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報告長官:夫人在捉鬼 > 我家阿滿要生了

我家阿滿要生了

回到緣起,第五念就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放出了紅衣女鬼,在此之前沈從越已經噴了牛眼淚,自然一眼就能認出眼前的女鬼是誰?
  
  “何穎?”這個人是宜珊曾經最好的朋友,后來扮做宜瀾的宜珊死了以后,他們兩個人就疏遠了,據說是因為她有錢也不給弟弟治病,才讓現在宜瀾疏遠她。
  
  可是這中間發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其中的真實性可就要大打折扣了。“你后來為什么和宜珊疏遠了?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何穎都被天師捉拿了,自然不敢放肆,肯定會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說出來。
  
  “是因為我發現了死的不是宜瀾,而是宜珊,所以我打算去告訴院長的時候,宜瀾給了我一大筆錢,說只要我守住這個秘密,我就可以用這筆錢給我弟弟治病,她還會給我找最好的醫生,我動心了,就放棄了我自己的原則。我們都掌握著對方的把柄,自然也不會再做朋友,只是我沒想到宜珊會那么恨我,恨到要弄死我。”何穎痛哭,“一切都是我自己罪有應得,怨不得宜珊,既然宜珊想要宜瀾去陪她,那我就幫她弄死宜瀾,只是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能夠捉鬼的天師。”
  
  所以,李宜瀾還沒有殺死,她就被天師活捉了。
  
  沈從越全身一顫,臉上掛著懊悔與愧疚,“你都發現了他們的不同,而我才看出他們的不同,我該死,我真是該死……”
  
  第五念重新推算了一下李宜珊的八字,然后結合了死亡地點,“沈先生,麻煩你等一下再哭,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找到李宜珊,以免她再填業障。”
  
  沈從越強忍著傷心,“第五小姐,我該怎么做,只要能幫宜珊,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想想,你和李宜珊最常去的地方。”
  
  想了一會兒,他心里又開始泛酸了,以前宜珊很愛陪他去家附近的籃球場打籃球,她就坐在旁邊看著,后來宜珊就突然不愛去了,他以為她是因為沒了妹妹,所以不愛去了。
  
  明明那么多的細節,他卻到如今才發現。
  
  還談什么愛她?
  
  愛她竟然認錯了人,甚至還做了對不起宜珊的事情,為什么這么久了,她從來就不曾找過自己呢?
  
  擦了擦眼淚,“我家附近有個籃球場,宜珊特別喜歡看我在那里打球。”
  
  “去你家附近的籃球場。”
  
  去的途中,沈從越小心翼翼的詢問,“宜珊手上沾染了人命,她會有什么樣的下場。”
  
  “那是陰間判官決定的,據我所知逃不掉要去十八層地獄的某一層走一趟。”
  
  沈從越眨了眨酸紅的眼睛,“我該怎么幫她?”
  
  “以她的名義做好事吧,讓她償還自己的孽債以后,可以帶著功德光環去投胎,說不定下一世會做一個有主人疼愛的小動物。”
  
  “不可以再做人了嗎?”
  
  “因果循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乃是這個世間的法則。不過,你可以一生做好事兒,乞求來世你可以做她的主人。”
  
  沈從越沒控制住,眼淚奪眶而出。
  
  冬日的籃球場本來就沒人,尤其現在還是正月里,就連四周都是靜悄悄的。
  
  穿著飛天裙的女子坐在了她最喜歡坐的地方,抬頭看著籃筐,沈從越感覺自己的步伐都很沉重。
  
  邁出的每一步都特別的艱難,“宜珊。”
  
  短短兩個字,他已經哽咽了。
  
  “從越,你就站在那里好不好,別過來。”
  
  “為什么?”
  
  “我現在的樣子特別難看,我怕我在你的心里就不美了。”
  
  沈從越吸了吸鼻子,終究還是沒能阻止得了泛濫的眼淚。“宜珊,不管你變成了什么樣子,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
  
  “我還殺人了,可是當時我聽到了,一時氣不過就殺了何穎,殺了我最好的朋友,我該體諒她的,她那么難,都是為了她的弟弟,她沒了,弟弟該怎么辦?”李宜珊抱著雙腿,陷入了自責之中。
  
  她也不是一個壞女孩,只不過是死的太不甘心了。
  
  尤其是后來宜瀾又頂替了她的身份,奪走了從越,她才會心里不平衡,一念之間做錯了事情。
  
  病房里他們說的話,她也聽了不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給宜瀾造成了那么大的壓力。
  
  聽到宜瀾說比自己還要先喜歡從越的時候,她才恍然間想起,那段時間宜瀾經常精神恍惚,就像是患上了單相思,她還猜測宜瀾是不是喜歡上誰了。
  
  當時她靦腆的告訴自己,八字還沒有一撇呢?
  
