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我的絕色上司老婆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單挑也敢來show hand?

第三百二十五章 單挑也敢來show hand?

    “秦陽。”慕容欣黛眉緊皺的看向秦陽,這個組合的同花順,幾乎已經是最大的了。
  
      秦陽的臉色也沉了下來,這個反應,讓孫宏心里最后一根弦都放了下來。
  
      “太子,還記得之前我說的話嗎?”秦陽突然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道。
  
      “秦陽,你現在求我是不是太晚了一點,這是你和陳華的交易,與我無關。”孫宏淡定的抽了口雪茄,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秦陽,認命吧,你覺得太子會幫你么?”陳華眉毛一挑,今天終于能夠露出勝利的笑容,他終于贏了秦陽。
  
      “不,我秦陽不求天不求地,更不會求人,太子,你還記不記得,玩斗地主前,我問你的問題。”秦陽目不轉睛的看著孫宏,問道。
  
      提到這個,孫宏眼中的殺機驀地浮起了起來,試問整個閩都誰敢這樣羞辱他?唯有秦陽。
  
      “看來太子貴人多忘事,就讓我再提醒你一次吧。”
  
      話音剛落,秦陽猛地抄起三張底牌,重重的摔在賭桌上。
  
      “你就是個二!”
  
      三個二,赫然映入所有人的視線,豹子!
  
      王獅虎瞇起了眼,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唐擎蒼嘴角一揚,什么都沒有說,悠閑的點上一根十元一包的煙。
  
      “什么!”陳華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桌上那三個二。
  
      “秦陽,你出老千!”陳華恨得咬牙道。
  
      秦陽聳聳肩,看向一旁的荷官,淡淡道:“美女,請檢查我的牌,看看我是不是出老千。”
  
      荷官看了一眼慕容欣,得到后者的認可后,才戴上一副特制眼睛,一絲不茍的認真查看了起來。
  
      幾分鐘后。
  
      “秦先生的牌毫無問題,這一局,秦先生勝。”荷官終于得出了結論。
  
      陳華一下子像個泄氣的皮球,齜牙咧嘴的瞪著秦陽,不過秦陽并不理睬他。
  
      “太子,有時候千術用的好,也比不上運氣好。”秦陽好不避諱的笑道。
  
      孫宏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向身旁的王獅虎使了個顏色,后者微微點頭后,露出一絲讓人起雞皮疙瘩的笑容。
  
      王獅虎意味深長的笑容,讓秦陽心中本能的懸起一根弦。
  
      “好小子,要發狠了,老子陪你玩。”秦陽下了狠心,剛才若不是運氣好,就算他再有魄力,也不敢隨隨便便賭上一只手。
  
      “各位,是否需要休息一小時,或是繼續?”荷官問道。
  
      “休息什么,我才玩了一把,發牌發牌。”唐擎蒼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
  
      秦陽自然無所謂,那王獅虎也表示同意。
  
      荷官點點頭,開始切牌。
  
      “等等,我覺得玩一把換一副牌,這樣比較好吧。”唐擎蒼摸著下巴,微笑道。
  
      “可以。”荷官沒有猶豫,直接將舊牌塞入碎紙機,隨后當場開啟了一副新撲克。
  
      賭桌如戰場,消耗精力的速度遠非旁觀者可以想象。
  
      每一把牌,秦陽都經過精密的計算,得出王獅虎的牌面組合。
  
      “一百萬。”
  
      這已經是第十把了,就算是秦陽的大腦,也開始有些疲勞,眼睛都有些發花。
  
      秦陽有些疲態的丟出一枚籌碼,幾乎用無奈的眼神看向王獅虎。
  
      “跟。”唐擎蒼不假思索的說道。
  
      王獅虎迎上秦陽的眼神,微微一笑,中指壓住牌,大拇指輕輕一撥,隨后淡淡道:“棄牌,你們玩。”
  
