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萌狐悍妻 > 第一百七十章 從未愛過

第一百七十章 從未愛過

黑莎女王怒不可遏地說:“地煞,想不到云河如此狡猾,明明只是一個凡人,還能將神力轉移到幽王耀這個小子身上。現在我們已經打草驚蛇,再想殺云河已經不容易。我不能再等了!我想立即開啟地煞火魂練,回到過去,將過去的云河除掉!”
  
  “主人,你現在元氣大傷,要是現在強行開啟地煞黑魂練改變過去,對你的損傷就不是損失一半修為和壽元那么簡單!主人,你不如把傷養好再說……”地煞擔憂地道。
  
  “地煞!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我為什么覺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我改變過去?難道,你根本就沒把我當作主人?你別以為長著一張圣皇的臉,就能讓我姑息你!你做夢!”黑莎女王大發雷霆,一掌朝著地煞拍過去。
  
  地煞不閃不避,站著挨了黑莎女王這一掌,嘴角滲下一行血跡。
  
  “主人,如果打我,能讓你消氣,地煞隨便你打。”地煞不但不生氣,反而用深情地目光注視著黑莎女王。
  
  地煞看待黑莎女王的眼神,就像看待愛慕的女神,充滿了卑微而無怨無悔的愛。
  
  地煞這種眼神,讓黑莎女王覺得渾身不舒服。
  
  黑莎女王更加生氣了,歇息底里地大吼:“卑鄙!你明知我深愛著圣皇,還用圣皇的臉出現在我眼前,你以為這樣做我就會對你動心嗎?我不準你用這種眼神看我!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準你看著我!”
  
  地煞被黑莎女王罵得黯然地低下頭,悄悄地落下了兩行悲傷的眼淚。
  
  看到地煞被自己罵哭了,黑莎女王更加生氣了。
  
  “你這沒用的東西!竟然用圣皇的臉哭!圣皇是一個何等威凜的人?你簡直就是在敗壞他的形象!不準哭!要是再給我看到,你在我面前掉一滴眼淚,我就將你趕出去!”
  
  “不,主人!求你別趕我走!地煞不敢了!”地煞嚇得跪在地上求饒。眉頭貼著地,都不敢抬頭,渾身瑟瑟在顫。
  
  藤奶奶是一個經歷了悠久歲月的古神,人間的悲歡離合看得太多。
  
  她一眼就看出,地煞這個器靈,是真心喜歡黑莎女王。
  
  只是落花有情,流水無心。
  
  黑莎女王心中只有圣皇,對圣皇的愛是盲目的。盲目到,眼前有一份最真摯的感情放在她面前,她都看不到,還在追求著那虛無縹緲的愛情。
  
  藤奶奶很替地煞惋惜。
  
  如果黑莎女王喜歡的人不是那個該死的圣皇,而是這個忠心而又深情的地煞,那么她的人生,也許會完全不一樣。
  
  在藤奶奶的視覺之中,圣皇就是一個渣,是絕對不能給她的女兒帶來幸福。
  
  而地煞就像一只溫順的忠犬,很適合保護她的女兒。
  
  對于什么樣的男人才是好男人,藤奶奶還是有慧眼的。
  
  只不過,性格決定命運。
  
  她的女兒要喜歡誰,她無法阻止。
  
  但是同情地煞,藤奶奶實在看不下去了,她對黑莎女王說:“莎兒,夠了!你要是把這器靈小子嚇壞了,你還能改變過去嗎?能不能把圣皇帶回來,這一切還得靠他啊!”
  
  藤奶奶這一番話,終于讓盛怒的黑莎女王冷靜下來。
  
  她才發覺,自己對地煞太兇了,都把地煞嚇得直打顫了。
  
  黑莎女王緩了緩語氣,然后對地煞說:“地煞,抱歉了,一想起圣皇的事,我就控不住自己的情緒。以后我會盡量克制自己,不再打你了。”
  
  地煞低著頭,謙卑地笑道:“主人,沒關系。能為你分擔憂愁,是我的榮幸。”
  
  他的頭依舊貼著地板,目不敢邪視。
  
  看到地煞這樣,黑莎女王有些過意不去,便道:“地煞,你起來吧!不用跪了。”
  
  “好的,謝謝主人。”地煞緩緩站起來,只是依然低著頭,不敢抬頭望黑莎女王。
  
  黑莎女王不準他看她,他便遵從黑莎女王的命令。
  
  他徹頭徹尾,就是一個聽話的奴仆。
  
  只不過,他的忠心和溫順,并不能換來黑莎女王對他動心,反而讓黑莎女王打從心底他對不屑。
  
  黑莎女王喜歡霸氣而有勢的男人,就像圣皇那樣,目空一切,高高在上,席卷宇宙,囊括四野,讓所有人為之臣服。
  
  只有擁有如此魄力的大男人,才能征服她的心。
  
  至于像地煞這種奴性十足,沒有主見,對女人忍氣吞聲的男人,在她眼中,根本就一文不值。
  
  只不過,沒有地煞,她就不能復活圣皇,所以黑莎女王便假惺惺地哄地煞幾句而已!
  
