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自帶錦鯉穿六零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我勸你善良

第六百四十一章 我勸你善良


  姚凱旋雖然在道歉,但還是不能拉下臉面,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她還是自視過高,干部子弟的包袱太重,道歉也彎不下脖子。
  與其說她是在給盡歡道歉,不如說是在向沈云旗的地位背景屈服。
  可盡歡就搞不明白,都到了這個地步,姚凱旋還有啥好矯情的?
  反正面子里子全都丟干凈了,不如用干脆利索的態度道個歉,事情不就是結束了嗎?
  非要為了她那點早已經不存在的自尊,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給誰看?
  盡歡不愿意慣她這個毛病,冷著臉說道:“你要是道歉就好好說話,那么點蚊子聲,誰聽得清你在說什么啊?”
  姚凱旋紅著眼睛瞪著盡歡,臉上的表情滿是屈辱。
  她覺得盡歡是假裝沒聽見她的道歉,故意借此為難羞辱她,沒忍住怒氣,拔高了聲音,“徐盡歡,你不要太過分,我都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么樣?”
  “你這嗓門兒也不小啊!”盡歡自顧自點頭,“對對對,就用這個音量道歉,剛你那蚊子嗡嗡叫的聲音,誰能聽得清?”
  “你——”姚凱旋恨恨地咬牙。
  盡歡毫不在意地擺手,“你以為我稀罕你這聲道歉?我沒時間在這里跟你耗,還不如直接上你們姚家,我就不信你們姚家那么多人,找不出一個說話辦事干脆利落的人!”
  姚凱旋何嘗不知道盡歡是在威脅她,但她卻不得不被盡歡的話脅迫。
  她心里很清楚,盡歡是真的不嫌事大,說要到姚家去要說法,就肯定真敢踏姚家的門檻,也有膽子上姚家鬧。
  可她卻不敢冒險,她在姚家本來就屬于中不溜秋不受重視的地位,家里要是知道她在外面惹了麻煩,肯定會更不待見她。
  “徐同志,對不起,我錯了!”姚凱旋終于拔高音量喊道。
  “那你說說,你錯在哪里了?”盡歡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姚凱旋百分之百肯定,盡歡就是故意的,就想讓她在大家面前丟丑。
  雖然有車窗視線的遮擋,她還是能看到尤如那個蠢貨,明顯在幸災樂禍。
  姚凱旋使勁咬了一下后槽牙,然后很快就想通了。
  反正不丟臉也丟了,與其把事情鬧大到不好收拾,不如忍一時風平浪靜,先把眼前的麻煩解決了,再去考慮挽回面子的事情。
  “我不該說是似是而非的話誤導尤如,更不該之前仗著家里放狠話威脅你,更不該不知悔改拒不認錯,真的很對不起!”姚凱旋說著還晃悠著身體往前傾,給盡歡鞠了個歪七扭八的躬。
  知道姚凱旋的道歉可能沒有一點發自內心誠意,但既然她把姿態擺了個十成十,盡歡也不好再計較。
  “你早這樣,我們也不用折騰這么長時間!”盡歡拉開車門,“事情就到此為止,你下車吧!”
  姚凱旋掙扎著晃悠的身體,飛快從車上下來,生怕盡歡會反悔關上車門一樣。
  等她下車后,盡歡甩上了后座的車門,然后招呼上靠在副駕駛車門上的胡君瀾,“君瀾,走吧,送你回家!”
  “哎——徐同志!”姚凱旋看盡歡要走,不由得喊道。
  盡歡回頭狐疑問道:“怎么?姚同志,你還有事跟我說?”
  “我,那個,我的手……”姚凱旋紅著臉磕巴道。
  盡歡故意裝作恍然大悟,“啊~你的手還撇在后面的,不好意思,我把這茬給搞忘了!”
