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馭獸小毒妃 > 第232章讓她檢查完便行了

第232章讓她檢查完便行了


  等銳過來之后,二話不說沖著龐正便一拳頭砸了去。
  那銳的身形足有兩丈之高,像是一座山般,一拳頭砸下來,把屋子都能砸成碎末,“你敢對蝶不敬,可惡的人類,給我去死!”
  蝶是銳親自挑選的配偶,是銳第一次想要一生一世都要與之共渡的人。
  現在一個人類居然敢對蝶不敬,在這部落門口就要做那等事情,銳如何能夠忍受得了。
  以后蝶的身體只能是他的,只有他可以看,余人都不準!
  上官婉柔站在旁邊裝柔弱狀,目光卻冷誚地看著龐正與銳斗在一起。
  她余光掃了一眼外面的黑林子,不知道現在那些出去打獵的野蠻人為什么還沒有回來。
  僅僅是這幾個人了,實在沒有必要再耽誤太多時間。讓她檢查完便行了啊。
  龐正并沒有傷銳之心,而銳呼呼的拳風,來去無影,非常厲害。即使沒有武氣,也使得龐正被逼得暫時沒有還手之力。
  兩人暫時僅僅打成平手。
  而不一會兒部落長前來,把架勸下來。
  之后問清楚了怎么回事,蝶便被推到人前。
  雌性野蠻人并沒有人類的女性那樣,嬌滴滴的,甚至是被雄性給保護起來。
  但是既然這個雌性是銳的配偶,部落長便不得不問問了。
  蝶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而龐正也并沒有否定。
  “現在,人類龐劍師,你這是承認了對蝶的欺辱嗎?”部落長聲音略帶訝異而憤怒,因為上一次尹爍樹之事,使他沒辦法對人類再產生像從前一樣的信賴。
  是以在聽到龐正承認了之后,部落長已經決定要將人類趕出部落。
  否則他要失去部落的第一勇士了。
  “我雖然如此做,但也是有原因的!”龐正的聲音朗朗傳來,帶著無比篤定,朝著蝶一指繼續說道,“因為我懷疑這個野蠻人她……不是真正的。事實上她是人類!”
  嘩——
  除了龐正以外,所有的野蠻人都跟著轟然大作。
  大家跟著嚷嚷著議論,但是最終結果卻是沒有野蠻人相信,蝶會是人類。
  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從蝶歸來,到尹爍樹這個欺騙野蠻人的人類被蝶給驅逐。
  蝶所做的事情,全部都是為了整個部落。
  龐正這個人類所說的話,根本就沒有可能性的啊。
  漧正在此刻趕來,他堅定地站在蝶的身后,但是卻用憂慮的目光看著蝶。內心的不安越擴越大,他覺得蝶的身份極有可能會敗露,到時候該怎么辦,她會被處死的。
  “好了,現在可以肯定了。蝶是真正的野蠻人。龐劍師,你這個人類在做對不起我們野蠻部落的事情,現在本部落長宣布——”
  沒待到部落長的話聲說完,便聽到龐正的聲音嘯來,“部落長,如果蝶真的是野蠻人的話。那么為什么所有人都喝了‘強壯水’,她卻不敢喝?如果她喝了,并且沒有像古波人類那樣剝落掉皮的話,那么我便相信她是真正的野蠻人!”
  龐正的話瞬間扭轉了戰局。
  大家一個個懷著迥異的目光朝著蝶看去。
  其實每一個野蠻人的心里都藏著這么一句話,“蝶,她真的不是野蠻人嗎?對呀,如果她肯喝下強壯水的話,一定更能證明她是野蠻人了吧?”
  之后人們心里面的想法,最終化成了一幕幕的潮涌,跟著朝上官婉柔奔涌而來。
  匯聚成了一句句話,齊齊發出:“喝下強壯水!喝下強壯水!”
  “蝶!蝶!蝶!”
  人們用一種鼓勵的語氣以及無比專橫,認定蝶必是野蠻人的姿態,在向龐正這個劍師宣布。她會喝下強壯水,更是會證明她正是野蠻人。
  一陣陣聲音響起來。
  上官婉柔看著幾乎整個部落的野蠻人都聚在了部落門口,銳以及昂他們正在緊緊地盯著她,用一種鼓勵的目光朝她看來。尤其是銳,眼中還極快地掠過絲絲懷疑。
  看起來只要她喝下強壯水,那些懷疑便會煙消云散。
  “看吧,這便是強壯水,喝下去吧!”