  “地煞,我命令你立即為我開啟時空隧道!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回到過去,讓那狐妖死在搖籃之中!”黑莎女王激動地說。
  
  地煞用擔憂的聲音回答:“主人,時空隧道只能開啟一次,選擇回到哪一個時間點,對于能否復活圣皇十分重要,我建議主人必須慎重考慮,不如我先用神通讓主人看一看過去發生的一切,主人再定奪也不遲。”
  
  “這個提議不錯!地煞,想不到你還能看到過去啊!”黑莎女王笑盈盈地說。
  
  “是的,這是地煞的能力之一。如果不能看到過去,又如何改變過去。”地煞用平靜的聲音道。
  
  擁有這種能力,地煞并不喜悅。
  
  他的眼眸中,蒙著一股淡淡的哀愁。
  
  他希望跟主人永遠在一起。
  
  現在主人還依靠自己,是因為自己能幫她復活圣皇。
  
  可是,如果把那個叫做圣皇的男人帶回來之后,主人就不需要自己了,說不定,到時候主人還惱怒自己的長相跟圣皇一樣,會將自己永遠封印……
  
  想到這里,地煞十分心酸。
  
  只不過,明知道,這是一件對自己來說,是走向絕望的任務,可是還是愿意為黑莎女王執行。
  
  地煞念誦了一段咒文,黑莎女王眼前的景物就漸漸虛化。
  
  她的神識,飄入了地煞的幻境之中。
  
  這個幻境,是過去數十載以來發生的,一切跟圣皇有關的事情。
  
  黑莎女王心情激動不已!
  
  一直以來,她都很想知道圣皇的經歷,雖然她在圣皇身邊布下親信,可以不定期了解到一些圣皇的事情,并那只是極片面的東西。
  
  現在,終于有機會看到了真正的圣皇!
  
  只是,這些過去的影像,讓她失望了……
  
  圣皇在離開白羅星之前,曾經對她說過,愛她,會回來找她,對她真心相待,原來只不過是一個美麗的假話罷了。
  
  一次又一次,圣皇殺掉云河身邊最親近的人,把云河的太傅煉制成傀儡,又用傀儡和影傀毀掉云河的故鄉,甚至將云河抓到黑魂星,變本加厲地折磨,把他的最忠心和奴仆和最溺愛的徒兒黑化,讓他們對云河倒戈相向。
  
  他以折磨云河為樂,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向唐紫希報仇。
  
  一次又一次,圣皇用云河的性命作威脅,只要唐紫希肯回來,做他的女人,就讓云河死得痛快一些。
  
  圣皇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對唐紫希的愛與恨,都寫在眼神之中。
  
  這種扭曲的執著與在意,是黑莎女王從來都沒有看過的。
  
  直到云河在黑魂星跟圣皇同歸于盡那一次,圣皇依然沒有放棄過對唐紫希的企圖。
  
  對圣皇來說,得到唐紫希,就像是勝利的獎勵,而殺掉云河,則是一種享受勝利的快樂。
  
  在圣皇瘋狂而猙獰的笑容底下,黑莎女王完全看不到這個男人對自己有半分的思念。
  
  到了后來,圣皇徹底死在云河的圣境劫雷之下,靈魂湮滅,只剩下一副殘破的遺骸,被黑色元素所依附,而繼承了圣皇的記憶和神通的黑色元素,依然只對唐紫希一人執著。
  
  他頂著圣皇的皮囊,還是回去找唐紫希,并沒有去白羅星找自己……
  
  最后,被黑色元素附體的圣皇,死在趙英彥的劍下,遺骸還被木星收進魂池,融化成魂池之水。
  
  無論在圣皇生前死后,都沒有半點思念自己的痕跡。
  
  一次又一次,圣皇對著黯月怒吼著唐紫希的名字時,黑莎女王的心就像玻璃那樣碎了一地。
  
  恨也好,罵也好,如果經常把這個人的名字掛在嘴邊,那就是說,起碼這個人在他心里。
  
  如果只字不提呢?
  
  那只能說明,在這個人的心底,根本就沒有自己……
  
  所有在白羅星上的深情話語,也只不過是逢場作戲。
  
  由始至終,自己只是唐紫希的一個人代替品,一個在圣皇落魄又空虛寂寞的時候的代替品!
  
  看完圣皇最后的人生,黑莎女王淚如雨下。
  
  “主人……”看到黑莎女王哭得如此凄涼,地煞覺得好難過。
  
  其實他早就知道結果是這樣。
  
  他心痛主人,為了一個從來就不曾愛她的男人,等待了一輩子,痛苦了一輩子。
  
  去復活一個根本就不愛自己的男人,而獻出壽元和修為,這真的值得嗎?
  
  地煞對黑莎女王說:“主人,你現在終于知道了圣皇真正愛的人是誰了吧?就算你將他復活,他只是會念著那個女人,把你冷落在一邊。這又何苦?不如算了……”
  
  “不能算!他騙了我!害我等了一輩子,還害我失去了白羅星女王的地位,難道就一句話就算了?不行!我令他復活,然后綁住他,除了我之外,他不能愛任何人!”黑莎女王一邊慘笑,一邊歇斯底里地怒吼著。
  
  地煞看得心里直搖頭。
  
  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不管圣皇愛不愛黑莎女王,都阻止不了黑莎女王去愛圣皇。
江苏快3开奖走势 接单侠能赚钱吗 澳门即时赔率澳门足球 海王捕鱼游戏 吉林麻将打法 胜平负 手机电脑赚钱方法软件app 重庆幸运农场 寻仙怎么生活赚钱快 68彩票安卓 腾讯欢乐麻将透视辅助 千炮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我想做手机贴膜还能赚钱吗 时时彩 现在加入微商赚钱吗 6169彩票游戏 打字赚钱的哪个软件叫趣什么