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貼身兵王俏總裁 > 第1947章 全新的高度?

第1947章 全新的高度?


  
      第1947章全新的高度?
  
      夏無忌沒有立即為夏天解決自身問題。
  
      而是很有耐心的講解關于至圣境界的種種疑惑。
  
      盡量用簡單的語言,讓他們明白其中的一些道理。
  
      一言蔽之。
  
      所謂至圣,很強大。
  
      但絕對不是無敵。
  
      更不會像某些玄幻小說中那樣出手就是翻江倒海,毀天滅地。
  
      如此之下,三個人一直聊到了后半夜才各自休息。
  
      夏無忌告訴夏天,趁著今天白天的時候,好好想一想,梳理一下。
  
      晚上會為他施針嘗試一番。
  
      翌日清晨。
  
      一輪紅日從東方升起,灑落下點點朝霞。
  
      但是。
  
      此地方圓五十里內,卻是被一股極其沉悶的氣息所籠罩。
  
      桃樹林四周,以及松柏林附近,完全被一道道強悍的身形封鎖了。
  
      然而讓他們無奈的是,再也沒有看到闖入者的身形。
  
      哪怕武天縱親自帶人深入其中,同樣未發現絲毫蹤跡。
  
      搜尋一夜,眾人心中不自禁生出了某個詭異的念頭。
  
      兩個闖入者真的還在桃樹林中嗎?
  
      若還是在,為何像蒸發了一樣無跡可尋?
  
      可是在他們思維固有的觀念之下,又認為不可能。
  
      畢竟。
  
      無論是桃樹林還是松柏林中的奇門遁甲,實在太過玄妙了。
  
      別說是他們,即便是武天縱這樣的強者,進去之后也得小心翼翼,而且還不敢深入其中。
  
      “繼續封鎖。我就不信他們不出來。”
  
      整整一夜未睡的武天縱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他自然也不懂奇門遁甲。
  
      之所以能夠進入,還是這些年來,整個守護者聯盟中,不斷有人破解和研究。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深入。
  
      因為。
  
      此地乃是當年那個強大女人的居所……華夏女帝!
  
      后來她被全天下追殺至死,這里也變成了守護者聯盟的禁地,用來囚禁夏無忌。
  
      “難道那兩個闖入者懂得奇門遁甲?”
  
      武天縱不自禁也生出了這個念頭,并且嚇了一跳。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這里的奇門遁甲是那個女人布置的,當今世上無人能破。
  
      這么多年過去,整個守護者聯盟也不過是研究出了些許皮毛而已。
  
      各種念頭在他腦海中翻涌著。
  
      臉色陰晴不定。
  
      許久。
  
      武天縱深深吐出一口悶氣,吩咐手下繼續搜尋。
  
      而他邁大步直奔夏無忌所在的小山峰。
  
      當他上來之時,夏無忌早已經坐在松樹下,開始了一天的對弈。
  
      “我昨天好像說過,別在來打擾我。”
  
      夏無忌捏起一枚棋子,叮的一聲,輕輕落子。
  
      并未抬頭,但聲音之中卻充斥著淡淡的殺氣。
  
      武天縱并未在意,那張坑坑洼洼的臉上反而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
  
      只是這笑容看起來甚為可怖。
  
      “我還以為你會問……關于那兩個闖入者的消息呢。”
  
      “哼。”
  
      夏無忌冷哼一聲,卻是不語。
  
      看她如此,武天縱嘆了口氣,“不得不說,這次的闖入者的確不簡單,直至現在還沒有找到他們,不僅沒有找到,連一絲蹤跡都沒有發現。”
  
      頓了頓,邁步走至夏無忌對面。
  
      目光一凝,死死盯著對方面部,沉聲道,“我懷疑,他們極有可能懂得這里的奇門遁甲。”
  
      “然后呢?”
  
      “如果我推測是真的話,只有一個可能,他們絕對是為了救你而來,只有你們夏家人,也許真的會有人懂得奇門遁甲,畢竟,這里是那位……”
  
      “你不必試探我。”
  
      夏無忌打斷了他,聲音依舊古井無波,淡淡道,“我也很希望是他們,若是那樣的話,我也許有機會出去,呵呵呵呵,到時候武天縱你就小心了。”
  
      “你……哼!”
  
