球球毛 行会2文艺复兴最快赚钱 新浪体育录播 三国麻将在线玩 七牛娱乐游戏 逆水寒活跃值怎么赚钱 广西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