      就算是圣人也有火氣,更別說秦陽這個色狼。
  
      “每次都棄牌,你丫到底還玩不玩了。”秦陽煩躁的一拍桌子,第十次,整整第十次,這只狐貍把把都棄牌。
  
      “怎么,秦先生很著急嗎?”王獅虎悠閑的把玩著指縫里的籌碼,微笑道。
  
      秦陽啞口無言,對方不跟,他也沒辦法,雖然他身前的籌碼已經多出七百萬,但絕大多數都是唐擎蒼輸給他的。
  
      “哎,孫宏,你這助手真無趣,把把飛牌,我快困了。”唐擎蒼打了哈欠,作出一臉疲態。
  
      “唐擎蒼,你們是在唱雙簧么?”孫宏看了唐擎蒼一眼,又看了秦陽一眼,冷笑道。
  
      “這倒不至于,就是沒辦法好好玩一把而已,不如這把結束,休息一小時如何?”唐擎蒼提議。
  
      “沒問題。”孫宏攤攤手,點頭答應。
  
      “可以。”秦陽揉了揉太陽穴,他的確有些累了。
  
      而這一局,秦陽贏得毫無意外,他早就知道了唐擎蒼的底牌。
  
      “秦陽,那王八蛋是在和你玩消耗戰,你可要穩住。”建叔給秦陽倒了杯紅酒,說道。
  
      “我知道,他故意每一把都棄牌,消耗我的耐心,不和我正面交鋒,一定是在等我精疲力盡的時候,一局定勝負。”秦陽看了一眼正在和孫宏有說有笑的王獅虎,皺眉道。
  
      “秦陽,你要堅持住,這一次一定要連本帶利贏回來,搓了孫宏的銳氣!”秦風咬牙道。
  
      秦陽點點頭,仰頭喝下整杯紅酒,這一次他可是真遇上了對手。
  
      “葉松,需要麻煩你做一件事。”秦陽把葉松拉到身旁,在他耳邊說了囑咐了幾句。
  
      葉松聽完,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重重的點點頭,然后轉身大步離開了地下賭場。
  
      秦陽究竟囑咐了什么,建叔和秦風誰都沒問,也沒有這個必要。
  
      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秦陽又回到了賭桌上。
  
      “秦先生,休息好了,我們就開始吧。”王獅虎笑道。
  
      “只怕你又飛牌。”秦陽沒好氣的回敬一句。
  
      得到三人點頭允許后,荷官開始發牌。
  
      “一百萬。”秦陽飛出一枚籌碼。
  
      “跟。”終于,王獅虎跟牌了。
  
      秦陽陡然來了精神,也許對方是想趁他休息完大腦處于松懈狀態的時候,來個致命一擊。
  
      “三百萬。”秦陽扔出三枚籌碼,加價。
  
      “棄牌。”唐擎蒼靠著椅子,從容的丟了他最大不過河的廢牌。
  
      “哦,唐公子都棄了,那我也不玩了。”王獅虎笑了笑,丟了自己的牌。
  
      “什么?!”
  
      秦陽瞪大了眼睛看著王獅虎,又著了這混蛋的道!
  
      “秦先生怎么了?我可是送了你一百萬啊。”王獅虎作出一臉不解和無辜的模樣。
  
      秦陽干笑了一聲,一百萬又如何,之前他可是一口氣輸了七千萬。
  
      就這樣,王獅虎時不時的送秦陽一兩百萬籌碼,卻總不會跟秦陽正面交鋒,甚至在之后的六把牌中,王獅虎從未開過秦陽的牌。
  
      被人耍著玩的滋味,讓秦陽憋屈到了極點,別說連本帶利賺回來,就算想回本,這樣玩一晚上都沒希望。
  
      “好無聊,我困了,五百萬。”唐擎蒼又打了個哈欠,慢悠悠的丟出五枚籌碼。
  
      “棄牌。”王獅虎又如上把那般飛牌。
  
      “跟。”秦陽扔出同樣多的籌碼。
  
      唐擎蒼用看似惺忪又似夾帶著寒意的眼神看向秦陽,指尖不住的點著桌子,好像在思考著什么。
  
      “秦陽,我們來賭一把如何?”唐擎蒼終于開口道。
  
      “樂意奉陪。”秦陽也學著唐擎蒼的坐姿,與他對視起來。
  
      “好,你臺面上有大約三千萬,我不僅出三千萬,再外加九千萬,就和你賭這一把。”唐擎蒼語出驚人,九千萬只賭一把。
  
      秦陽低頭想了想,隨后重重的點了一下頭,正色道:“怎么賭。”
  
      “很簡單,九千萬,你贏了,全拿走,我贏了,只要把你的命留下。”唐擎蒼咧開嘴,笑道。
  
      豪賭,帶上人命的豪賭。
  
      每當場面沉悶到讓人昏昏欲睡的時候,卻總有人會點燃那即將熄滅的火苗,這個人自然就是唐擎蒼。
  
      秦陽皺起眉頭,看著似笑又非笑的唐擎蒼,遲遲沒有做下決定。
  
      “秦陽,算了吧。”秦風緊張了,如果之前還只是輸錢,可這一把搞不好就是丟命。
  
      慕容欣沉默的看著秦陽,并未有任何的言語,只有眼底閃著點點星芒。
  
      半響,秦陽才露出孤注一擲的表情,回道:“既然唐公子有如此雅興,好,我秦陽就搭上這條命,陪你玩這一把。”
  
      隨后,秦陽亮出了他的底牌。
  
      “秦先生,順子,唐先生請開牌。”荷官開口道。
  
      氣氛,終于又回到頂峰。
  
      唐擎蒼自嘲的笑了笑,仰天嘆了口氣,拿起三張牌,遞給身后的唐小凡,淡淡道:“秦陽,你又逃過一劫,小凡,給我處理掉,看著就心煩。”
  
      言畢,唐擎蒼就起身坐到了一邊觀眾的椅子上。
  
      唐小凡的手腳很利索,只見半空中寒光閃了閃,那三張撲克牌就化作點點紙屑落飛落。
  
      “唐公子,多謝厚贈,我這條小命看來是保住了。”秦陽擦了擦額頭沁出的冷汗,有些劫后重生的笑道。
  
      “唐擎蒼,你出手可真大方,一送就是九千萬!”孫宏陰沉的笑道。
  
      “時運不濟而已,否則還能省了小凡不少力氣。”唐擎蒼翹著二郎腿,漫不經心的回擊道。
  
      孫宏冷哼一聲,臉色很不好看,因為秦陽又有了和他決戰的資本。
  
      “太子,我現在有一億兩千萬,我們的籌碼相差不多,該正式開始了。”秦陽轉過頭,看著孫宏,正色道。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