  裝模作樣誰不會?就許姚凱旋裝白蓮花使心機,不準盡歡用手段啊?
  盡歡自認為她的演技可以打九十九分,扣的那一分,完全是怕自己太驕傲。
  姚凱旋臉都要綠了,這姓徐的,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真是練得爐火純青!
  “手撇在背后這么久,肯定不會好受,你忍著點,我這就給你放開啊!”盡歡說得好像姚凱旋的手,好像不是她弄成這這樣的。
  姚凱旋也只能把怒氣一忍再忍,直到憋回肚子里去,面上還要好言好語客客氣氣感謝盡歡不計前嫌的大度。
  “麻煩徐同志了。”
  盡歡也若無其事地推辭道:“別這么客氣,都是應該的!”
  胡君瀾抿著嘴笑個不停,盡歡現在懟人都換路數了。
  以前盡歡最喜歡的就是發飛刀了,幾句話就能把對方戳個千瘡百孔。
  現在盡歡改仍石頭了,還是那種有食物香氣的石頭。
  就算被石頭砸成內傷,還得咽下一口老血,對著盡歡客客氣氣表示感謝。
  尤如和白樺兩個人,不了解喜歡蔫兒壞的惡趣味,對盡歡和姚凱旋的對話和態度,簡直嘆為觀止。
  她們甚至不約而同地開始懷疑,之前的鬧的不可開交的沖突矛盾,難道是她們的幻覺,還是記憶錯亂了?
  姚凱旋和盡歡兩個人你來我往、相互客氣的樣子,哪像是發生過沖突,就差沒直接手挽手,上演姐倆好的劇情了。
  盡歡繞到姚凱旋的背后,才剛碰到手臂,姚凱旋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痛的還是怕的。
  盡歡捏住姚凱旋的反著的手臂,用巧勁往下拉,可能姚凱旋保持反手的動作太久,手臂關節有些僵化,發出喀嚓的脆響。
  不過好歹姚凱旋的手被解開了,她甩著手臂扭著肩膀來緩解肩背手臂的痛麻。
  這時候盡歡也“功成身退”,拍了拍吉普的車底,招呼胡君瀾上車撤退。
  盡歡駕駛室的車門拉開,還沒坐上去呢,就察覺背后有道不善的眼光。
  她一回頭,就把正在散發著怨氣和恨意的姚凱旋抓個正著。
  別人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姚凱旋倒好,知覺都還沒完全恢復,就開始眼神攻擊。
  姚凱旋頓時也方寸大亂,這姓徐的怎么跟被背后長了眼睛似的?實在太邪門了!
  盡歡臉上漾著笑意,朝姚凱勾了勾手,示意她過來。
  那動作輕慢得好像叫的不是人,而是在喚一條狗,姚凱旋氣得后槽牙都要咬碎了,但還是不得不整理好表情走過去。
  “給你一句忠告,你最好管好你的眼神,下次再被我抓到,你小心你的兩只眼珠子!”盡歡低頭湊近姚凱旋的耳朵輕聲說道。
  姚凱旋下意識地閉上眼睛,“你,你想怎么樣?”
  “收起你那些自以為是的小伎倆,你能忽悠得了宗正芙和尤如,是因為她們神經大條心思簡單,并不代表你手段有多高明!
  我勸你善良點做個好人,別跟你表姐宗正芙似的,自以為算盤打得好,沒把別人算計到,最后卻把自己的名聲和未來全給搭進去了!”
  盡歡綿長悠遠的呼吸,伴隨著輕軟的嗓音,溫柔地拂過姚凱旋的耳畔,卻讓姚凱旋臉色大變。
  
江苏快3开奖走势 彩客网比分直播 云南快乐10分 神武工商业怎么赚钱 河北20选5 墨客免费挖矿赚钱平台 体育比分预测竞猜网站 重庆跑滴滴赚钱嘛 金书红颜录 怎么赚钱 天津快乐10分 高中生写文赚钱 新浪体育比分 apk格式单机捕鱼达人 广东麻将中马口诀159 3A彩票苹果 全民红中麻将作弊器 甘肃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