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天唐錦繡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為父則柔

第五百一十五章 為父則柔

大唐風氣再是開放,似這等女兒與父親之間的親密動作也是極為少見的,誰家的父親不是沉穩嚴肅,絕不與兒女說上半句笑話,一本正經的擺著父親的架子?
  
  李二陛下頓時覺得一顆心都快化開了,大丈夫風里火里搏取功名,除去自己揚名立萬名垂青史之外,不就是為了封妻蔭子、遺澤子孫么?尤其是當年歲漸長,少年時的沖動憧憬一一實現,心頭除去征服高句麗、建立千秋偉業,剩下更多的便是選一個合適的儲君在自己百年之后將江山托付,然后讓其他的兒女也能繼承到他這個天下至尊的父皇所遺留下的恩澤,世世代代祖祖輩輩的富足優渥……
  
  看著晉陽公主笑靨如花、容光煥發,高陽公主掩唇輕笑、淺嗔薄怒,李二陛下頓時覺得眼下既是身為人父最滿足最快樂的時光,所謂的江山萬里、宏圖霸業,似乎也顯得無足輕重。
  
  當然,這種感覺對于骨子里倔強、好大喜功的李二陛下來說也只可能是一瞬間,但也確實難得。
  
  李二陛下捋著胡子,含笑溫言道:“為父算是服了你們兩個磨人精,行吧,為父算是答允了,不過別怪為父啰嗦,所謂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此去江南萬里迢迢,縱然沿途會有各地官員接洽歡迎,卻也免不得舟車勞頓,一切都要聽從魏王與房俊的安排,切切不可任性。”
  
  兩女這會兒乖巧的猶如兔子一般,任何要求都會無條件的答應下來,當即點頭道:“父皇放心便是,我們會照顧好自己。”
  
  李二陛下欣然道:“那就好,且回去準備準備吧,零零碎碎的東西多帶上一些,出門在外畢竟多有不便,免得臨時需要什么卻有找不到。還有,去跟其他的公主們說一聲,愿意隨同南下游玩的,為父一概應允了。”
  
  皇家的公主看似金枝玉葉、榮耀尊貴,但是平素各種各樣的束縛還是很多的,既然已經允了高陽公主與晉陽公主,甚至連長樂公主都不攔著了,不如趁此機會給一眾公主們一個“福利”。
  
  再者,姊妹們一同出行,彼此之間的關系也會更為融洽。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靠著平素的相互經營維系下來的,朋友之間久不聯絡便會生疏,親人亦是如此,否則便不會有“遠親不如近鄰”那句話了……
  
  “喏!”
  
  兩位公主乖巧答允,高陽公主卻心底微微一哂,通知其他公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否則那位房陵姑姑一旦聽到消息,怕是會立即迫不及待的通行,只等著沿途會否抓住機會將自家郎君給生吞活剝吃下肚去。
  
  她愿意將自己的好東西拿出來跟長樂公主分享,卻不代表愿意誰都能上來咬一口……
  
  *****
  
  看著兩個閨女歡歡喜喜、腳步輕快的攜手走出御書房,李二陛下拈起一顆葡萄放進嘴里咀嚼幾下,不僅苦笑出聲。
  
  自己日防夜防,卻不想今日在兩個閨女的哀求之下,親口答允讓長樂隨同房俊一起南下,雖然有高陽與晉陽在一旁未必有發生什么的機會,但所謂日久生情,這一番萬里迢迢的游玩,說不得就會使得兩人的關系有些突破。
  
  他這個時候在想,以前自己只是防著房俊,唯恐這廝趁虛而入做下些什么不堪入目之事,可是為何卻從未想過萬一是長樂鐘情于房俊該怎么辦?
  
  現在想想,其實這種可能是存在的。
  
  房俊并無當下“插花敷粉”之美男姿容,卻也陽剛英挺充滿男兒氣概,長樂之前在長孫沖那里遭受冷落、欺侮,夫妻之間的關系極度惡劣,或許其中也有幾分不喜長孫沖那等俊美文雅,碰上與長孫沖氣質迥異的房俊,說不定就看對了眼,墜入情網。
  
  若是當真如此,那該怎么辦?
  
  強硬的給長樂找到一個夫婿,令其馬上成婚?
  
  萬一因此心灰意懶,一生郁郁寡歡不得歡顏,自己會否內疚慚愧?
  
  更有甚者,這兩人做下一些不被世俗所容的丑事怎么辦?
  