      武天縱臉色一變,繼而冷哼,“不管是不是我推測的那樣,你永遠離不開這里,他們也一樣。”
  
      話落之后,邁大步向前走去。
  
      并不是離開。
  
      而是走向夏無忌那座木院。
  
      他終究有些不放心,索性過來查探一番。
  
      不過他很快失望了。
  
      木院之中就三間木屋,而木屋的空間也并不大,根本藏不住人。
  
      搜尋一番后,他不甘離去了。
  
      待他下山之后,夏天和維多利亞從前方的松柏林走了出來。
  
      “你們回去吧。”
  
      夏無忌依舊在觀察著棋局的,“第三個木屋之中,有我這些年采集的草藥,你幫著分類一下,分別將三葉草,寄生黃,透骨草……”
  
      她說出一大堆草藥的名字,并且道出了配伍之量法,讓夏天前去準備。
  
      只是待他說完之后,夏天卻是皺起了眉頭,“不對啊……里面有好幾樣毒藥,而且按著這種配伍之法,最后只能是劇毒。”
  
      “不錯,是毒藥。”
  
      夏無忌并未隱瞞,很坦然的承認,又道,“你現在是水滿則溢的狀態,但你的天地橋偏偏是一座河壩,想要溢都溢不出來,我現在需要這些毒藥,將河壩打開一條缺口。”
  
      頓了頓,她抬起頭,直視著夏天,神色之間異常凝重,“你這種情形并不是一撮而就,雖然和銀針刺穴有關,可你自身同樣有問題。”
  
      “什么問題?”
  
      “你今天不過二十四歲,卻達到了半步至圣,可是我通過你的內息和脈象判斷,你自身已經有了暗疾。”
  
      她一字一頓吐出一句話,“你每次突破境界,并不是正常突破,而是被人拔苗助長……”
  
      愕然聽到這句話,夏天不由一愣。
  
      繼而眉頭大皺。
  
      內心之中也分外驚訝。
  
      因為。
  
      夏無忌說的是事實。
  
      當他還在至罡境的時候,曾連續幾次被那個神秘女子能幫助。
  
      也是通過對方幾次出手,觸類旁通之下,接連突破,而且是跨境突破。
  
      還有在晉升至人境時,同樣如此。
  
      沒有經過至人境初期和中期的沉淀,一下子就到了后期。
  
      又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直接達到了巔峰。
  
      思索之時,夏無忌的聲音傳來。
  
      “放心吧,有我在,這些都不是問題,如果操作得當,你或許會因禍得福,天地橋雖然成為了河壩,而你又是水滿則溢,假如河壩一旦被沖破,必將勢不可阻擋,一路沖關,打破枷鎖,邁上一個全新的高度。”
  
      “全新的高度?”
  
      對于至圣境,夏天依舊處于一種很朦朧的了解之中,似懂非懂。
  
      “至圣境也有高低強弱之分,否則的話,當年的……咳,當年的華夏女帝憑什么能夠無敵于天下。”
  
      夏無忌耐心解釋道,“確切的說,至圣境界很籠統,但仍然有人將其分為了九個小臺階,一階一天塹,就像是剛才的武天縱,他不過是圣一階位,哼,若我恢復實力,斬他如屠狗。”
  
      他沒有多做解釋,又回歸正題,“你的天地橋就是一道無法用正常途徑沖開的攔河堤壩,可謂固若金湯,攔住了河流的去路,最可能造成的后果,便是河流改道,亂流而去……也就是武功盡失,但是!我若從外部豁開一道小小的口子,而你也需要守護本心,憑借那積攢的滔滔大河,快速沖擊河壩,若是成功便能一日千里,順流而下,這就是我說的好處,也許你可以直接突破圣一,達到圣二也說不定。”
  
      “那若是失敗呢。”
  
      維多利亞忍不住問道。
  
      “失敗?最好的結果,武功盡失,最壞……”夏無忌淡淡吐出兩個字,“他死。”
江苏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