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青絲挽落花 > 第399章 摩天輪

第399章 摩天輪


  因為來得早,餐廳里人還不多。季若斯找了個好位置,輕車熟路地給他們拿了幾樣這里的招牌菜。
  “若斯姐姐,你好像對這里挺熟悉的,以前跟別人一起來過嗎?”鐘錦元吃著美食,雖然嘴上依舊不饒人,但這一聲姐姐叫得比以前多少真心了點。
  “我是來過,這里的每一個項目和所有的經營點都很熟悉,由我做導游保準你們吃不了虧。”
  鐘錦元挑眉,“那若斯姐姐是跟誰來的呀,總不會是自己一個人吧?”
  季若斯停下筷子,看了一眼鐘錦墨,小聲說:“是、是跟我一個同事……”
  “男的?”
  季若斯點點頭,辯解道:“我那是在工作。”
  鐘錦墨瞬間反應過來,嘴角一抽問道:“別跟我說這里是你家的產業。”
  “我哥哥跟小薇姐姐在一起后,爸爸就買下了這塊地皮,本來是想建兒童樂園的,后來想想還是建成了全年齡向的游樂園。”
  聽到這鐘錦元差點噎住,占地五百多公頃的市區地段,一開始竟然只想建兒童樂園?
  該說是財大氣粗呢,還是人傻錢多呢?
  “你不是老大嗎,竟然還要干踩點這種活?”
  “畢竟是對民眾開放的娛樂性場所,還有這么多具有危險性的項目,不自己來實地檢查一番總覺得放心不下來。之前我不在國內,這里的工作人員也已經檢查過很多遍了,所以安全性還是可以保證的。”
  鐘錦元抿了下唇,繼續埋頭吃飯了。
  “不管怎樣,你跟一個男的游遍了這里所有的娛樂設施,還一起吃遍了所有小吃攤?”鐘錦墨突然開口。
  “是這樣沒錯……”
  “為什么不來找我?”
  季若斯頓住,看了一眼一臉不爽的鐘錦墨,小心翼翼地說:“我沒確定安全的地方怎么能帶你來,萬一出事了怎么辦?”
  “所以你是覺得我沒有能力保護你保護自己?”
  季若斯縮了下脖子,沒敢點頭,“把危險降低到最小才是最合適的。”
  “你就是不信任我!”鐘錦墨哼了聲,雙手抱胸扭頭看向窗外。
  季若斯表情僵住,求救般地看向鐘錦元,后者尷尬一笑,對于哥哥小心眼的表現很是不齒。
  “錦墨,別生氣了嘛。”季若斯伸手扯了扯他的胳膊,嬌聲道:“其實我是不太愿意你來這里啦,你這么優秀,萬一被某個妖艷賤貨纏上怎么辦?”
  鐘錦墨表情有些松動,“那你今天怎么這么樂意我來?”
  “那是因為今天還有錦元一起啊,有我們兩個大美女夾在中間,還有哪個沒數的敢對你下手啊!”
  鐘錦墨唇角一彎,哼道:“你也別太有自信。”
  鐘錦元:“……”
  沒談過戀愛的男人真可怕,這么輕易就被哄好了。
  季若斯松了一口氣,笑著給鐘錦墨喂了塊龍蝦。
  吃飽喝足,三人去看了場表演,魔改版的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內容爆笑讓人意猶未盡。
  從小劇場出來,三人正邊討論接下來去哪邊向前走,就見幾個穿著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員朝著前方跑去。
  季若斯一把抓住經過自己的人,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小保安并不認識季若斯,只當她是一個普通游客,就直接撥開了她的手。
  “一點小事,請你們先去其他地方玩,暫時不要去摩天輪了。”
  說完,他就急急忙忙地跑開了。
  季若斯眉頭一皺,拔腿就跟著跑了過去。如果真的只是小事,又怎么可能會調動其他地方的安保人員趕過去呢?
  錦墨和錦元兩人對視一眼,也跟著跑了過去。
  趕到那里的時候,周圍排隊的的游客已經被遣散開,剛剛從摩天輪上下來的游客也在第一時間被人領走了。
  一時間,摩天輪附近只有游樂園的工作人員們。
  季若斯找到像是領班的人,問:“發生什么事了?”
  中年的領班一樣不認識季若斯,有些不滿地瞪了一眼旁邊的小男生。
  “不好意思女士,我們要對摩天輪進行常規的檢修工作,暫時不對外營業了,還請您先去其他項目游玩。”
  季若斯也不跟他廢話,只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牌子給他看了一眼。領班一眼就認出來這塊代表季家高層的牌子,立馬恭敬的對著季若斯彎腰。
  “現在可以告訴我發生什么事了嗎?”
  “是這樣的。”領班看向還在轉動的摩天輪,“值班人員在看監控的時候,注意到十二號籃中的男性對同行的女性實施了暴力侵害。”
  “暴力侵害?”
  “是的,應該是男士想要親吻女士不成,惱羞成怒。可憐的女孩被抓著頭發多次撞擊金屬桿,從出血量來看情況可能有些危急。”
  “人渣!叫救護車了嗎?”
  “已經在路上了,就等他們轉下來了。”領班再次看向空中緩緩下降中的十二號籃,眼中也滿是憤慨。
  季若斯冷眼看向漸漸逼近地面的十二號,脫下外套隨手一扔,活動著手腕走向摩天輪正下方嚴陣以待的工作人員身邊。
  鐘錦墨和鐘錦元也聽說了發生的事情,不過他們被攔在了較遠的位置,并不能做什么只能眼睜睜看著。
  “若斯姐姐過去干什么,多危險啊,他們怎么都不攔著?”
  鐘錦元擔憂地看向筆直站在那里的季若斯,腦補了一大出制造意外事件滅掉主子借機上位的狗血劇。
  “早知道就傳授她一點擒拿術了,至少能保護一下自己。”鐘錦元嘟囔著,四處查看有沒有能偷偷摸過去的空隙。
  “要是若斯知道你會為她擔心,她一定高興死了。”
  “我只是看不得弱小之人在我面前受欺負而已,你別誤會了。”鐘錦元依舊嘴硬。
  鐘錦墨輕笑一聲,擰眉看向季若斯。雖然他是知道她的實力的,但這次的對手應該相當暴力,說不定還是有點危險的。
  眾人各自有所思考的時候,十二號籃已經緩緩移動到地面附近。
  季若斯瞇眼透過濺了不少血的玻璃看去,一個高壯兇狠的男人正站在門前,邪笑著看向她。
江苏快3开奖走势 私家烘焙如何赚钱 皇冠体育比分 写qq日志能赚钱吗 足彩半全场 梦见女儿赚钱了 前年零元的热门赚钱项目 快播彩票网址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网 南粤36选7 电动车能赚钱吗 聚乐彩游戏 大学的食堂怎么赚钱吗 重庆百变王牌 大话西游2口袋版新手赚钱攻略 快乐扑克 关于赚钱的励志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