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控天神魔 > 第六十五章 奇葩的臺下四人組.

第六十五章 奇葩的臺下四人組.


  徐微此刻,在眾人的眼前,緩步走向那已成為了,眾人焦點的擂臺。
  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此,帶著那審判的目光。至少臺上的那些,來自了各大城域的修煉者們,已是見多了這般的奇人怪事。
  自然也就不再稀奇,
  倒是那臺下的眾人,盡是掩住了口鼻,總是做著一股子嫌棄的模樣。但卻并沒有,讓那徐微幾人,感覺到半點的難堪。
  此刻,那正穩步向著,那臺前的方向上邁去的,徐微四人。
  卻是絲毫沒有要尷尬地,打理一番,身上儀容的模樣。顯得十分坦然,雖說,目前其四個中,只有徐微一人被提點到了名字。
  (按理來說,他們并不用,這般急著,跟著那徐微一起走向上臺去。)但不知怎地,眾人總是覺得,那徐微的身上,好似有著一股莫名的神力。
  總是會不自覺地,影響著身邊的眾人。漸而,也會被他的這種,極為“霸道”的魄氣所渲染。
  這實在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雖是自知于此,但那許氏兄弟、與那劍塵幾人,卻都沒有將此放在心上。其幾位皆是,那心比天高之人。又豈會因為這點,心中的介慮,而影響了自己的步伐呢?
  退一萬步來講,若是徐微的身上,真有那般巨大的魅力。那便是幾人,真的跟隨于他又何妨。如今,那些已是聞名了天下,的諸多傾世強者,不也是其周邊極多的高手,相互促就的么?
  幾人的心中,都是放得極開。便是半點也沒感受到,那心底的委屈。
  在這片大陸上,人人都是崇尚習武,自然身為強者,才會更具備說話的權力。
  三人靜默地,跟在了徐微的身后。身上的衣著,皆是有些破爛不堪。好在,這街頭并不是很長,幾人沒走幾步,就來到了臺前。
  但令人奇怪的是,此刻,徐微竟是在此止步。略略看了下,那已被眾人裝飾得極好的,那處擂臺。神色不經意間,在此頓了頓。
  一時間,惹來了眾人的眸光。
  “他要干什么?”
  “那穿得像乞兒一樣的人,是要來此修臺子么?”
  周邊,確是有人,喜歡在此默默嘲笑。那般尖利、諷刺的言語,往往會成為,人們心頭的那一根倒刺。
  讓人久久難以釋懷,
  但好在,那徐微本就是個心大的人,除了一些觸碰其底線的事情之外。他的肚量向來是比,眾人想象的要寬敞許多。
  自然,也就不會再去跟誰去計較了。
  那是些沒意義的事情,即便是你與他們說破了嘴,眾人依舊不會改變,他們本身固有的觀點。也便是,那所謂的成見了。
  (人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任憑你多么努力,也休想搬動。)
  徐微停在了,那擂臺前,緩緩地伸出了手掌。好似要撫摸清楚,那偌大的石臺之上,那刻印著的,無比清晰的紋路。
  仿佛是,對這周遭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樣的。極似了一個羞澀、卻又十分好奇的小寶寶。那般認真的模樣,實在是讓人狠不下心來打擾。
  這般動作,只是持續了一瞬。下一刻,那徐微就已將手掌收回,臉上好似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
  好若,已是將那整個石臺里的秘密,完全摸了個透徹,心底上像是已有了些計較。
  這樣的模樣,在那些不明真意的眾人眼中,實在是怪異至極。但此刻落入了那些,燃血城城主府,幕后的那些人的眼簾。
  卻是差點,要驚掉了他們的下巴。
  就連那一向淡定著,性子的宋曉松、宋城主,此時也已耐不住了神色。
  竟是入神地,差點打翻了手中的茶盞,將那滾燙的茶水,倒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著實是,又拉起了一波注意。
  “他現在是要上臺么?”