  龐正聲落,便有一名野蠻人拿出放在壺內的強壯水給上官婉柔遞了來。
  這強壯水是真正出自上官婉柔之手。
  可嘆的是,當初上官婉柔只是一心想要使強壯水,令喝下去的人類,不由自主地剝落掉這層皮。而她也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被逼著喝下去。
  尤其是現在僅僅剩了外面打獵的那十名野蠻人,眼看著檢查完他們之后,她便可以離開。喝強壯水的機率微乎其微。不成想,現在還是輪到她了。
  被迫接過那強壯水,上官婉柔皺眉看著面前的一切。這件事情還真是讓人喪氣。
  喝下去的話,她的人類身份將會不保。
  她自然可以逃了去,可是剩下的那十名野蠻人怎么辦,她還沒有查啊。
  哪怕是那十人回到這里也可以,自己現出人類的原形來,若是被他們給看到的話。祁芮雪識出自己,也不會再戴著野蠻人的面具。
  而今他們彼此都戴著面具,小心翼翼地藏著,尋找著彼此。又怎么可能會發現彼此呢。
  行吧,那就喝下去吧,十名野蠻人,她找時間再尋回來。
  而且如果她現出真身的話,這里的野蠻人也會說起的。祁芮雪聽到后,自然會來尋她。
  拿過壺來,上官婉柔伸手就要喝下。
  “發生了何事!”
  恰在此刻,外出歸來的那十名野蠻人正好站在外圍。他們看到這里外三層的圍困著,頓時吼聲吼氣地大呼道。
  不知這野蠻人究竟是哪家的功夫,這一聲震呼之下,居然令場內所有的野蠻人都跟著頓了下。那種感覺仿佛是時間靜止了般。
  等大家反應過來時,就看到在這里外三層之內,突然多了十名野蠻人。
  “雪,你在干什么。蝶正在喝強壯水,你不能進來搗亂!”
  在看到圍首的這名相貌丑陋,身上臉上全是燒疤的野蠻人之后。部落長連忙走上前阻止道。
  這個雪是被他們救回來的,本來有著很強大的捕獵功夫,但是自從上一次林中大火,便把他給燒壞了,連帶著嗓子也給燒成了這樣。平日里面不說話,一說話便吼聲吼氣地,直接就能把野蠻人給震個半死。
  雖然部落里面的第一勇士是銳,但是說實話,雪這一嗓子都能把銳給吼得暈倒在地。
  但是雪的樣子實在上不得臺面,而他又不喜說話,平時里面悶頭悶腦的,所以部落里面的第一勇士便落在了銳的身上。
  如今雪跑出來,部落長那慌張的樣子,好像是自家的小狗逃出來一般。想要趕忙給拴回去,免得把人給咬傷。
  “為什么不喝強壯水!”雪吼道。
  有經驗的野蠻人,都在這個時候識相地把自己耳朵堵住,省得耳膜被他給吼碎掉。
  上官婉柔沒這經驗,她甚至從來沒有見過雪這個人。
  當雪矗立在她的面前時,只覺得這個野蠻人真的好丑,渾身上下,面目全非。再加上他這么大的嗓門,真是又丑又惡。
  之后被吼第二嗓子,上官婉柔晃了晃身,這才明白過來。這個雪根本不是來救場子的,她是來砸場子的!
  “好啊,那你先喝!”
  上官婉柔擰眉,把手中壺送到雪的面前。
  真是時候,這十個外出狩獵的野蠻人都回來了。
  那么她便檢查完他們之后再離開。也省得遺憾!
  “你喝。”
  雪的樣子像是鬧脾氣的小孩子,把壺又原封不動地沖上官婉柔推過來,“讓你喝就喝,你喝啊!吼——”
  又是一嗓子,上官婉柔只看到不遠處的黑樹林子都跟著顫了顫,怕了他的嗓門。
  還好她提前用武氣封住了身體,免得被這吼聲所傷。
  四下的野蠻人苦不堪言,紛紛有意見地瞪著雪,同時又朝蝶看去,希望她快點飲下。別讓雪這個瘋子,再在這里鬧騰。
  “只要你喝了,我便喝。你喝!”上官婉柔又給他推回去。
  很有意思,這個雪居然不喝。很好,現在她便盯上他了!
  “還是你喝!”雪不厭其煩地推回來。
  “你喝。”
  “喝。”
  ……
  如此反復了幾十次之后,所有的野蠻人都煩了。
  而這個時候龐正卻看出了什么。
  “我喝!”
