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俠夢歸處 > 第六十四章 無題

第六十四章 無題


  “老匹夫。”
  嬴商一路上喋喋不休的叫罵道。
  在唐渺的攙扶下,兩人摸到了一條土路上,打聽好了方向之后又匆匆往南趕去,索性城外南郊的這片林子并不大,走了五六里地,這才重新匯合。
  “我的太子殿下,您這千金之軀,可是要消停一點了。”
  “哼,實在是太可恨,早知道這老匹夫如此不好對付,本王趁早一掌送那丫頭去西天的了,一了百了,省的受那鳥氣。”
  “這是怎么了,區區土雞瓦狗還能傷著了太子殿下?”
  唐渺扶著嬴商昨天,幾人湊上來,不禁打趣道。
  “廢話,若是土雞瓦狗,老子早就一掌崩了他們。”
  嬴商黑著臉,忿忿不平的怒道,忍不住道出了粗言穢語,一身帝王之氣蕩然無存,與尋常罵街的潑婦無二。
  “那是誰?”
  清綰看向了唐渺。
  沒等他開口回答,嬴商便賭氣似的吐道:“霍世空,為老不尊的東西...披著一件蟒袍還以為自己多么神氣,改明日待本王回到了秦王宮,送他個十件八件的蟒袍賜予陪葬。”
  “我的太子殿下,您這可真大方,這點氣就受不了了?”
  “霍世空封千騎將,官拜血獄之主,獲賞一件蟒袍如何,礙著你眼睛了?既然這樣,眼看天天被血獄的衛士追殺,這口氣忍不了,直接調兵!”
  “從寒泉關發兵,攻打巨雄嶺。”
  嬴商悶哼一聲,并不接話,將頭狠狠的別了過去。
  ‘噗哧’
  霄凌仙沒有忍住,緊繃著的臉色終是被唐渺一番話給逗笑了。
  “你笑什么?”
  嬴商沖著霄凌仙賭氣似的怒道。
  “天氣好,萬里晴空,萬里無云。”
  “霄兄倒是好雅興。”
  “苦中作樂罷了...倒是太子殿下,可別氣壞了身子,您可是未來要克繼大統的人,秦境可還要數百萬的黎明百姓等著你回去施以援手呢,犯不著同霍世空較勁,新官上任三把火,讓他發泄過去就好了。”
  霄凌仙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聲音平淡,倒是頗有幾分書生的儒雅之氣,在那么一刻,他們都以為他回來了。
  “呼~”
  嬴商舒了口氣,怒罵道:“該死,鄭煥武可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的確,重組后的血獄雖然整體實力不濟,但是很明顯,他們嚴于律己,更加像是一支軍隊了,這都是在霍世空的影響下所改變。”
  “霄凌仙猜測的沒錯,即便各地總督再如何爭奪這個位置,顯然已經被朝廷內定了,李圣乾到頭來白忙活了一場,這其中有可能又會產生隔閡。另外霍世空親率血獄衛士出征,京城自然又是另一番變故,況且,長寧侯那一方的派系也正蠢蠢欲動,隨著血獄的離開,另一方的勢力也在暗中延伸,尤其是李圣乾與瑾懿王的勾結,定然會更加的緊密。表面上看來,如今的血獄蒸蒸日上,不過為了不讓霍世空成為下一個定天侯,朝廷自然也會在最初的時候想辦法牽扯住。在其位,謀其職,霍世空坐在了血獄之主的位置上,一直不拿出成績來,他心里也不好受,所以我們便成了血獄最大的突破口。但又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面前,如果沒有血獄初代魁首的加入,僅憑現如今的血獄,是無法對抗我們的,故此冥冥中,魔教余孽與血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達成了協議。”
  唐渺的一番猜測侃侃而談,且有理有據,血獄目前的狀態雖然猶如猛虎下山勢如破竹,但似乎總是被某種力量牽制著,無法大展拳腳,令眾人震驚;震驚之余也在很認真的思考這其中所隱晦表達出的問題。
  “難不成血獄窮追不舍的緣故就是為了取我等性命?”
  戚沐玥難以置信的搖頭,啞然一笑道。
  唐渺點了點頭,隨即一陣嘆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霍世空不同于奚莊,后者是一位非常自負的陰謀家,前者卻是一個十足的戰爭機器。”
  “霍世空的‘智’在于權衡,奚莊的‘智’在于計算。”
  “沒錯,霍世空倒是位厲害的人物。”
  霄凌仙也給出了極為中肯的評價。
  “不過人無完人,這老匹夫也將弱點暴露出來了。”
  “視錢財為糞土,追名爭權之輩。”
  “對...權力至上。”
  唐渺與嬴商、霄凌仙等人相視一眼,皆是猜測到了答案,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血獄啊...可以看出來,血獄并不只是完全針對我們,很顯然重啟血獄初代魁首,自然另有他用,或許可以看作是兩條線同時進行。”
  “算了,不去思考這些...我們該啟程了。”
  嬴商受了點輕傷,索性并無大礙,魔教余孽的影子因而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們一行人便決定直接往大梵郡南無城而去,在路上接招破招吧。
  靈蒲和洛晴兩人的生命至少短時間內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祀靈’不用說,單憑她與‘祀靈主’之間的關系恐怕會被視為珍寶。
  靈蒲的話,還指望道塵散人到時候能夠出手鼎力相助呢。
  ......
  微弱的光線透過頭頂的幾道縫隙照射進來。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灰色的磚墻,堆積成小山的雜草,破爛的屋頂,瓷碗中裝盛的半碗水,這些記憶中才有的東西,無不在告訴她一個不爭的悲慘事實。她陡然感覺到一陣心悸,半坐直了身子,低聲啜泣起來。
  “師尊...你在哪里呀師尊,為什么還不來救我?”
  她偷偷抹著眼淚,傷心到悲痛欲絕。
  “嘶~~”
  房間的角落里突然傳來一聲不耐煩的驚呼,“別哭了,哭有什么用。”
  這一聲驚叫喝住了靈蒲,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個聲音,靈蒲倒不是震驚房間里竟然還有一人同她一樣被關押在此,而是震驚的發現,這竟然也是一位女子。
  “有什好哭的,煩死了。”
  “你...人家害怕嘛。”
  另外一名女子的氣勢十足,她高昂著腦袋,黑著臉,滿是無語。
  “不是有我陪你嗎,別哭了。”
  “哦。”
  靈蒲吐了吐舌頭,小雞啄米般的點了點頭,乖巧的模樣叫人哭笑不得,“有人陪著我就不害怕了,反正師尊肯定會來救我。”
  “你師尊?”
  “得了吧,這些人很是了得,誰來都沒用。”
  那人悶哼一聲,接著倒在了雜草堆中,翻過身去,不再理會靈蒲。
  
  
江苏快3开奖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合法 鸿运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日本股票指数走势图 商赢配资 盈丰配资 2014年3月5日上证指数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2012年上证指数 股票指数行情 北斗导航股票 关于股票配资的合同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推荐富豪配资VIP 西山煤电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