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青春創業日記 > 第152章 狗皮膏藥

第152章 狗皮膏藥


  哇靠,這還變成了一貼狗皮膏藥?姜不老曾經為黃花菜揭過吳歪水這貼狗皮膏藥。但吳歪水畢竟是一個男人。男人對男人,這貼膏藥好揭。可男人對女人,又要怎么揭這樣的膏藥啊!
  
  但凡無賴的人,好像都很容易變成狗皮膏藥似的人。姜不老這才意識到,他當初太將所有人都往好處想了。看來,對于不知底細的人,還真不能輕易相信。
  
  可是,像安柳惠這樣的人,她既是大學生,還是設計師。她不該是這樣的素質啊?疑惑,太讓人疑惑了。這個社會,人的誠信都到哪里去了。
  
  難怪黃花菜要跟自己抱怨,并預言,黑石峪留下安柳惠,那是要壞大事的。就邀請吃飯這么點兒事,犯得著安柳惠使用狗皮膏藥戰術嗎?
  
  “醉翁之意不在酒。”姜不老很快就想起了這個詞匯。姜不老已經預感到,在安柳惠晚餐的背后,注定還有她其他的目的。既然如此,這頓晚宴,說什么,我姜不老都不能去。
  
  不能順利接受邀請,這是安柳惠預料之中的事情。因此,她對姜不老言道:“你今天晚上可以不去,明天晚上還可以不去,但是,你到在第三天晚上還不去,那我就只能這樣永遠跟在你身后,且不論你到在哪里,亦或是你在做什么。”
  
  威脅,地道的威脅!感謝人的幫助,是有人用飯局這種形式進行答謝。但只要被答謝的人不愿出席答謝宴,那也就算了。可是,沒有安柳惠這樣的。
  
  “你安柳惠怎么做,那是你安柳惠的事情。反正,我姜不老的晚上,沒有時間做任何形式的應酬。”姜不老還就不信了。你犟,我姜不老比你安柳惠還犟。
  
  兩人無語。安柳惠一直跟在姜不老身后,直到晚上收工為止。在回家的路上,姜不老徑直奔了自己的家。
  
  黃花菜在黑石峪跟姜不老混了好幾年,她都沒在晚上給姜不老打過電話。今天,她有點兒按捺不住了。
  
  她是想問問,安柳惠這樣跟在他身后,到底是啥意思?姜不老又是一個啥意思。
  
  可是,當黃花菜拿起電話要撥給姜不老的時候,她又是猶豫了。黃花菜實在想不出,她為什么要給姜不老撥這個電話的確切理由。
  
  姜不老做什么,安柳惠做什么。這些都似乎跟她黃花菜無干,她沒有任何理由要對姜不老問這些。
  
  夜已深。但黃花菜卻還在床上轉轉反側。她很少失眠,甚至說,她從來都沒有失過眠,可是今夜,她卻失眠了。
  
  黃花菜像過電影一樣,她將從認識姜不老開始到在現在的一切事情與場景,都細細過了一遍。
  
  可以說,姜不老與自己,是患難與共之交。尤其是在心靈與精神上,還是一種神交。他們彼此間不僅志同道合,還是那么的心有靈犀。
  
  想到他們間情愫的表達與外露,盡管是一種撲朔迷離一般的含蓄,但細細品來,又是那么實實在在的存在。他們誰都心知肚明,也是心領神會,似乎是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美妙幸福意境。
  
  像這樣的兩個人,別人還能插得進去?她安柳惠究竟想要干什么?她真要跟我黃花菜爭搶姜不老嗎?
  
  姜不老不會在關鍵時刻犯糊涂吧?他可別被安柳惠的一些甜言蜜語所迷惑,將情愫這桿大旗倒向安柳惠吧?
  
  是不是安柳惠的背景比我黃花菜還要大?亦或是有很多的錢,來腐蝕或收買姜不老的那顆心?
  
  姜不老,你究竟是怎么想的。難道你就跟我黃花菜悶葫蘆到底?既不說愛我黃花菜,也不說不愛我黃花菜。你一個大男人,就不了解我黃花菜一個女人的心嗎?你姜不老做一個平原市實權人物的乘龍快婿,難道還不可以嗎?
  
  很多很多的問題,攪擾得黃花菜夜不能寐。黃花菜的確是在擔心發生一個問題,讓她卷入跟安柳惠爭搶姜不老的漩渦。
  
  黃花菜并不擔心搶不過安柳惠。她是在擔心如此的爭搶,不僅敗壞了自己在黑石峪的名聲,還會影響到自己爸爸的名聲。
  
  情感啊,真是個怪東西!說不清,道不明,還要理,理還亂。假如人沒有情感,那又該多好!
  
  黃花菜折騰了一夜,也沒有想出一個辦法。無奈,她只有還是靠對姜不老的信任,去簡單處理他們之間的感情。
  
  黃花菜想,不論是在什么情況下,她都要保持情緒上的克制。自己的名聲無所謂,爸爸的名聲最重要。然卻,自己喜歡的男人,同樣要志在必得。
  
  第二天乃至以后的很多天,安柳惠一直跟在姜不老的身后。她既不說話,也不做活兒,就是姜不老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即使姜不老是要去找黃花菜商量事情,她還要這樣的跟著:“我說,你躲我遠一點不好嗎?我們在一起商量的事情,那是需要保密的。”
  
  安柳惠對姜不老說的話,既不回答,也不作聲。但她還是很乖。她不會聽姜不老他們說事情的秘密。可是,她不會離開姜不老說事情的地方很遠。
  
  黃花菜曾經經過失眠的一夜,對安柳惠跟進姜不老問題的思考,已經獲得了相關的答案。她對安柳惠如此的舉動,已經是一種不屑之態。
  
  不過,黃花菜不會放過用她那雙多情的媚眼,多看幾眼姜不老的機會。黃花菜的多明白甜蜜傳情的方式,莫過于這樣的眼睛進行暗示。這叫此處無聲勝有聲。
  
  姜不老何嘗不知道黃花菜的眼神兒用意,他還給黃花菜的眼神,依然還是那么的堅定與堅決。他留給黃花菜的眼神用意,是一種放心。
  
  經過多天以后,姜不老為了擺脫安柳惠對自己的跟進,他在萬般無奈之下,答應要去安柳惠那里吃頓晚餐。
  
  不過,姜不老已經想好。即便自己是去吃飯,他也僅僅是象征性地吃上幾口,絕對不能沾一滴的酒,以便將這個瘟神趕快趕走。當然,姜不老不會放松來自任何方面的警惕。
江苏快3开奖走势 即时赔率欧亚盘口 梦幻西游三年内的区抓鬼赚钱 彩票2元网安卓 新版欢乐麻将怎么开好友房 立博亚洲即时指数 剧本游戏赚钱 足球即时指数是什么 2013全运会足球直播 钱龙捕鱼到底怎么赢钱 163足球即时比分网 深海捕鱼大师下载 18选7 2017店宝宝多久能赚钱 宁夏11选5 麻将来了哪种赢分快 你拼命赚钱的样子真的很美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