  后面的野蠻人一把奪過來,仰脖飲盡。
  那一壺的強壯水,便這樣沒有了。
  本來所剩得便不多,這下子算是徹底都被吞下。
  而這時刻大家都朝著雪身后的野蠻人看去,結果在意料之中,他并沒有剝落皮膚。
  強壯水沒有了,今天的事情便不了了之。
  部落長并沒有計較蝶未喝強壯水之事。但是龐正卻放在了心上。
  她一定有問題。
  龐正回去,欲與七皇子商量這件事情。結果七皇子卻早已經知道。
  古波醒來之后,并沒有交出長生之草。死咬住,自己并沒有那種東西。
  七皇子反常地沒有與他計較。
  而龐正卻知道原因,七皇子沒有等到上官婉柔,他還不想走。自然也不想讓自己尋找到長生之草。
  但龐正認定,古波身上必定有長生之草。他愈是捂得嚴實,龐正的信念便愈堅定。
  但是古波到了這里之后,扮成野蠻人,卻知道了很多關于蝶的事情。
  當人類刻意去打聽野蠻人的事情時,沒有野蠻人會說出來。
  但是當野蠻人之間閑聊時,那么所有的話都會不經意間流露出來。
  古波將這些打聽到的全部都說出來。
  是以對于這個蝶,七皇子已經有了全面的了解。如今再加上部落門口,所發生的事情。
  現在蝶是最重在的懷疑對象。
  “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呢?”龐正問道,心下暗暗計較,不論這個蝶究竟是什么人。看在她對人類并沒有半點想接觸的意思之中,可以猜測到。
  一來,她與自己這幫人并不熟悉;
  二則是她與自己這幫人太熟悉了。所以不愿意接觸,因業旦接觸,便會將自己的本性暴露。
  也只有這兩種可能性。
  而龐正此刻卻覺得這兩種可能,各占一半!
  祁晟軒想了想,轉眸朝著不遠處一直坐著的莊凕遙看去,“一定是林植!”
  莊凕遙大聲篤定道,臉上的肌肉橫行震怒,“這個小子,殺了我奪魄宗的人,現在還要對付七皇子你們。一定要抓住她,殺掉她!”
  巨蟻之卵還沒有到手,一定要借著野蠻部落的勢力,把林植除掉。
  莊凕遙覺得林植的可能性是百分之八十,他有感覺。雖然他的感覺并不經常準確。
  可是他的話聽在祁晟軒等人的耳中,卻無疑是可笑的。
  林植會扮成野蠻人,然后在這里生存下來嗎?這簡直是沒有辦法來解釋的。
  雖然林植曾經來過魔獸山,甚至是知道野蠻部落。但這不代表她會成為野蠻人。
  這對她顯然沒有一點好處。
  再者之前林植已經說過了,她去找雪王。
  而這野蠻部落里面有雪王嗎?
  顯然沒有!
  上官樂萱聽到莊凕的話,冷笑著回道,“我倒希望是上官婉柔!這樣我們也不白來一遭了。”她說著瞧向祁晟軒。
  對付上官婉柔,她與七皇子可是一路人。
  雖然殺掉林植,上官樂萱是解了一頓氣。但是哪里有除掉上官婉柔這個心腹大患來得更爽快?
  “這些話盡是沒用!只要撕下蝶的面皮來,我們才知道事實!”祁晟軒不屑于再猜測,轉而說道,“需得定一個詳細的計劃,讓蝶露出真面目來!”
  強壯水已經沒有了。
  但是對于野蠻人,他們有的是法子。
  而如果蝶是真正的野蠻人的話,他們的法子將會更管用。
  如果不是的話,那更好了。
  幾個人聚到一起合計,之后各自一笑。
  上官婉柔很懷疑那個雪。
  她煎出了兩副藥湯,讓漧看著給蘿服下去。等三副都喝完之后,蘿的病大約能夠好了。
  到時候自己離開部落,蘿也不至于因為再也不相見,而急得瘋掉了。
  但是在離開之前,她要最后再去打探一次雪。
  就好像古波一樣,現在上官婉柔覺得雪那一身的燒傷猙獰的疤痕,也是一種最強大的隱藏自己的方式。
  那身燒疤,究竟是不是真的?
  在那疤痕之下,究竟有沒有另一張面孔。
  如果他是人類的話,那么他究竟是誰?
  直到現在,上官婉柔也沒有想過,雪便是祁芮雪。。
  雖然他們后面的那個字都是一樣,但是雪與真正的祁芮雪簡直沒有可比性,哪怕是連屬于人類的舉止都沒有。根本無從懷疑起。
江苏快3开奖走势 6538彩票安卓 中国有哪些偏门赚钱方式 江苏11选5 微信钱怎么赚钱的方法 新疆35选7 网上做什么赚钱日赚50 2011中国足球直播 美人捕鱼作弊器 德州麻将图片 在哪里可以玩德州麻将 顶呱刮 免单计划怎么赚钱的 青海11选5 一级建造师那个方向赚钱 雷速体育动画直播 梦幻新区打宝图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