  之前房陵公主的風流韻事發展成一樁悲劇,便已經使得李唐皇族顏面盡失,若是◇零零看書網◆長樂再做下這等事……
  
  難道不管不問,任他們隨心所欲、我行我素?
  
  ……
  
  李二陛下煩躁的揉揉臉,罵了一聲,都怪房俊這個惹禍精!
  
  隨即命內侍前去將李君羨給叫到宮里來。
  
  待到他沐浴更衣,一身清爽的坐在御書房內,李君羨快步走進來見禮,李二陛下便開門見山道:“魏王與房俊南下,高陽、長樂、晉陽隨行游玩,汝抽調一批好手隨行護衛,確保安全無虞。”
  
  李君羨愣了一下,忙道:“末將遵旨!”
  
  心底下卻是去怪,皇帝不是整天防著長樂公主與房俊接觸么,怎地這回卻忽然準許一同南下游玩?
  
  即便有高陽公主在,這萬里迢迢日夜相對的,難保就不會發生點什么……
  
  得咧,自己這回算是任務艱巨啊,陛下讓自己派人哪里是為了保護幾位公主的安全?分明就是監視、防備長樂公主與房俊之間發生點什么。
  
  萬一當真發生點事兒,自己難辭其咎……
  
  心里不禁暗暗叫苦,這整日里總是做這些個費力不討好的事情,真是夠夠的了……
  
  李二陛下沉著臉,又道:“最近關隴那邊可有異常?”
  
  李君羨沉聲道:“啟稟陛下,暫時并未有太大的異動,各家的家兵死士尚算安穩。只是近日來關隴各家相互之間的聯系有所增強,較之長孫渙自盡之后那一段時間有很大的改善。不過至于各家之間在謀算什么,未得陛下之允準,末將并未啟動潛伏于各家的細作,故而無從得知。”
  
  李二陛下微微頷首。
  
  眼下的關隴貴族們正處于一個極度不安的境地,一方面由于累次三番的意外,導致相互之間的信任降至冰點,距離分崩離析也只差一步,另一方面卻也努力的想要將這個利益集團維系下去,這就需要一件足以影響各家利益的大事來作為重修舊好的媒介。
  
  至于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其實并不太重要。
  
  因為猜也猜得到……
  
  “這段時間盯緊了他們,人員進出關中都要嚴加注意,尤其是私兵死士的調遣流動,更是重中之重。這些人如今視房俊為眼中釘,急于除之而后快,任何暴戾的手段都使得出,只要稍有異常,便及時來報,若事情緊急,朕許你臨機決斷之權。”
  
  對于關隴貴族的德行,李二陛下再是了解不過,畢竟李唐也是關隴的一份子。
  
  為了扶保晉王上位,將房俊這個太子的臂膀剪除實在是最好的手段,不僅能夠一勞永逸、狠狠打擊太子的士氣,更報了以往無數箭之仇。
  
  李二陛下允許晉王取代太子上位,但是絕對不允許房俊出現任何意外。
  
  而且此次有魏王、長樂、高陽、晉陽等等一眾皇族子弟隨行,萬一關隴的刺殺行動波及到這些人的安全,那是李二陛下不能承受的。
  
  所以他要李君羨加強戒備,“百騎司”的行動不可能瞞得過關隴那些個老狐貍,也算是變相的警告。
  
  李君羨領命道:“末將遵命!”
  
  略微遲疑一下,他低聲說道:“可是關隴世家在關外也有不少產業,河東、山東一帶這些年也都有滲透,各地的勢力都不小。若是他們當真鋌而走險意欲對越國公不利,很大可能并不會動用關中的力量,畢竟他們也清楚只要稍有異動便難逃陛下的法眼,就算成功得手,也難逃陛下的問責,還不如發動關外的力量,神不知鬼不覺,事后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凈。”
  
  “百騎司”的力量絕大多數都在長安城內,關中地界勉強還算是管用,但是一旦出了關,那就完全無能為力。
江苏快3开奖走势 网络捕鱼骗局曝光 唱吧直播间赚钱多么 淘宝京东怎么赚钱 LV彩票群 球探体育比分网 广告行业赚钱么 15选5 新浪体育安卓 日本代购衣服赚钱 捕鱼王官网下载 逆水寒 生活技能如何赚钱 摆地摊卖日用品赚钱吗 最新版本雷速体育下载视频 微商代理什么产品好卖怎么赚钱吗 开滴滴比上班赚钱吗 7m球探即时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