  雖是不知道,那徐微究竟在搞些什么鬼,但那早就有些,對其心存偏見的修者。自然是不會,放過這樣一次嘲諷他的機會。
  (大多可能還是,來自內心的妒忌。)
  徐微面前的那道石臺,并不簡單。周身皆是用青石所砌,看上去便是十分地寬重。更顯得,一絲不同的意蘊。
  而要登上那青石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大多從那三道考核中,安然渡過的天才之中,也是僅有三分之一的修者,能夠踏上那看似極短的,第十五級臺階而已。
  而那能踏上第二十階臺階的修者,更是至今也沒出現過。
  如今站在臺上的,都是方才徐微幾人,還被困在“玉竹林”子里的時候。所被淘汰下來的,無法靠自己的實力登頂的眾人。
  那青石臺階,總共只有二十五階。而那算是較為精英的修者,也才走了其近五分之四的腳程。也算是極為不錯了…
  徐微在此暗暗想到,眸子中,卻是好似露出了一絲驕傲、與平淡。(看似“驕傲”自信的意思,平淡是指內心)
  “你們說,這林老狐貍看中的幾個小子,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城主府的黑幕間,那城主宋曉松正在此遙遙觀望。眸子中,確是極為地好奇。
  方才對著,此刻身前的那些修者、手下這般詢問道。
  “仁杰,當初便是你,第一次也才踏上二十三道石階吧?”
  宋曉松忽地,淡淡地問道。
  “虧父親大人記得清楚,不錯,正是二十三道石階!”
  “那年我方滿十五歲,比起那個些臺上的修者來說,還要小上幾個季候。”
  那宋仁杰在此,半開玩笑地說道。而此刻,那雙看似有些羸弱的眸子中,此時也是緊緊看向了徐微的方向。
  他也實在是想知道,那被林老如此看中的幾人,究竟是擁有著怎樣驚人的天賦。
  不單單是他,便是那場內的所有人,在徐微邁出了腳掌的那一刻。都極為識相地閉了嘴,一時間,場面顯得異常的安靜。
  卻又讓那氣氛,愈發地緊張了起來。
  ……
  “慢著,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
  騖的,那徐微身后的三人,終是站出了身來,有此建議道。
  那劍塵在一旁揉了揉眸子,仿佛是極為隨意地開了口。卻是立即引來了,許氏兩兄弟的附和。幾人的意見,竟是如此驚人的一致。
  “如此也好,那便看我們,能否成功登頂吧…”
  徐微在此略作收斂的模樣,雖說,他已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能夠踏上那身前的青石擂臺。
  但他依舊覺得,應當表現得低調些才好。免得又以此,落得了眾人口舌。
  只是他不知道的卻是,即便是他這般說道。那周身的,一片最喜愛湊著熱鬧的眾人底下,依舊是轟然一片。
  儼然,皆是對徐微此舉,表現得不以為然。
  根本,便沒有半點看好他的意思。除了,那些他所熟識的人,例如楚臨風…
  “小姐,這個人倒是蠻有意思的!”
  “雖說是個乞兒模樣,但他說出來的話,卻不是一般的傲氣啊!”
  那少女身旁的,年紀稍大的老仆人,在此笑笑。言語中,盡是些輕俏的話語,這般看來,為了伺候好眼前的這位少主子。
  這位老仆,也是沒少下心思的。
  兩人在此談笑間,此時卻有一群不速之客,徑直地闖入了人群當中。模樣十分的兇厲、霸道,實在是嚇壞了在場圍觀著的,不少的老弱路人。
  由此可見,其人品、與形象,定也是十分不堪。
  這是一隊,身上皆披著黑袍的一支隊伍,由其袍上刻畫的圖案來看。十分醒目的便可知曉,這是來自燃血城中,一個名叫做“青龍堂”里的一群“神秘人”。
  即便是連這,燃血城中的城主府,怕也是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
  “要比的話,那也算上我們幾個吧!”
  為首的黑袍人,聲音十分晦暗、沙啞地說道。
江苏快3开奖走势 内蒙古11选5 七星彩 dnf红字怎么处理赚钱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电脑版 自助餐店赚钱 广西快乐双彩 山西做什么赚钱 qq麻将绿一色 加盟王萍面皮赚不赚钱 球探即时篮球nba比分直播 玖富彩票安卓 水暖行业赚钱吗 电竞比分网实时 仙剑奇侠传3游戏快速赚钱 钱宝网推广赚钱 甘肃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