  后來她和從越相戀了,就再也沒有聽她說過。
  
  原來,她好早就喜歡從越了。
  
  如此一想,以前的那些恨也就煙消云散。
  
  當時調換身份跳舞也是她同意的,出了意外也怨不得任何人,有些事情想開了,她身上的怨氣就消失了,又恢復成了最初那個純真善良的女孩子。
  
  還是沈從越心動的樣子,“宜珊。”
  
  她回頭,看著他淺淺的笑了,“從越,能被你喜歡,我真的很開心。”
  
  “可是我卻做了背叛你的事情。”
  
  李宜珊搖了搖頭,“別自責,錯不在你,只是我們這輩子有緣無分了。”
  
  沈從越不敢大聲說話,生怕嚇到了她。“宜珊,我愛你。”
  
  “我也愛你,找個愛你的姑娘吧,既然是宜瀾錯了,就全當是我負了你吧!”
  
  “我想再最后一次抱抱你。”
  
  李宜珊含笑的上前,站在他對面虛環著他的腰,證明自己在抱著他,“永別了,從越。”
  
  “再見,宜珊。”他不愿用永別那么殘忍的字眼,會讓他對來世沒了奢望。
  
  這個案子最后都不需要她出場了,這錢賺的怎么有點心虛呢?
  
  看在沒費多少事兒的功夫,第五念決定贈送業務,招鬼差引魂,通常無鬼差引魂的鬼這一路都不太好過,她也算是讓沈從越的錢花的物有所值。
  
  果真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第五念默默的夸了夸自己。
  
  隨手揮動,帶出了一道類似于古代那種厚重的大門,輕輕一推便開了,里面走出了一個中年男子,見到第五念微微頷首,“第五小姐。”
  
  “你是負責這片的鬼差?”
  
  “是的,你可是有什么吩咐?”
  
  “勞煩你帶兩個鬼去地府報道,其中一個手上沾了人命,公事公辦,待她有了功德之光再行安排投胎。”第五念給他塞了兩道符,這種東西可比紙錢好多了,至少在遇見什么霸道的惡鬼,這東西可保命。
  
  不過是走流程的事情,鬼差也愿意賣個好。
  
  “您放心。”
  
  第五念將何穎也放了出來,讓他一道帶走了。
  
  沈從越鄭重的向她道謝,第五念揮揮手,“沒關系,好歹我得讓你覺得這錢花的物有所值。”
  
  沈從越:“……”
  
  “既然這案子也結束了,那我也回家了。”
  
  “第五小姐,我送你回去。”
  
  “去他們劇院吧,我的車停在那里。”
  
  李宜珊這事兒鬧得還挺大,驚動了劇院,將她開除了,一直鬧著要見沈從越,兩個人不知聊了什么。
  
  李宜瀾打了孩子,然后和李家夫妻出國了。
  
  第五念又過上了懶惰的日子,緣起絕大多數交給了勿念和金果兒,凌煙兒打理。
  
  事情告一段落,第五念以馮圓滿快要生了為由,開了一個睡衣趴。
  
  女人集體出動了,這是一場不帶男人的活動。
  
  這也是他們第一次知道,女人鬧騰起來,足以掀開房蓋。
  
  聽聽那間包房,一直笑聲不斷,而外面就坐著各位大佬,冷著臉,死死的瞪著那扇門,始終想不明白,要聊什么話題,非要避開他們,還不能讓他們偷聽,甚至還要狂歡過夜。
  
  宋陽最是心驚膽戰,你們的媳婦兒都是好好的,就只有我媳婦兒快臨盆了。
  
  八大家族以安沛奕為首的單身狗瑟瑟發抖,你們出來盯著媳婦兒的,為毛要拉上我們。
  
  說好的請客吃飯,來了卻要看著你們這些老臘肉的冷面,聽到自家女人夸獎自己的時候,露出滿意的笑容是要怎樣?
  
  這是把狗騙進來,然后進行無情的虐殺嗎?
  
  太殘忍了。
  
  包間里,沈曼珠大喊了,“我靠!宋陽呢?你媳婦兒要生了。”
  
  宋陽蹦高跳了起來,“。”
  
  :。:
江苏快3开奖走势 网上农场种菜赚钱 608彩票首页 大通彩票安卓 贴假条赚钱 麻将游戏免费下载软件 上海快三 45种最简单的赚钱方法 丈夫嫌弃妻子不会赚钱意味着 比分直播500万彩票 贵州十一选五 赚钱比较快的游戏 p2p放贷能赚钱 14场足球比分直播 广西快乐双彩 李逵劈鱼游戏下载 龙腾世纪 赚钱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